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难不成我被看光了?

姜青仙眉毛一挑,哪怕是自己师尊,堂堂花仙宫宫主也不敢说可见大道。

她看向天机楼前的两人,旋即走向那张茶桌。

刚走到桌前,姜青仙就心头一跳。

下一刻。

她骇然发现,自己竟然失去了对方向的感知。

不仅如此,周围的时间好似停滞。

灵气、身体,皆不能动。

眼前的一切和刚刚看到的并无差别,但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在自己心头不断蔓延。

那是.....道韵。

“姜圣女不远万里而来,辛苦了。”

苏长生推过手边的茶杯。

哧~

停滞的时间破碎,恢复正常。

“你是谁?!”

姜青仙猛然看向苏长生。

身为花仙宫圣女,为了防范别有用心之辈,也为了行走江湖方便。

花仙宫弟子都会佩戴有遮蔽气息感知的宝物,其中又以她这位圣女身上佩戴的品质最高。

哪怕是寻常山门掌教,若不仔细窥探也看不破自己的真容。

“花仙宫圣女之名,谁人不曾听闻?”

苏长生悠然,楼阁那副画卷上,关于姜青仙的信息越来越多。

【惊诧、惶恐、杀心略起.....】

入天机楼者,任你是一方掌教还是仙神鬼怪,都无处遁形。

“敢问先生究竟是何人?”

姜青仙手握宝剑,一身灵气催动。

但下一刻,她如坠冰窖。

她骇然发现自己的灵气竟然不受控制,好似和自己脱离了一般。

不仅如此,姜青仙突然发现自己甚至感觉不到这个男人的存在。

一张茶桌,两条板凳。

刚刚那位老人也早已经不知所踪,身后的神州道还是那条神州道。

只是整个世界好像就只剩下两人。

她略显颤抖的收回目光,一脸郑重的看向眼前的少年。

一身松散白袍,满脸的漫不经心。

除了模样外,身上再无半点长处可言。

不过眼下的姜青仙哪里还敢轻视眼前这个少年模样的家伙。

这种好似与世间切隔绝,开辟世界的骇人手段哪怕是自家师尊也远远做不到。

高人,而且是一位大隐隐于市的高人。

“小女子眼拙,还请前辈恕罪。”

姜青仙朝着苏长生行礼,态度谦卑至极。

“姜圣女无需紧张,先喝杯茶平复下心情。”

苏长生将茶杯推到姜青仙面前。

“多谢先生赐茶。”

后者看着眼前的茶水,平平无奇没有丝毫道韵可言。

但她不敢小觑此茶,只能说是自己道行浅了,看不出其中玄妙。

这等高人做事,一举一动都有深意。

至于茶中有毒的想法,姜青仙却没考虑过。这等人物要想对自己下手,何须费劲的赔上一杯价值连城的茶水?

姜青仙深吸了一口气,自幼师尊就教导她,行走江湖要万事小心。机缘还是祸事,往往都在一念之间。

她原本不信,但现在深以为然。

双手端起茶杯,姜青仙猛的仰头一饮而尽。

苦涩和颗粒感让姜青仙眉头大皱,但转瞬便消失不见。

难喝,而且不是一般的难喝。

长这么大,姜青仙从未喝过如此粗糙且难以下咽的茶水。

“滋味如何?”

抬眼,姜青仙看到那少年意味难明的眼神。

“仿佛在红尘劫难中历练一世,只可惜小女子资质愚钝,还未能有所领悟。”

姜青仙斟酌再三,最后稍加修饰老老实实的回复,不敢有一丝的自作聪明。

她遗憾未能进入轮回,只在嘴边留下苦味。

【难喝,很想吐掉……】

“可惜了。”

苏长生看着字符消散,微微摇头。自己的茶艺果然没什么进步。

姜青仙闻言,心中暗道一声果然如此。

旋即收拾好心情,恭敬问道“不知先生想指教小女子何事?”

天下自然没有无缘无故的机缘,这杯茶自己虽然没有领悟,但前辈要吩咐的事,自己肯定还是要做。

能与这等人物结下一个善缘,便不虚此行了。

“你不是想知道尚九重的下落吗?”

姜青仙心中一惊。

若说认出了自己还可以说前辈法眼通天,可看穿自己身份遮掩。

那尚九重之事,便是绝密了。

除了九大掌门之外,也只有姜青仙和几位大宗圣子圣女知晓此事。

毕竟她花仙宫镇宫观想法被盗的消息可是天大的丑闻,有损宗门颜面。

若是消息泄露,她花仙宫将会被天下人嗤笑。

甚至姜青仙秘密下山,这些宫中弟子还特意借着百年一度的百花宴派人发帖的幌子为行动再添一层遮蔽。

莫说是这皓月京城,就是他花仙宫山下,也无人察觉到异常。

可眼前这人是如何知道的?

要知道那些挂算天机的大师,出手前想来都是有针对性的。而且信息越多越好。因为这样不易折寿过多,可以规避天罚。

哪怕是皓月王朝的监天司,也是以战事、国运等为线索推算。

难不成此人时刻盯着她花仙宫?

这想法一冒出来,就被姜青仙当场否定。

“敢问前辈,您是如何得知的我花仙宫之事?”

姜青仙强压心头的震动。

“世间之物,无我不可见,无我不可知。”

苏长生又看了眼,确认自己没有漏掉什么信息。

天机楼中那副姜青仙的画像,栩栩如生,宛如分身被拘押在了画卷之中。

姜青仙低头看了眼身上,又深吸了一口气。

她想起一条秘闻,相传有人天生有灵瞳,可见人心中事、未来身......

灵瞳不灭,此人宛如活在天顶,俯瞰世间。

那是天生的天机大师。

她觉得自己今天就遇见了这种高人。

但上次有此传闻现世,还是几千年前。如今只在典籍中可循痕迹。

难道说说,眼前这位面容年轻的少年,很可能是一个活了几千年之久的老怪....老前辈。

姜青仙突然想到,那此刻心中所想岂不是全被这位楼主看光了?

多有冒犯,多有冒犯,还请前辈恕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