第51章 半仙儿不可信!

古烟雨所统领的应龙营就驻扎在临城边缘,作为古烟雨一手经营起来的算得上半个私军。

这里对于施文德他们而言简直是最好的庇护所。

“将军,探子回来的情报。”

“不出意外这个探子已经死了,临死前给我们留下的讯息。”

一位僧人拎着禅杖神情肃杀,将手中染血的信件递给施文德。

施文德拆开信同样神情大变,“七日后,韩陨山要召见李成山进宫!”

“这是故意给我们的信号?”

古烟雨瞬间反应过来。

“不好说,李成山这个老杂碎,我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惊人之举。”

施文德顿时踌躇起来。

能做到六司司主位子的,没一个会是善茬的。

甚至他们的修为境界都是秘密,旁人只能从他们过往岁月中的某段时光去推测他们现在的实力。

“他人在京城,几乎寸步不离宅邸。而且我们也很难知晓这个陷阱是李成山的谋划还是国舅爷韩陨山的谋划。”

颜辽也发声,他说的很自然。

就好像打一开始自己就是先帝委任与施文德等人一道的战友。

没办法,他这会儿再不献殷勤怕是就没机会了。没准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是啊,单单一个李成山就够难缠了。若是韩陨山亲自不知怕就是一场十死无生的必死之局了。”

施文德犹豫不决。

杀李成山,他们很可能掉入陷阱全军覆没。

不杀,一旦其将那份名单交给韩陨山大开杀戒。

陛下的布置估计要被毁掉五成之多。

若是真让其成功,恐怕自己所背负的拨乱反正之重任就要在此功亏一篑了。

进与不进,都是一死!

“李成山必须死!”

施文德下定决心。

“撒出所有的人手探子,务必要确认李成山的所在地是不是在府邸,又或者是何处!”

“还有关于他的所有消息,无论是起夜规律还是喜欢什么样的女人,都要给我搞到手!”

他旋即一把抓住身边的颜辽。

“颜城主若想活命,最好想清楚自己脑子里还有什么让我不杀你的理由!一个烟雨儿子的性命恐怕是不够的。”

此刻的施文德近乎疯狂,头顶那看不见却越发逼近的危机让他一刻也不敢停下来。

“李成山喜欢地旱天寒楼的老鸨橘子姐,据说两人私底下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

“或许我们可以从这位橘子姐身上入手,直接将李成山勾引出来。”

颜辽根本没犹豫。

这种东西他脑子里实在是太多了。

为了跻身京城圈子,他这些年在各个方面都下足了功夫。

不然这次也不可能如此顺利的瞒天过海有去白白寺“出差”私吞皇库的机会。

纵然失败,但败在前武威大将军施文德的手上没什么好丢人的。

毕竟自己的父亲当年似乎也是败在这位手上的。

“那这件事就麻烦颜城主去办了。”

施文德看着颜辽露出一脸和善。

“您的意思是我可以出去....去京城?”

颜辽有些难以置信,眼神中迸发出惊喜。

“不,您可以用灵鸽,用通灵镜啊。现在皓月的灵物发展这么快,想要隔空操作对于颜城主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吧。”

“哈哈.....我这不是怕出现差池吗?”

“你在这儿,就是定海神针。应龙营不能没有你!”

施文德一脸期许的看着颜辽。

久在沙场统军的前武威大将军,有那么一瞬还真的让颜辽恍惚了。

“幸不辱命!”

颜辽说完,眼神有些呆滞。

最后又化为震惊和苦笑,这位施将军所修的观想法有门道啊。

噗噗噗.....

一只灵鸽从远空飞来,落在施文德的肩头。

准确的说这只是一只外表和寻常灵鸽一样的灵物。

是陛下培养的灵鸽之王,一日可破空而行十万里,纵然是大道师巅峰修士都不可能抓住它。

“是冰雪阁白阁主的信。”

施文德看着内容,“若有大难可找神州道天机楼苏楼主.....”

施文德看向颜辽。

却发现颜辽眼中满是茫然。

“你不知道?”

“神州道上.....好像是有吧,我没太往注意过,应该不怎么出名,是不是这位白阁主说错地方了?”

颜辽满眼费解。

他常去神州道,准确说京城和京城周边的富豪勋贵都常去。

但只是常去那里的风和日丽楼和地旱天寒楼。

施文德白了眼颜辽,“白阁主岂会在这么大的事上出差错。”

“也是。”

颜辽只能附和。

毕竟若真有几分本事,岂会打不出名气。

要知道这皓月但凡在窥探天机上有几分本事的,无论山上山下都会好生供着。

不过施文德嘴上这么说,但对天机楼什么的想来不信。

当年陛下不也找那些监天司的半仙儿们窥探过天机么?

结果如何?

陛下做了那么多准备结果还是没挡住皓月的皇权旁落。

甚至将大事托付给李成山之后,这孙子竟然还叛变了。

反正自从陛下驾崩之后,施文德就对这些吃着皇粮悠哉悠哉神神叨叨的家伙没有半点好感。

一群酒囊饭饱靠着故弄玄虚糊弄人的废人罢了。

.....

“苏先生,出大事了!”

姜青仙着急忙慌的提着菜篮跑进天机楼。

苏长生从修行中醒来,看着了眼慌张的少女。

“卢宗主和尚宗主在五花镇打起来了啊。”

姜青仙张张嘴,这本是她想要说的话。

“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苏先生的眼睛,那现在怎么办啊,师尊她会不会有危险?”

姜青仙踌躇着,她想拿上行囊跑路。

回花仙宫援驰师尊,哪怕帮不上忙也好歹给师尊送去一些安慰。

只是她现在身上没钱,坐不起传送阵。

她看着苏长生,想要借些灵石。

“那两位宗主就算拆了皓月皇宫,也不会动花仙宫分毫。”

苏长生不急不缓。

“为何啊?”姜青仙满脸疑惑。

“不可说,不可说。”

苏长生微微一笑。

门外,新客上门。

肚皮浑圆的施文德满脸严肃的走进天机楼。

“晚辈后生施文德,由冰雪阁白阁主引荐,求见苏楼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