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大胆的想法

天明京都南门。

一个相貌英俊脸色略显苍白的白袍男人走入城门。

城门边,赫然有魔头尚九重的通缉令。只是通缉令上那位嘴比人大,眼如铜铃的怪物实在和自家相差太大。

沿途走来,无数少女含羞,望而却步。亦有妇人上前在耳边私语。

男人全然无视,径直走向神州道那座默默无闻的天机楼。

男人赫然是逍遥魔宗宗主尚九重。

他从卢集手中逃出来身受重伤,那具以假乱真的幻影魔身几乎要了他半条性命。

一路上边走边疗伤,尚九重甚至不敢耽误一瞬。

因为他害怕那位天机楼主会再出手算到自己的落脚地。

至于那位天机楼主的实力,必然是远不如自己的。依照此人对自己穷追不舍好似要置他于死地的作风。他若能亲自出手早就动了。

所以尚九重才敢找上门。

而且尚九重哪怕是承担一定风险,此人也必不能留。

“天机楼。”

尚九重站在楼前,看着那喝茶的少年。

胸中恨意几乎冲天而起。

他一步踏入其中,瞬间就感受到了此处不凡。

莫名的道韵笼罩在每一个角落,让尚九重一时间感到恍惚。

不愧是能算到自己行踪的家伙,果真不简单。

“你就是天机楼主?”

尚九重眉头微皱,看着苏长生。

“尚宗主这一路奔波,真是辛苦了。”

苏长生看向白袍男人。

【姓名:尚九重】

【当前状态:长途跋涉、失血过多、重伤,因参悟兼修之法再度失败而精神恍惚无措。对接连数次算到自己位置的苏长生感到疑惑愤恨。(轻点更多详细)】

“哼!客道话就不用说了。敢问楼主与我有何愁何怨,要置我于死地?”

尚九重心中总有莫名的危机感,虽然这种感觉很淡,可尚九重不敢小觑。

自己的仙钥碎片其实不仅可以隐匿自己的行踪,而且还能镇压这种玄奥气运,可谓是天机术师的最大克星。

这才是尚九重敢身负重伤也敢来找苏长生的原因。

“尚宗主别误会,我与宗主并无任何仇怨,只是纯粹的生意罢了。”

“生意?什么生意?”

尚九重轻笑一声,却在暗地里偷偷催动仙钥碎片。

“我这天机楼说白了做的就是买卖消息的生意,只不过我做的要稍微大一点罢了。要怪只能怪尚宗主的仇家太多。”苏长生微微一顿,“刚刚这条消息算是我免费送你的。”

“好一个生意,那不知道楼主的人头又值几两银子?!”

话音未落,尚九重瞬间暴起。

眉心处竟然冲出一张不知材质的石牌。

石牌上赫然有四字光芒大放。

仙下不见!

尚九重手持石牌一瞬间.....

定格在半空。

别说是灵气,自己如今连对身体的控制都没有了。

好像只留下一个意识被禁锢在这具空壳里,这是何等手段?

死亡的危机如大浪席卷而来,让尚九重瞬间冷汗如雨。

自自己出道以来,第一次感觉死亡离自己这么近。

什么大道师的境界、剑修修为、仙钥之力,在此刻通通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尚九重就像大浪中的浮萍,无助至极。

“尚宗主刚刚说什么?”

苏长生抿了口茶,这是他用玄水蓬莱境修行出的水灵气浇灌的,他感觉味道极好。

尚九重脸色惨白,察觉到两人之间那如山海般远的差距,他哪里还敢造次。

“我刚刚说.....我这儿有一个好生意,不知道在楼主这儿是几两银子的价钱。”

尚九重一脸谄媚,不过这种神色出现在他这张脸上,却格外赏心悦目。

大丈夫能屈能伸,活着才是天字第一号的本事。

苏长生脸上和善的看着被定在半空的尚九重。

“尚宗主细说。”

“嗯.....”

尚九重沉思了,他一时没想好。

“楼主什么都能算?”

“自然。”

“那敢问楼主十种观想法如何兼容?”尚九重开口。

“一件一等法器。”

尚九重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给了一把宝剑。

他上十宗山门自然也不光拿走了观想图,还顺手拿了些其他东西。如今的他可谓是富可敌半国。

更何况眼下给的可不是宝剑,而是自己的买命钱。

苏长生看着宝剑,立马和颜悦色。

心念微动。

【皓月王朝内可让十种观想法兼容修行的方法,共计八种。】

【京城,神州道:需要天机点1700点,查明详细。】

【京城,皇宫:需要天机点2000点,查明详细。】

【清水斋:需要天机点1800点,查明详细。】

【......】

苏长生看的有些发愣,没想到十种观想法兼容的办法竟然这么贵,明明自己的火焰山城图和玄水蓬莱境修行起来十分轻松。

尚九重看着苏长生一脸愕然,心中顿时出了一口气。

旋即他就再也笑不出了。

连这个手段通天的天机楼主都算不出来,难道自己的推演真的是错的吗?自己几百年的努力,全都要变成徒劳?

尚九重越想,脸色越惨白。

“尚宗主?”苏长生回过神,看着尚九重越发惨白的脸色,一时怀疑尚九重是不是旧伤复发了。

“楼主请讲。”

尚九重满脸死灰。

“此法十分艰难,放眼整个皓月也没几人能找出方法。但这儿是天机楼....”

尚九重猛然抬起头,看向苏长生,“您是说您算出来了?!”

“侥幸。”

苏长生擦了擦头上虚无的汗水。

“那方法是什么?您快说?!”

尚九重此刻激动的像个小孩儿,若是能跳起来....

不对,他现在就在半空。

苏长生脸色苍白,“此法脉络错综复杂,耗费了我太多精力。”

尚九重神色一僵。

自己在半空被定的稳固如山,这哪里有一点耗费精力的样子。

而且自己刚刚才送出一件一等法器。

难不成只是换来一句“能算出来?”

嗯.....也不是不可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