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又是这个天机楼主!

尚九重身上的狂暴灵气顷刻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满腔剑气冲云霄。

这一刻,他的脊梁都好似挺拔了几分。

自从自己迈入大道师以来,就有意的将自己的剑修身份隐藏作为杀手锏,在众目睽睽之下,哪怕是身陷绝境也绝不动用剑修手段。这让他无数次游走在鬼门关前。

但收益也是极高的,数位曾以境界压人的大修士都被自己反杀。

剑修本就以杀力无双著称,再加上自己刻意藏拙,每次出手都是雷霆必杀。

当然,这次也不例外。

刚刚一番试探,自己虽然狼狈但也试出了这位半步尊境的卢宗主究竟有几斤几两。

半步尊境是强,但说到底仍不到尊境。

凭自己的剑法,可行!

这一瞬,剑气如山海。

三山六川剑势一起,仿佛天地间就只剩下无边剑气,有一瞬甚至连炽热的空气都被斩断。

“卢宗主,你若能再稳固数月境界,兴许我就赢不了了。”

尚九重满脸笑意,他对自己的剑法有着绝对的自信。

手中的青鱼剑柔光漫漫,可在旁人眼中却杀气逼人。

卢集也被尚九重的剑法惊到了,连自己半步尊境的修为都压不住这凌厉剑气,剑修强者果真恐怖。

一朵青莲在尚九重肩头绽放,但不过一瞬就被剑气搅碎。

噗!

远处,齐莲生一口鲜血喷出来。

她满心惊骇,自己在诸宗宗主中虽说实力只在下游,可好歹也是大道师巅峰的实力,竟然插手不了这场大战?

“青莲宫主,你还是省省力气吧。”

尚九重沉气,找出齐莲生的位置后他便不再有任何保留。

漫天剑气汇聚一处,直指卢集。

看似繁杂的交手和对话,其实只是热浪与剑气交织的一瞬。

“嘿。”

热浪中,卢集嘴角上扬。

一块平平无奇的黑石被他直接扔了出去。

无数剑气顷刻间挥洒在黑石上,却不见炸裂,然而散发出一股幽光朝着青鱼剑飞扑而去。

尚九重勃然变色,可两人的距离太近了。

手中青鱼剑陡然一沉,尚九重周身的剑光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嘭!

卢集一拳轰杀而至,失去青鱼剑的尚九重哪里还会是半步尊境的对手。更何况自己还要抵御齐莲生那防不胜防的灵气花。

自知已无胜算,尚九重不再犹豫。

一口精血喷出,连青鱼剑也直接丢下朝着远处遁去。

“你怎么会知道我剑修身份?!”

尚九重染血狂奔,又惊又怒。

他很自信,自己每次出手都是片甲不留,根本不会有人知道自己的剑修身份。

“你猜?”

卢集满心得意。

“那天机楼主?”

尚九重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名字。

“哈哈哈哈,除了那位前辈还能有谁?”

卢集狂笑,这位天机楼主真的神了。

这也能算到。

如果没有这位天机楼主,自己哪怕有境界优势怕也要栽在这里。

只可惜啊,世上没有如果。

以后大战前先去找天机楼主算上一算,岂不是百战百胜了?

下意识的,尝到甜头的卢集已经成为苏长生的狂热粉丝。

噗!

尚九重一口鲜血喷出来。

又是此人.....

自己和他无冤无仇,这家伙竟然三番两次的算计自己。

天机楼主?

好,很好!

尚九重杀心大起,如今整个皓月能够算出自己踪迹的唯有此人。最关键的是这位天机楼主不仅能算出自己的踪迹,甚至连自己的底牌都能算出来。这如何不让他心颤?

只有将此人杀死,自己就能安心参悟观想法按照计划继续行事。

否则自己将彻夜难眠。

“卢宗主,今天尚某就认栽了,但下次再见到底鹿死谁手就说不定了。”

话音刚落尚九重竟然反身冲向卢集。

卢集倾力一拳,结果尚九重竟然当场炸开。

轰!

恐怖的爆炸将周围数十里炸的寸草不生,那些顽强的碧血生物也在凶猛的爆炸中灰飞烟灭。

“竟然还是幻影魔身。”

卢集的脸色黑到了极点,他没想到尚九重的幻影魔身竟然能以假乱真到这种程度。

这和传说中的分身术都相差无几了。

......

阿嚏!

天机楼里,苏长生突然打了个喷嚏。

“不是说养身境就可以避免这些小灾小病了吗?难道是我身体太虚了?”

苏长生揉了揉鼻子。

“也可能是你的茶艺太差了,老天爷也看不过去。”桌子对面,程高远今天又晃荡过来。

地上有几滩被吐掉的茶水。

正说这话,街上传来一阵哭喊声。

“兵大爷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两人瞧过去,却看见一个衣衫褴褛四五岁大孩子被两个衙役当街暴打。

“好好的贫民窟不待着,敢来神州道上偷东西?这是你这小杂种能来的地方吗?!”

衙役们越打越起劲。

“饿.....我太饿了,我......”

“饿?你这种东西就不配出现在这世上!”

衙役们叫骂着,殴打着。

周围有不少心软的妇人想要上前拦下,但看着那身官袍却又望而却步,最后被身旁人拦住。

衣衫褴褛的小孩渐渐没了声息,蜷缩成一团像是条死狗一般看不清脸色。

“死了?”

“死了就拉城外,黄太爷吩咐过了,这种东西在街面上发现了就打死扔城外。”

两个衙役说着,便拖着男孩的尸体有说有笑的走了。

“这些是什么人?”

“还能是什么人,咱们神州道衙门黄太爷的狗呗?”

程高远显然也有些怒气,“咱们这位韩国舅刚得位,便想整出一个国泰民安的盛世之相宣告天下自己“登基”是顺应天道。”

“然后就想出一个馊主意,在京城外划出一个贫民窟,将京城的那些贫民全都扔进去一步都不准出来。剩下的京城可不就是是前所未有的百姓富足喽?”

“那那些人吃什么?”苏长生又问。

“抢粮食,看谁有粮就抢。再不济就吃人,想种地等收成还要半年,估计这半年那贫民窟里要死八成。”

苏长生听着不寒而栗,程高远自己也越说越气。

一口茶水吞进去,这次没尝出半点苦味。

“而咱们这位黄老爷,就是各道上那条最听话的狗,为了政绩把一些还算过得去的平民都拉了进去。”

“你也早做打算,这位黄老爷可是比苏家布行的掌柜还要眼馋你这小白羊。”程高远说完,又恢复了那副看热闹大爷的模样,“还是那句话,不行了把楼给我,我给你谋个出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