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当驸马的好料子

碧血山崖。

卢集再临此地。

看着大地之上漫无边际的碧血植物,哪怕如今已至半步尊境的卢集也不由眉头大皱。

识念不通,灵气也在不断被这些碧血植物贪婪的吞噬。

此地实在是太过诡异了,先前若非是要擒杀尚九重,打死自己也绝不会踏足这里,就更别说深入探查了。

卢集落在地上,收敛气息。

根据图上的路线一路深入,看似柔弱的碧血植物擦身而过,都会刮走卢集身上的一缕灵气。

好在如今半步尊境的卢集灵气如海,对这点小打小闹完全不放在心上。

但好景不长,越往里走卢集就发现自己身上的灵气流逝越来越严重,看似和先前没什么两样的碧色植物却更具有吞噬力。

再往前走,卢集停了下来。

他发现自己的腿被树叶划破,伤口暴露在空气中,鲜血刚刚流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恐怖的一幕让卢集当场汗毛倒立。

要知道他可是半步尊境,肉身虽然不比武者那般强悍,但也绝非寻常的灵植可以划破。

“古怪,这儿有大古怪!”

卢集想起曾经的传说,碧血山崖似乎死过数位外朝的尊境大修。

但也只是传闻,没人承认。

曾经卢集不信,但现在.....

他站在原地,一时不敢朝前再走。

“前辈若想杀我,没必要如此煞费苦心的。”卢集双手拍了拍脸颊。

“万一是跟花仙宫那个该死的老祖一样人面兽心怎么办?”

卢集突然有些纠结起来,“可若是不突破尊境,这辈子都救不了青莲老婆啊。”

“怕什么,大不了人死背朝天,万一成了呢?”

卢集似乎想到了自己与齐莲生的大婚庆典,一咬牙照着地图闷头往前走。

看似柔软的碧血植物越发锋利,半步尊境的卢集身上伤口越发惊人。

不过百米,这位火炼宗宗主就已经化为一个大漏斗,只是身上只有漆黑的洞口,却不见半点鲜血,诡异至极。

卢集继续闷头朝前走,不知何时,他感到一阵轻快。

周身的刺痛全然消失不见,眼前更是柳暗花明。

这里没有碧血植物,只有一片青青草原。

草原上,各种残破的兵器随意的插在地里。

卢集捡起地上的兵器,虽然已经不知过了多少年,但他还是能感受到其中的力量。

“玄品兵器!”

卢集眼前放光,他快步跑上前,“玄品兵器,玄品兵器,好多玄品兵器.....”

他狂笑着,这草原之上至少有上百件玄品兵器。

要知道他火炼宗以炼器闻名皓月,建立宗门至今也不过寥寥十余件。

这哪里草原啊,明明是一座金库。

法器就更不用说,几百件还是上千件卢集甚至都有些看不上眼了。

光是这些兵器加起来,足以买下好几座火炼宗。

“前辈没有骗我,前辈是个好人啊。”

卢集笑着,突然想起此行不是来寻宝的,而是来找成尊机缘的。

眼前这些,不过是陪衬而已。

越是想,卢集的心跳就越快。

这种感觉他已经好久都没有过了,当年初次遇见青莲老婆自己的心跳也不过如此。

“找机缘、成尊、救老婆!”

卢集情绪高涨,他一边捡着兵器一边朝着草原深处进发。

过了很久,卢集又重新走回原地。

卢集黑着脸,回想着自己刚刚走过的路。

“唐突了,我竟然着道了!”

他刚刚一时松懈,为了捡玄品兵器出格一点点。

但就是这一点点,似乎让自己陷入到某个阵法之中。

.....

神州道。

风和日丽楼。

花枝招展的姑娘们站在露天的木台水池上与客人们寒暄推让,嬉闹玩耍。

唯有一个鲜红长裙,腰跨刀剑瞧不清面目的少女格格不入,与程老头坐在台边。

“老先生,您认识天机楼主?”姜青仙浑然不觉周围的眼神。

“认识,我太认识了!”

程高远有些无奈,没想到这姑娘能追到这风和日丽楼里来。

这死缠烂打好像要搞得人尽皆知的模样,不是要让他晚节不保吗?

“程爷,开您百年前存的那瓶白仙酿?”远处一位老鸨喊道。

“不,八十年的天明老窖!”

“好嘞。”

“大爷,您说这天机楼主是个什么人啊。”姜青仙一脸正色。

这是她师尊吩咐的命令,当然,自己也对这位天机楼主有一点点好奇。

“嗯....苏小子吧,也是个可怜人啊。

从小便无父无母生在一群各怀鬼胎的穷亲戚身边。但他倒是出淤泥而不染,为人纯善,不仅生的俊朗还有一手好厨艺,是个当驸马爷的不二人选....

得亏是这小子不出楼,要不然指定被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瞧上。

姑娘你要是觉得趁手,可要抓紧机会下手啊。”

程高远一脸严肃。

“那.....那,那这位天机楼主可有心意的姑娘?”姜青仙憋了半天,最后憋红了脸才憋出一句。

“没有!这小子专情的很嘞,自从前些日子瞧见一位.....对对对,就是你身上这样式的红裙姑娘,整天就魂不守舍的望着门外,也不知道是等谁。”

程高远一脸遗憾的摇摇头,“痴心汉子呦。”

“您的酒来了!”

“放这儿吧。”

齐莲生掩住门眉头微皱的看着魂不守舍的徒弟。

“就这些?”

“就这些,熟悉苏先生的只有那位程老爷子,老爷子说苏先生从小就为人纯善,从未变过。”

客栈里,齐莲生师徒相对而坐。

“想来就算是谪仙转世,前世的记忆苏醒也没有对本人造成太多的影响。”姜青仙喃喃道。

“嗯,这些谪仙转世性情大变的案例其实并不多见,哪怕转世重生,往往也会被其前世所影响,性格面容都相差不多。”齐莲生说道。

她其实早就到了天明京都。

只是在私底下她四处打探关于这位天机楼主的消息,因为那件事太过重大了。

如今听到这些消息,让齐莲生稍稍心安。

因为齐莲生很害怕,害怕这位天机楼主会看破她的身份。

但更害怕,苏长生也是个恶人。

稍有不慎,自己就有可能从一个地狱走入另一个地狱之中。

因为她不是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