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让人不能接受的真相

“苏楼主。”

冷文星踏入天机楼,深吸了一口气。

不知怎的,他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隐隐感到那给自己下冰魔之毒的人的真实身份,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惊醒。

“冷某承蒙苏楼主天机神算,才得了破解冰魔之症的方法。”

冷文星一顿,看了眼身边的姜青仙这才不急不缓道“另外苏楼主让带给那位的话,冷某也是如数告知。”

“我想是冷阁主误会了什么。”

苏长生看着冷文星背后,冰层凭空显,字迹冰崩。

一连串信息显化。

他有些无奈,这些聪明人总是把聪明劲用在奇奇怪怪的地方。

“冷某明白。”

冷文星雅然一笑,自诩对这点隐晦心知肚明。

苏长生叹了口气,不再争辩。

冷文星捏着一把羽扇,眉头微皱,在苏长生面前踌躇犹豫。

苏长生也不着急,喝着茶看着又开始和天机楼的地板作对的姜青仙,悠哉悠哉。

“冷某想请苏楼主出手,为我推演那下毒之人。“

冷文星没有拐弯抹角,他知道苏长生肯定知道自己身中冰魔之毒的事。

说罢,冷文星递过来一个长盒子。

“此乃子母冰环九断枪,一盒九枪,枪枪可以震杀小道师巅峰修士。九枪同出,可斩大道师三重!重创半步尊境!”

皓月山巅十三宗之所以能数千年屹立不倒,靠的就是这些底蕴。

纵然有那一代青黄不接,依靠这些底蕴也能堪比大道师巅峰甚至半步尊境,哪怕是斩杀也不是不可能。

再加上其各宗观想图品阶极高,宗门修士对上那些小宗门子弟亦或者散修都有优势。

【检测到子母冰环九断枪,可兑换天机点1444点。】

【查询给冷文星下冰魔之毒的幕后真凶需要消耗天机点348点。是否查询?】

手指轻轻敲击桌面。

以苏长生为中心,有无形的涟漪荡漾开来。

随后是一层黑色的薄冰将世界覆盖。

一尊人面雕像上刻满了那人的罪行。

【姓名:冷幽】

【当前状态:冰雪阁阁主冷文星关门弟子,冰雪阁圣子,十岁时被冷文星捡到收为义子改姓为冷。】

【真实身份:出生起就被皓月皇室培养的死士,后被国舅爷韩陨山接管,设局送往冰雪阁。冰魔之毒便是冷幽所下.....更多轻点详细。】

“唉。”

苏长生一声轻叹,黑冰破碎,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看着冷文星的仿徨,开口道“冷阁主当真不知道是何人?”

他已经看穿这位冰雪阁阁主,他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敢知道。

闻言,冷文星当场愣住。

他对自己的为人太清楚不过了,看似正直实则阴狠,甚至不择手段。

纵然是同宗之中,他也会留几个心眼。

唯独对那个视若己出,看做亲子的关门弟子冷幽,冷文星是掏心掏肺不遗余力的培养他。

若说自己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身中冰魔之毒,那答案只有一个.....

“不可能,绝不可能是幽儿!”

冷文星此刻没了一宗之主的霸气,他双眼仿徨,不知所措。

直到对上苏长生那怜悯的眼神,冷文星在这一瞬好像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怎么会,怎么会是他啊!”

“我给他最好的资源,我给他最大的权利,我给他制定了完美的修行之路......”

冷文星双眼无神。

他平生唯一一次对人坦诚相待,却不曾想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我不信,我不信!”

冷文星变得暴怒,一身惊世骇俗的灵气瞬间炸裂。

苏长生眉头微皱,冷呵一声。

“放肆!”

下一瞬,冷文星身上所有的威势顿时烟消云散。

苏长生宛如言出法随,将冷文星当场禁锢失去一切。

此刻的他如坠冰窖,宛如重回向往修行者的岁月。

冷文星满头冷汗,终于清醒过来。

“晚辈....晚辈失礼了。”

窒息般的压力让冷文星甚至不敢直视苏长生。

一旁的姜青仙见状,对苏长生越发敬畏。堂堂皓月山巅的掌教宗主,在苏先生面前也如鸡仔一般无力。

先前被苏先生碾压的伤痛,此刻似乎消减了一些。

冷文星跌跌撞撞的走出天机楼,失魂落魄。

他在来天机楼之前便有所猜测,只是他不愿意相信,自己倾注了一切的义子竟然会用这种方式来回报自己。

自己承受着数十年冰魔之毒的痛苦,教导养育冷幽。

可谁曾想自己这痛苦之源,就是此人啊!

胸膛的悲伤逐渐被怒火填充,冷文星前所未有的杀意盎然!

“既然你以荆棘待我,我便以血冰斩你头颅!”

冷文星双手紧握,鲜血顺着指缝不断渗出。

不远处,赤脚的白熬看着师尊愤怒的远去。

一个人蹲在墙角默不作声。

师尊又把他忘记了。

当年第一次见那位小师弟,白熬就察觉到了对方的不对劲。

可师尊非但没有怀疑,反倒是觉得自己心机深重,排挤同门。

白熬不死心,毕竟自己的命也是师尊捡回来了。这恩情不能不报。

自己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师尊被毒害。

几次进言,几次被打出来。

自己的地位也潮退搁浅,阁中也到处传遍了关于自己的风言风语。

可白熬不在意这些,他只是想报恩而已。

明的不行,他就只能曲线救国。

几十年来省吃俭用,甚至连买双鞋的钱都要斤斤计较。

终于攒出一份还算不错的家当。

为的就是等师尊和那位人面兽心的师弟撕破脸时,自己能派上用场。

修为他是指望不上了,若他资质够高,师尊就算再厌恶自己也不会置之不理。

原本他是想攒够钱请一位大修士的。

可现在,他发现了一个更好的选择。

“天机楼,也不晓得真灵还是假灵啊。“

他摸了摸手指上的储物戒。

世上哪有不喜欢享受的人啊,修道修道,修的不就是长生万世,可覆苍天嘛。

“可谁让师父救了咱呢。”

白熬拍了拍身上脏兮兮的衣服,化开一抹冰在身上擦了个干净。

这才大步流星的走进天机楼前一拜。

“无名小卒,求见先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