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花雨寒几乎倾其所有。

杀向姜青仙。

但姜青仙站的实在是太远了,而且还是站在齐莲生的身后。

花雨寒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把冰魂斩魄刀径直斩下。

寒气自刀中蔓延,只是一瞬便有一层薄薄的冰气浮现在齐莲生身上。

咔!

轻微的破碎声炸裂,那薄薄的冰气顷刻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片青莲莲瓣重新挡在花雨寒身前。

这一次,她刚刚的势如破竹全然消散不见。

浩荡的青色灵气将她死死拦在原地,身后更多的青莲莲瓣赶上。

好似构成了某种阵法,让花雨寒隔空望着那手持冰魂斩魄刀的少女。

一瞬间,战局彻底颠倒。

“老祖,你败了。”

齐莲生看着花雨寒前后的变化,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但也知道青仙丫头那一刀斩断了老祖的底气和依仗。

冰魂斩魄刀.....

当齐莲生看见那把刀的时候,眼神也狠狠地颤抖了一下。

旋即,脑海中便出现了一张俊朗不逊色尚九重的少年面庞。

不容她多想。

脚下的青莲化为战甲附着在齐莲生的身上,此刻的她宛如一尊战神,走向花雨寒。

“不可能,你是怎么知道的?!”

花雨寒这一瞬间好像苍老了数百岁。

她自然知道自己秘法的弱点。

但她将这个秘密藏在心底,从未与人言过。

甚至她曾找寻过秘法,试图将自己这段破解之法的记忆消除和淡化。

如此数千年,甚至如果不是姜青仙现在拿着冰魂斩魄刀出现,花雨寒都想不到这把冰雪阁的镇阁之宝是自己的最大克星。

可就是这连自己都忘记的法子,眼下这个小丫头究竟是怎么知道啊!

无数的疑惑最终化为无尽的杀意。

但在齐莲生这个气势正盛的尊境面前,自己这个行将木就的老家伙真的已经不够看了。

若无先前那次托大不留余力的对拼自己兴许还有几分机会,但现在.....

一语成谶啊。

“莲生,我曾护你千年,帮你杀过多少觊觎你的修士啊。”

花雨寒回过头,泪眼婆娑的看着齐莲生。

她不知何时又变回了满头白发的苍老模样,满嘴可怜无助。

“我曾想为你留下那具万年莲壳,可助老祖你重活一世,可没想到你竟然会用如此的阴毒之法。”

齐莲生的语气有一丝波动。

花雨寒张张嘴,竟是半天都没能出声。

“原来......原来真的有万年莲壳啊。你真愿意给我?”

良久,花雨寒才说话。

“最后一次见你,便是想为你送上那万年莲壳。”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花雨寒疯疯癫癫的大笑着,“造化弄人啊~”

下一瞬,她突然暴起反身冲向齐莲生。

禁地山那个山洞突然炸裂,那不计其数的白骨和花雨寒一同冲向齐莲生。

但齐莲生岂会没有防备。

只是一身青莲战甲便将花雨寒的残存的灵气挡在身外。

“属于你的时代已经结束啦。”

齐莲生看着累累白骨,出手再没有任何保留。

整座禁地山,不,整座花仙宫都因为花雨寒最后的疯狂而颤抖。

也兴许是欢呼......

......

天明京都。

神州道,天机楼。

“这几天真是热闹啊,你瞧见没,那一朵朵青莲道印在天上足足停留了好几日。“

“沿途那些城池的修士都疯了,为了抢悟道最好的位置,不少势力直接开始了血拼。”

“京城也好不到哪,那些平日里瞧不见的大人物也都偷偷去了,不然你以为咱们皓月哪来那么多神秘高手?”

程高远坐在天机楼前苏长生支起的小茶桌边,一边跟旁人讨论着。

没办法,别处生意都太好了,就这里清净些。

“我说你小子的小老婆呢?好久都没见过了,该不会是跑路了吧?”程高远一脸叹息,他当初为了拉姻缘可是说了不少违心话呢。

这可是自己第一单月老差事。

“她去借冰雪阁的冰魂斩魄刀了。”

苏长生打着哈欠,最近确实有些清闲了。

“切,在我面前你还吹什么牛皮啊。还冰魂斩魄刀,真以为老头子我没见识啊?”程老头翻了个白眼。

那可是冰雪阁的镇阁之宝。

不被挂起来当冰雕就不错了,还借.....

“程爷,您说那尊境强者会不会是花仙宫的青莲宫主啊。”一人说道。

“你见过皓月还有第二日以青莲为法的大道师强者吗?”程老头对年轻人更加无语。

“也是.....说来那位青莲宫主不仅生的如天仙下凡般动人,而且实力还惊人真是......”

“真是没你什么事。”

程高远直接打断了那家伙不切实际的幻想。

但他也开始感慨,“老头子我这辈子平生就两大愿望,一个是亲眼见证一位尊境大修的诞生,因为当年听说有尊境诞生会有震撼人心的天地异象。”

那日青光冲天,有巨大的莲花现世。

有无数修士曾言,那一日自己心境祥和宛如圣贤。

也自从齐莲生破境震动皓月之后,不少人都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而且越老感慨就越多。

“那程爷另一个呢?”

“另一个?另一个自然是见识一位尊境陨落喽。尊境诞生有异象,死了还有天哭。也是奇景。”

程高远咂咂嘴,“人生在世若是能将这些都瞧见了,当场死了我也成。”

“程爷慎言啊,这皓月明面上千多年没有尊境诞生,但还是有些行将木就的老怪物的。没准哪天就.....所以程爷您说这话可不吉利。您少说还有一两百年寿元吧。”

程高远深以为然,“那就.....那就等一位尊境被打死吧。我看完一位尊境被打死再死。”

程高远嘿嘿一笑,颇为得意。

不过这话题就偏了。

噗!

苏长生听着两人的对话,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你小子味蕾终于恢复了?也尝出自己的茶艺不大行了?”

程高远一脸乐呵。

轰隆隆~!!

一众人看向花仙宫的方向。

“怎么回事,刚刚还是大晴天呢,怎么转眼就黑了?”

“快看南边,云层里好像有人脸探出来啊。”

“程爷,您怎么了?怎么突然脸色这么难看啊?”

那年轻人好心问道。

“啊.....没什么,老了,受不了寒气。”

程高远神色略显僵硬。

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