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那丫头手里拿的是什么?

“我想求老祖去死。”

齐莲生平静的声音在花仙宫的宗门禁地中回响。

“你说什么?”

花雨寒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这个朝自己走来的女人,旋即脸上僵住的笑意便继续绽放。

“原来你已经知道了啊。”

“那为什么不逃呢?”

“哦,对对,一个气势滔天刚刚破境的尊境确实可以瞧不上一个靠着秘法苟延残喘了足足两千年的老家伙。”

花雨寒的自语着,缓缓从山洞深处走出。

可那颤颤巍巍,满面枯槁的身形随着一步步宛如逆转阴阳般返老还童。

她的肉身变得丰满,满头白发转为黑丝。

浩荡的气势以花雨寒为中心铺天盖地的布满整个禁地山。

恐怖的压迫力,让齐莲生都不由微微皱眉。

“是不是好奇我为什么还有这么多力量?”

花雨寒继续说着,她已经太久没有和人说过这么多话了。

尤其是对象还是自己曾经当做道友甚至是孩子般看待的齐莲生。

齐莲生微微皱眉,但没有开口。

“你以为花仙宫里那些上了岁数的长老弟子都是因为万花图的某种弊端而死的吗?天真啊,莲生~”

花雨寒的话让齐莲生周身的气息有些不稳。

她曾经确实这么以为,因为参悟观想图本身就有风险。

修行之路从来没有坦途可言。

哪怕发现真相,她也觉得花雨寒不会对这些在花仙宫中呆了几百年的老人动手。毕竟再怎么铁石心肠,几百年看着其成长起来也该有一点感情。

但显然,齐莲生错了。

“我创造的观想图法,岂会犯下那种低级的错误。”花雨寒很自傲。

她曾是绝对的天骄人物,天赋丝毫不亚于齐莲生这种先天生灵。

甚至她独自参悟出了两种观想图,这种成就甚至再高一境的修士都未必能做到。

更甚至,她参悟出的两种观想图合在一处可以延寿足足一倍。

这种效果哪怕是大能看到也要疯狂。

过往的荣耀在花雨寒心头闪过,她的气势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强盛。

再过不久,花雨寒之名将重新响彻大地。

她猛然挥手,数十根巨木自齐莲生脚下破土而出。

粗壮的巨木足有数米宽,枝条挥舞着上面的倒刺,暴躁的灵气像是出笼的猛兽扑杀向腾空而起的齐莲生。

齐莲生神色不变,冷哼一声。

下一瞬巨木枝条上便开出一朵朵妖艳的灵气花,原本声势浩大的巨木瞬间萎靡。

可只是一瞬,巨木外围的枝条树皮全部脱落,巨木内有一根根尖锐的木刺狂舞而出。

青色的灵气倾轧而下,一阵青色光幕将那些木刺全部拒之身外。

天空震动,整座禁地山都因为这接连不断的碰撞发出悲鸣。

齐莲生心中骇然,因为自己无往不利的灵气花在花雨寒面前竟然毫无作用,甚至自己刚刚差点因为灵气花而遭受重创。

最后只能以粗暴的灵气压制抵消脚下的冲击。

“我参悟的图,我创造的法,岂会能打败我?”

花雨寒言语间满是运筹帷幄。

从她传法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下定了决心。

花仙宫于她而言就只是一个为她续命的养殖场,越是天骄,对她的延寿效果就越好。

而这些花儿又怎么可能打得过自己的主人呢?

“那我就换一种。”

齐莲生了然之后,身上气势浑然一变。

那些万花齐绽的色彩全部消散,只留下一朵青莲在齐莲生脚下静立。

脚下原本凌厉的木刺在青莲出现的瞬间开始变得柔和,最后化为禁地山中普通的树木,再无杀伤力可言。

“这便是先天生灵吗,真是天道眷顾啊。”

花雨寒看着齐莲生换法,也不由惊叹一声。

齐莲生本体便是青莲,有先前万年的修行为底,想要以此参悟出观想图法简直再轻松不过了。

言语间,战场开始蔓延。

以禁地山为界限,齐莲生和花雨寒两人各持一边。

一边是狂风暴雨的灵植狂灾,另一边暖风和煦,青草芳香。

肉眼可见的灵气被两人倾注在脚下的世界中,像是两位统军大将,指挥着手下征战。

但花雨寒的身形开始渐渐衰老,灵气的消耗让她无法维持如今的容貌和战力。

“本想以强势些的大战迎来新生,讨个好彩头。但我终究还是低估先天生灵的强大了啊。”

花雨寒脸上并无丝毫急切,反而轻笑一声。

话音落下,花雨寒竟然收敛灵气,毫无防备的朝齐莲生径直走过来。

齐莲生心中惊疑,但没半点犹豫。

脚下青莲散开三层,一片片莲瓣如刀剑般杀向花雨寒。

下一瞬,齐莲生瞪大了双眼。

自己的本命青莲竟在花雨寒身前不受控制的消散了。

“怎么可能?!”

齐莲生第一次变色,眼前的景象完全超出了自己的认知。

花雨寒对于齐莲生脸上的惊愕十分满意。

她开口道,“自从你们修行万花图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无法杀死我,只要你们活在这世上一刻,我便永远可以杀死你们。”

花雨寒脸上的笑容更盛,“青莲,我将你的生命延续,让它更加璀璨!”

万花图严格意义上来说是花雨寒所参悟的第一观想图的衍生品,就像主世界和小世界一般,前者对后者永远有主宰其生死的权柄。

哪怕齐莲生再晋升一个境界,也仍旧逃不出花雨寒的手掌。

“青莲,为老祖我献身吧!”

花雨寒朝着齐莲生冲过来,沿途那一片片飞射而来的青莲全部崩碎。

齐莲生同样一脸决然,她从最开始便做着最坏的打算。

同归于尽!

“师尊,我来助你!”

远处,姜青仙抱着一把寒气逼人的长刀狂奔而来。

“青仙,不要过来!”

齐莲生大喊着,她不希望自己的爱徒来送死。

“既然徒孙你这么有心,那老祖我便成全......”

花雨寒的狂笑声戛然而止。

那丫头手里拿的是什么?

冰雪阁是疯了吗?怎么把镇阁之宝的冰魂斩魄刀会借给外人了!

“妖女去死!”

花雨寒甚至直接放弃了齐莲生,想要朝姜青仙杀去。

但姜青仙已经隔空挥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