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白熬的建议

颜辽哪怕早有猜测,也对这事实感到震惊。

在皓月山巅屹立了几千年的冰雪阁竟然也能让那位先帝发展成自己人。

“好了,颜城主,该上路了!”

施文德手中寒光一闪。

“将军且慢!”

古烟雨想起自己儿子,连忙拉住施文德。

“我儿还在颜辽手中,他若回不去我儿就要死了。”

“还请将军看在往日情分上,暂且放他一马。”

施文德闻言,这才了然。

拍着古烟雨肩膀,“我就说你小子定然是有难言之隐才对我说谎的,那小家伙的病可寻到良医?”

施文德对古烟雨的家事也知晓。

古烟雨摇摇头,苦笑道“若非颜辽说皇库中有月华神水,我也不会走这一遭。”

施文德琢磨了下,“这次我去京城,你若助我杀那李成山成功,这月华神水你就拿去吧。”

他对皇库宝物的自主权极大。

毕竟世事无常,陛下让他见机行事培养可用之才。

施文德觉得古烟雨就不错,为人忠厚唯一的牵绊就是那个病秧子儿子。

“多谢将军大恩,烟雨愧对将军厚爱啊!”

古烟雨一时感激涕零。

“将军要进京?”他随后反应过来。

“李成山叛变太过致命,此人不除我等大事恐怕要极其艰难。更何况白白寺都被你们知晓了,再留在这里难道要给那位姓韩的当靶子不成?”

施文德很清楚李成山手中的情报价值,所以这趟京城他必须走一遭。

哪怕九死一生也在所不惜。

说完,施文德递给古烟雨一颗药丸。

“吃了它,我们即刻出发。”

“这莫非是太医殿的十二时断魂散?”古烟雨有些疑惑,但没有半点犹豫就吞了下去。

毕竟自己刚刚才骗过将军,有这么一手做保障最为稳妥。

不吃这毒丸,古烟雨心中只会更加愧疚。

施文德不吭声。

这哪里是毒丸,是刚刚茶水的解药。

但既然古烟雨这样想了,那也不错,省的他解释。

施文德一挥手,周围的僧人一声不吭便开始收拾行囊。等到众人站到寺外,施文德才回头朝着这座白白寺默念了一句不知名的咒语。

下一瞬,白白寺好像失去了什么,变得有些黯淡。

“这是阵法?”

颜辽惊疑道。

“可杀半步尊境的阵法。”

施文德朝后者咧嘴一笑。

两个如今都是膀大腰圆的眯眯眼相视一笑。

颜辽的笑容很显然十分牵强。

可杀半步尊境的大阵放在皓月山巅也是当之无愧的护山大阵,如今却被施文德随身携带。

这让颜辽有些大跌眼镜的同时,也不由为那位李司主默哀起来。

出了山,

古烟雨将手下全部召回来。

众人看见膀大腰圆的施文德先是愣了一下,旋即齐刷刷单膝下跪。

“见过施将军!”

“这是?”

颜辽满眼费解的看向古烟雨。

若说你是百字营的老人念旧也就罢了,怎么手下也这么忠心不二的向着“外人”?

“能跟我出此行的,自然都是当年在边军一同厮杀培养出的心腹。”

古烟雨解释了一句,“严格来说,我们都是施将军的部下。”

一旁的颜辽听完脸色越发难看。

合着这一行秘密部队就自己一个外人?

“颜城主不必气馁,我老施要是没这点声望能耐,又怎么能活到今天呢?”

施文德看着周围跪下的一众将士,心情大好。

有些找回当年叱咤沙场的风云气魄来。

他掂了掂自己的大肚子,看来自己当年可以改变形象并不能抹除自己身上的王霸之气啊。

减肥,争取杀了那位李司主之前重回当年的英姿。

颜辽听闻施文德的话,只能勉强点点头。

不然还能怎么办呢?

细想起来这位施将军的前半生也真是传奇,起于微末,在边境战场上杀出一条康庄大道。

十年征战,将边境经营成一块铁板水火不侵。

一声令下比先帝的圣旨都好使。

后来召回京城,朝野上下本以为会将这位功高震主的边军大将卸磨杀驴。没成想施文德非但没死,反而得了先帝赏识。

从边军到京城,从镇边元帅到武威大将军,还是一路高升。

哪怕先帝驾崩,这施文德还是活蹦乱跳甚至被委以重任。

“啧,输的确实不怨。”

颜辽深究之下不得不佩服。

“传信冰雪阁,让那位阁主帮着瞧瞧有什么情报。”

施文德一边派人去搜寻自己布下的暗子收拢消息,一边往冰雪阁派人。

相互印证,从大局分析如今的京城局势。

光靠颜辽一张嘴,还是不稳妥。

......

冰雪阁。

外界不为人知的大战已经过去半旬光景,新阁主出了出席太上长老的就位仪式之外,对先前那些乱党、墙头草没有任何动作。

既不处理宗门事物,也不传召某位长老。

甚至连那座冰屋都未曾踏出半步。

这让不少人寝食难安。就像头顶挂了把尖刀。

看似没落下来,又好像已经落了下来。

有人开始沉不住气,在新阁主那间不算华贵的冰屋前昼夜长跪。

只是那位阁主压根就没有出来的意思。

这让这些人更加心慌。

像是连锁反应,随着时间的推移冰屋前跪的人越来越多。

直到一只陌生的灵鸽在众人眼前飞进那间冰屋,那位新阁主才缓缓走出来。

“施文德将军要去京城杀邢司司主!”

白熬瞳孔一缩,这可是天大的大事。

他抬手勾来冰屋中的一只笔,一边写一边念念有词。

“欲行此等大事,依晚辈拙见要去神州道天机楼找一位苏前辈挂算一番,成事越有九成把握。”

白熬很谨慎,虽然他觉得那位苏前辈神通广大。

必然有十成把握帮施文德度过难关,但还是要让施将军行事小心些才行。

白熬写完,将灵鸽放飞。

旋即看着眼前乌泱泱跪倒的一片,有些发愣。

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是堂堂冰雪阁阁主了。

他在屋中修行的有些入迷,自从开悟冰封天地图需要一丝杀气之后,白熬就像打通了任督二脉。进境飞速。

不过半旬时间,他竟然已经摸到了小道师二重的门槛。

这也让他完全将外面的世界抛之脑后。

这种修行方式对于他而言,早已经习惯了六十年了。

可如今看来,要改改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