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这不应该啊!

“可有密令?”

“自然是有!”

颜辽没有丝毫迟疑。

当颜辽听到古烟雨的帮衬时,心中的石头便彻底放下了。

幸好自己早有准备,将整个古府周围布下了重兵以备不时之需。

事实证明他的担忧是没错的,这位应龙营统军不知出于什么考虑摆了自己一道。但好在自己技高一筹,古烟雨百字营的身份不仅不会要了自己的命,反而让自己此次行动又多了一层保险。

如今只要说出密令,两件重宝便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不过他图谋更大,是想要这里所有的皇库宝藏。

“确实是有。”

一旁的古烟雨听到颜辽密语,也应声道。

“那便说来听听吧,之后再叙旧。”

施文德的脸色轻松了不少,虽然没想到这位瞧着不太顺眼的颜辽也是自己人,但也只能感慨陛下的手眼通天神鬼莫测吧。

“夜来皓月。”

“忠孝无双。”

两人又是一前一后,底气十足。

这密令可做不得假。

施文德正接过身边部下递来的茶水的手一顿,旋即恢复如常。

一道密令有两个主人?

而且还是两道密令皆是如此。

还真是做贼的遇见截路的——赶巧了。

他当年可没听陛下这样讲过。

唯一的解释就是冰雪阁新旧阁主和眼前这两人中有一方是骗子。

以不知何等手段骗取了密令。

施文德当然更倾向于冰雪阁的新旧阁主。

因为相比离京城十万八千里远的冰雪阁,显然在京城搞到这种机密的概率要大不知多少倍。

反正试一试就知道了。

“果然是自己人啊。”

施文德微微一笑,将茶水递给二人。

“你们可不知道,我在这寺里等人等的好苦啊。”

他抱怨了一句,还不等颜辽展露笑脸。

噌!

寒光一瞬间在殿内闪过,一把长剑直接架在了颜辽的脖子上。

“施将军这是何意?”

颜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哼,我奉五万岁之命在此等候反贼!三年了,诸位让我好等啊!”

施文德笑得得意。

伸手从怀中掏出了一块古铜色的令牌。

好家伙,五万岁的暗影令。

颜辽的脸瞬间成了猪肝色。

据说这枚私底下才能瞧见的令牌,碰上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

自己费尽心机想捞点好处,没成想弄巧成拙了?

这上哪说理啊。

本就心虚的颜辽瞬间就慌了,那位国舅爷果真不是好人啊!

“误会,都是误会啊!”

颜辽哭丧着脸。

“我与古将军也是为五万岁做事啊,只是我二人中途起了小小的贪念这才....这才鬼迷心窍有了这一出。”

“哦?那可真是太巧了啊。”

施文德冷哼一声,“这穷乡僻里的白白寺两位是如何打探到的消息?”

“是刑司的李司主见那位高大人伏诛,主动给我府上送的消息.....”

颜辽竹筒倒豆子般一股脑全都抖搂了出来。

施文德闻言脸色一沉,那位李司主他当然知道。

不仅身居高位,而且手中还掌握一部分先帝托付的名单。当年陛下的意思是名单上的人一旦深陷陷阱,李司主可以酌情选择救或不救。

只是这个混蛋,竟然反水了!

这么说那份名单上的人已经危险了?

要知道那份名单上的人可不知道幕后还有位本该作为他们后盾的李司主跳反了。

这个李成山,必须死啊!

“施将军,您可要相信我啊。就算不信我,您也要信古将军不是,你们可是过命的交情啊!”

颜辽性命攸关,抓住什么说什么。

“烟雨,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实话。”

施文德看向有些颓然的中年人。

“将军,我与颜辽确实是五万岁的人,先前颜辽所言句句属实。”

“呼......”

施文德微微合眸,有些失望。

但颜辽眼中却迸发出生的希望,施将军这一叹气是不是说明他们两个的身份被证实了?

“不行我们可以会临城与那位李司主当面对质!”

颜辽补了一句。

“不用了。”

“那就好。”

颜辽松了口气。

“果然冰雪阁的两位阁主才是陛下真正所托之人。”

施文德感慨一句,和他刚开始的猜测不错。

抛开他和古烟雨的私情不说,冷文星和白熬才像是被陛下选中谋划大事之人。

“啊?您说什么?”

颜辽一时没反应过来,脸上的笑容有些僵住。

如今这朝野上下已经好几年没提过“陛下”这个字眼了。

“我说颜城主您失算了。我施文德从始至终都只效忠一人,那就是陛下!”

施文德眼神中寒芒闪过。

颜辽心中一惊,当场就要暴起。

但刚站起一半就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你....下毒.....”

颜辽脸色惨白,他没想到堂堂前武威大将军也用如此下作的手段。

“这皇库里宝贝太多,我怕不用就放坏了。”

施文德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变态起来,“颜城主还有什么想说的吗?或许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一些,不用等七七四十九日。”

“你.....”

颜辽本想说什么,却看着身旁毫无异样的古烟雨。

“他怎么没事?”

“这小子敢对我动手吗?”

施文德眉毛一横,虽然经历变故,但对百字营的部下仍旧满怀信心。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毒只有催动灵气时才会发作。

颜辽一脸惨笑,他自知施文德不可能放过自己。

“你是从什么时候怀疑我们的?按理说我们拿的密令都是独一无二的才对。”

“因为不久前有人刚拿着一模一样的密令来我这里。”

施文德冷笑一声。

虽然他也很疑惑同样的密令为什么会有两个主人。

但他也只能暂时将问题的根源归结到那位李司主身上。

“冰雪阁阁主?”

颜辽问道。

“自然。”

“先帝果然厉害啊,这朝野上下从始至终都以为最不可能沦为先帝暗子的就是这冰雪阁,当年您还扬言要踏破冰原.....”

颜辽苦笑一声。

“往事不要再提。”

施文德摆摆手,他现在想想也觉得尴尬。

但每次想起自己身边还有冰雪阁这样的庞然大物作为助力,信心就会强盛一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