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如果苏楼主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

【叮!万鸟同生塔兑换天机点1500点。】

【叮!万年青莲莲壳兑换天机点2000点。】

苏长生送走齐莲生,就将这具可重活一世价值连城的万年青莲莲壳兑换掉。

与某些人而言的无价之宝,在苏长生这里只要有足够的天机点就能办到。

甚至天机楼中还能兑换出无需借用灵魂出窍之法便可转世的秘法,只不过那价钱太惊人,足足需要数十万天机点。

神兵利器,灵丹妙药天机楼中无奇不有。

“就是没钱啊。”

苏长生此刻就像是守着金库却没金库钥匙的穷鬼,有那么一点生不如死的感觉。

【当前剩余天机点:3912点】

看了眼天机点剩余,苏长生又叹了口气。

距离五行阴阳图的第四张残卷还差一千天机点。

“对了,我还有一枚火极天灵丹。”

苏长生心念微动。

【检测到一枚火极天灵丹,可兑换天机点101点。】

“才101点.....”

苏长生摇摇头,他如今已经这几十一百点天机点了,聊胜于无。

“谁?!”

后半夜,苏长生猛然看向窗边。

“苏先生,是我.....”

一袭鲜红长裙的姜青仙被苏长生定在半空。

下一刻,被解禁的姜青仙才安然落地。

“是师尊叫我来的。”

姜青仙有些扭捏。

“我知道,那你为什么不走大门呢?”

“我看书上都这么写。”

苏长生看过去,瞧见了书名,顿时一头黑线。

“没事不要看那些奇怪的江湖怪志。”

“知道了,对了,这是师尊让我带的见面礼,还请苏先生收下。”

姜青仙递来一罐茶叶。

“这是我花仙宫特制的花茶,每年产量不足五十斤,可提升修行速度。“

【叮!检测到花仙宫花茶,三等法品,可兑换天机点262点。】

苏长生顿时眼前一亮,这青仙姑娘还真是个送财童子呢,每次见她都不用自己挂算就有天机点入账。

“有心了,姜圣女不必拘谨,将这里当做自己家一样就行。”

“多谢苏先生。”

姜青仙点点头,双眼恍惚,脸上莫名升起一抹红晕。

.....

皇宫,少帝殿。

瓷娃娃般的孩童一身白龙袍,头顶烈日,扎着马步双腿不停地颤抖。

这便是当今皓月王朝的皇帝。

身边,一位老人和雍容雅贵的妇人眺望着远方。

“太后娘娘,那畜生不仅霍乱后宫肆意杀戮,还瞒着兵部带人走私军火给大轩王朝。这已经不单单是乱国之罪了,这是要把我皓月王朝拱手相让啊!”

老人双眼通红,好似要声泪俱下。

妇人微微合眸,一脸灰白。

她也未曾想到,这位曾被她与先帝寄予厚望的国舅大人竟然就是那大祸根源,她更没想到曾经和蔼可亲的哥哥有如此狼子野心和疯狂行径。

只是如今一切都晚了,掌握着皓月最强军队,本身更是皓月第一强者的国舅已经无人可挡。

妇人只能在夹缝中寻找一些渺茫的机会。

“听说京城神州道有一座天机楼不凡?”

“回娘娘,据我们的人探查,有疑似火炼宗宗主和花仙宫的大修士曾出入此地。具体情况,还需再考量.....”

老人慎重回道。

如今他们人手短缺,且都在暗处。

想要做一件事都需要慎重再慎重。

“若要出手,必然选好切入点,切莫让我那位大哥察觉到了.....”妇人看向瓷娃娃般的孩童,“若真拨乱反正无望,还望太傅大人将吾儿带到一处安宁之地度过余生。”

“皓月必然会渡过此劫!”

老人垂首,声音铿锵。

......

碧血山崖。

卢集枯坐在原地满脸颓废。

十日了,足足十日了。

自己还被困在原地,莫说是阵眼,他连阵法的痕迹都没有找到,只知道自己定然身处大阵之中。

卢集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

他不知尚九重如今是否还在自家山门前叫嚣,是打碎了护山大阵屠杀一通还是察觉到自己离开远遁而走。

“若是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定然不会贪恋这些小便宜,看都不会看这些一眼。”

他怅然忧郁。

下一刻,卢集猛然站起身。

“青莲姑娘?!”

他双眼放光,但旋即就有些疑惑。

这处宝地如此隐秘,自己拿着路线图都数次险些走错和打退堂鼓,青莲姑娘怎么.....

卢集瞳孔一缩,看见了齐莲生手中的路线图。

“那位楼主,竟然将一份机缘卖给了两个人?!”

“这....这.....”

卢集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

他朝着齐莲生努力的挥手,可对方却视若无睹。

哪怕站在身前也好似彼此互为空气一般。

下一瞬,卢集看着齐莲生从自己身体里走过去,顿时毛骨悚然。

“这儿竟然相当于一处小世界.....”

而且和主世界隐隐交融,好似只隔着某层薄薄的膜。

可他却始终找不到入口,可见而不能入。

卢集一路目送着齐莲生走远,然后在某地盘膝而坐。

霎时间,周围隐约升起一阵雾气。

有一道虚幻的人影自天地中汇聚,齐莲生与其相对而视。

只可惜卢集听不到他们说些什么。

但哪怕感知不到,卢集也知道这些异象代表着什么。

那就是自己在找的成尊机缘!

而且成尊的机缘竟然就在自己眼前,甚至不到一千米的距离。

可自己却只能干瞪眼,看着成尊的机缘被齐莲生夺走。

“好在,夺我机缘的是青莲老婆。”

卢集叹息一声,只能苦中作乐。

若是换做其他人,卢集怕是自己能被活活气死在这处小世界之中。

眼睁睁看着别人拿走自己唾手可得的机缘是什么滋味?

以前卢集不知道,但现在他清楚了。

“苏楼主,您能听到吗?”

卢集哀嚎着。

“我愿意用全部身家换此刻出这处小世界!”

咔!

轻微的碎裂声让卢集的哀嚎戛然而止。

“苏楼主?”

卢集小心喊了声,声音有些颤抖。

似乎这处小世界真的开始破碎了。

“我刚刚是说笑的.....”

良久,卢集才意识到,是齐莲生参悟成尊机缘的异象让这个小世界开始承受不住了。

只是要等它彻底破碎,怕还要等上数日才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