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多亏了师兄啊

冰雪阁旁门。

昔日重兵把守的弟子早都跑去观看那新老阁主之战。

白熬如入无人之境。

兴许那位师弟知道了他的行踪,但也没在意。

一个废物了几十年的弃子而已,能翻起什么浪花来。

白熬一路走到护山大阵的阵眼前,两位看守阵眼的核心弟子瞧着白熬也是做此想。

他们早就被昔日的少阁主收买,培养多年又许诺重利。

“呦,这不是白师兄吗?这几天没瞧见您练功,还以为您跑了呢。”一个蓝袍的核心弟子嗤笑道。

他们各个都是养神境修士,站在同门弟子的最顶端。

平日里心高气傲,除了冷幽从未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怎么......您该不会是想来破坏阵眼救冷文星吧?”

另一人想到了什么,抖搂出一身修为。

“我兄弟二人皆是养神境一重,白师兄还是别白费力气了。”

“说实话师兄的为人我还是佩服的,若今日就此离去,我权当您没来过。”

白熬的忠义二字,冰雪阁人人看在眼里。

只是太不受阁主待见了,在冰雪阁中也没有多少存在感。

甚至两人都有些忘了,这位白师兄究竟是哪年入的山门,又是何等修为。

赤脚的白熬稍稍停顿。

下一个落脚,竟已出现在两人身边。

刺骨的寒意让两位核心弟子瞬间炸毛,还不等他们有所反应。

整个人瞬间便化为冰雕。

白熬脸上没有丝毫多余的神采。

冰雪阁上下皆知他天资不好,却不曾知道他根基极为扎实,常年赤脚在冰原上奔走除了勤俭之外,更多还是为了体悟。

冰封天地图和冰原实在是太契合了,宛如身临其境般的修行圣地。

虽然六十岁才修行至养身境三重,甚至也就学会了一招冰封天地和寒气劲。

不敢说越境杀敌,但同境界修士白熬自诩有七成把握可以秒杀。

他不显眼,只是那位师弟太耀眼了。

拿出破阵锥,白熬注入灵气,稳稳的将破阵锥敲入阵眼之中。

.....

冰雪阁上空,风雪骤停。

巨大的阴影忽然笼罩大地。

冷文星微微抬头,看向那天际的阴云。

风雪骤然汇聚,裹挟着无穷的灵气在天空中凝聚出一道数百米长的白色冰蟒。

“护山大阵.....”

冷文星的心一沉到底,看样子这位昔日最疼爱的弟子从很久之前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

他对护山大阵的准备同样充分,几位镇守之人虽然实力不足抗衡诸位长老,但都是他冷文星一手培养起的心腹。

只是如今看来,他们都已经遇害了。

吼!

巨大的冰蟒怒吼着,惊人的气浪直接冲散了天际的云雾。

不知多少年冰原上未停的大雪在今日消散,只留下那只巨兽俯视着地面上的人族。

“师尊,这是你教我的,杀人之前,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冷文星听着那怒吼,宛如世上最美的曲儿。

他低声说着,一次次刺痛冷文星的心。

像他,太像他了。

“大阵之下,冰蟒为死物,您那把冰魂斩魄刀宛如废品。”

冷幽嘴角上扬,冰魂斩魄刀乃是杀生利器,但对上死物就要大打折扣了。

为了杀自己的师尊,他早已经想了数十年。

哪怕如今生出变故,他仍旧胜券在握。

半步尊境又如何?

还是要死!

他手臂挥使,白色冰蟒俯冲而下。

空气发出轰鸣,白色巨蟒所过之处留下一条冰路。

冷幽一跃飞上冰路,速度在此之上竟然更快了几分。

一人一蟒默契无间,显然在私底下冷幽早已经想好了这套方案。

冷文星直冲而去,手边更是有无数不知名的液体被他化作冰刃挥洒出去。

“没用的师尊,护山大阵有何等威能您不是最清楚了吗?”

白色冰蟒一个摆身,将那些剧毒尽数挡下。

冷幽大笑着,上次开阵,主持阵法之人就是冷文星。

如今时光流转,自己这位高徒继承的相当到位。

两人一兽战在一起,冰雪阁上空无数冰石凝固,然后重重砸在地上。

冷文星仰仗这老辣的经验艰难抵挡,但奈何双拳难敌四手。

那四位冷幽手下的长老在周边压阵更是小手段不停。

若是往日冷文星自然不怕,可身在当下,这些小手段不停地让冷文星吃瘪。

鲜血渐渐染红了冷文星单薄的衣服,这位刚刚突破半步尊境的冰雪阁阁主,已经逐渐走向死亡的边缘。

天空重新下起冰雪。

但这不是护山大阵力量消退的迹象,而是自己这个“爱徒”施展的小手段。

“麻痹经脉、腐蚀灵气,百断散和灵冥丸啊,都是好东西。”

冷文星如数家珍,这些都是他自己研究出的东西。

可如今却被“爱徒”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看着远处无动于衷的众人,又看了看面前那巨大的白色冰蟒和冷幽。

一股悲凉之意由心而生。

“难道我冷文星就要这么死在自家山门之下吗?”

这一瞬,冷文星好像又老了一些。

若是能破开护山大阵,不,只要有人能助他拖住白色冰蟒半炷香,他就有信心斩杀冷幽彻底逆转战局。

“师尊,别想了,这山上山下全是我的人。您还是安心赴死吧。”

冷幽说着,像是想起了什么。

“不对,我那位心爱的师兄刚刚进了冰原,这会儿估计正藏在某处想着怎么帮您的吧。”

冷幽猖狂的笑着,“要我说您是真的傻,我那位师兄心里可是跟明镜似的,当年一进阁就瞧出了我的不对劲。那段时间吓得我整宿整宿睡不着,生怕哪天醒了发现自己在冰牢里。”

“不过多亏了您,让师兄逐渐沉沦了。”

“也多亏了师兄,没学会您的算计。”

冷幽越说越起劲,杀人诛心,也是师尊交给他的本事。

“但师兄这么多年了仍旧对您不离不弃,换做是我,想必也是会感动的吧。”

冷文星微微合眸,脑海中浮现出这些年的一切。

他何尝又不后悔呢?

若再有一次重来的机会,他一定会倾尽全力对待这个有些死板固执的蠢徒弟。

咔!

突然,一声轻微的冰裂声在战场上响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