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你好大的胆子!

苏流山大摇大摆的走入天机楼,宛如是自家后院一般。

他看着得意,实际上早已经心急如焚。

天机楼地处神州道,光是这栋楼阁的价值就抵得上自家苦心经营几十年的布行,这如何不让他心动?

只是那位黄太爷的吃相太难看,一拖再拖,自己给到五成都还嫌不够。

苏流山怕夜长梦多,今日也不顾什么脸面亲自登门。

说什么也要将自己这个好侄儿扫地出门。

“二叔,许久未见了。”

苏长生端着茶杯从楼上下来,他其实不爱喝茶,只是在这天机楼的一亩三分地上没什么事做。

所以就只能用种茶来逗趣。

门外早已经围满了周遭的邻居,神州道上住的自然都是大忙人,但若是土地主程老爷子请大家看热闹,各家还是要给些面子的。

更何况热闹这东西,下到凡人上到大修士,都喜闻乐见。

七大姑八大姨,妇孺老幼齐上阵。

苏流山面不改色,“好侄儿,当初二叔给你开的条件怎么样?把这天机楼还给二叔,你整天只需要躺在账本上什么也不干,就有三成分红拿。”

“还?二叔是不是记错了什么,父亲仙逝前可从未说过要将这天机楼让给你的。”苏长生看着这位一脉同源的叔叔。

搞不懂这个家财万贯的叔叔怎么还会打自家人钱包的主意。

“哼!黑纸白字我早已经交到了官府黄太爷那里,黄太爷可是出了名的公事公办、铁面无私,到时候侄儿你一分钱都拿不到,就只能被赶到城外的贫民窟去了。”

苏流山声色内敛,不惜拿出黄太生去压苏长生。

这两月里,黄太生之名可是让整条神州道上的寻常百姓闻名变色。

“好!苏掌柜这话说得好!”

突然,楼外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

“我黄太生向来是公事公办、铁面无私的皓月官!”

黄太生将自己臃肿的身体塞进那身蓝紫色官袍之中,眉宇间刚正之气横飞,丝毫不见前几日夜里的狼狈。

“黄太爷。”

苏流山看着黄太生,心中咯噔一声。

这家伙简直就是狗鼻子,来的竟然这么快。

但旋即咬咬牙,六成便六成吧!

今天一口气拿下,免得夜长梦多。

黄太生只是愣愣瞥了眼苏流山。

“黄太爷。”

苏长生微笑着抱拳。

“苏楼主客气了。”

黄太生瞧见苏长生一脸微笑,腿脚一软,险些跌倒在地。

“好侄儿,黄太爷今天也在这儿,便是要你知道其中的利弊。大哥当初给我天机楼的地契,就是害怕你没有傍身的本事,又不懂经营。到最后被奸人所害露宿街头,因此才有此举。您说呢,黄太爷?”

苏流山这会儿底气十足,既然黄太生出现,那这天机楼便已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任自己怎么说,黄太爷都会给自己圆回来。

“要我说?”

黄太生眼神一眯,一脚踹在了苏流山身上。

“苏流山,你好大的胆子!”

苏流山被这一脚重重踹翻在地上,剧烈的疼痛还有一肚子的茫然瞬间涌上心头。

怎么回事?

怎么会变成这样?

“竟敢编造为证试图巧取豪夺自己亲侄儿的住所,你这种目无王法!不念亲情!甚至欺瞒本官的恶徒,怎敢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出口成谎的?!”

黄太生一连串的连珠炮彻底把苏流山给整蒙了。

“黄太爷,冤枉啊!冤枉啊!”

苏流山连滚带爬的抱住黄太生的大腿,悄声说道“八成!这天机楼的八成都用来孝敬您!”

他反应过来,黄太生是想吃更多!

为此他不惜在天机楼逼他就范,好狠啊.....

苏流山心中大气,但也并无办法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只恨自己当初不该与虎谋皮。

“好啊,事到如今还想贿赂本官,玷污我清白?”

黄太生一挥手,“二狗你可听见了?”

“回老爷,都记下了。”

“来人,把苏流山押回衙门!”黄太生大手一挥,义正言辞。

“黄太爷....黄太生!黄....”

苏流山还想说什么,就被二狗一拳打昏过去。

黄太生回头看向苏长生,原本想笑,但想起那神秘人....想来这位也不想暴露身份。

他语气柔和,“苏楼主,让您受惊了。”

“无事。”

苏长生面不改色,他看见了黄太生的所作所为,所以对这黄太生也没有半点好感。

等两位主演退场,门外凑热闹的观众也各回各家。

只剩下程高远一脸惊奇的走进天机楼。

“不应该啊,虽说我叫来了这么多围观群众,但以黄太生的性子最多偃旗息鼓,不会打他的摇钱树才对啊。”

程高远摸着下巴,百思不得其解。

“谁知道呢?没准是这位黄太爷良心发现了。”

苏长生随意说着。

“该不会是你小子是什么绝世高人被黄太爷的慧眼看穿了吧?”

“没准儿。”

“哈哈哈哈.....你小子真是越来越会开玩笑了。”

程高远拍着苏长生的肩膀,“行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这热闹还真是不赖.....”

苏长生看着天机楼前的人影散去,摇摇头朝楼上走去。

对他而言无论是黄太生还是苏流山都是小角色,给他带不来一点影响。

连尚九重卢集这些皓月山巅的大修士,在天机楼中不也如蝼蚁一般吗?

日落月起。

一声哀嚎将苏长生从修炼中惊醒。

“前辈,苏前辈!”

卢集一身狼狈的踉跄着冲入天机楼。

“苏前辈,您怎么能这样做呢?那尚九重在您这儿得了机缘,直接打到我火炼宗了!”

“我这天机楼做的是生意,不管也不问买家之后会干什么。”

苏长生含笑,看着雄壮的汉子。

“现在我们火炼宗开着护山大阵,一宗弟子全被尚九重堵在山里了,前辈,您说我该怎么办?!”

卢集一肚子委屈,原本自己破境半步尊境。

意气风发,满腔壮志。

本来真有一点想做武林盟主的念头的,谁曾想这想法还没说出口,就被尚九重堵在门前一顿打。

“或许,你可以找一份可以迈入尊境的机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