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好事多磨嘛~

【惊喜、兴奋、大道得见.....】

苏长生看着卢集一脸兴奋,回头瞧了眼自己的观想图。

“还真是巧呢。”

他喃喃自语,面带微笑。

“前辈谦虚了。”卢集如今哪里还会信苏长生的这些鬼话。

天机术师嘴里怎么会有巧合这种说法。

“来,尝尝我种的茶。”

苏长生心情不错,虽然卢集出手没姜青仙大方,但好歹也让自己赚了几百天机点。

更何况第二条鱼已经上钩,那第三条第四条还会远吗?

若是以往卢集定然就囫囵吞枣的一饮而尽了,哪里会讲什么茶道讲究。但这杯茶是前辈的手笔。

卢集双手捧茶,微微一抿。

“如何?”

苏长生神色平淡,却盯着卢集。

“苦中有苦,涩味十足。”

一杯很普通的茶,甚至不如自家山门那群粗汉子种的茶叶。

卢集又细品,因为他知道这杯茶不单单是一杯茶那么简单。

旋即,他不禁打了个寒颤。

回想他从无到有走来的每一个境界,以身为器这条路满是艰苦,他每一次修行都仿佛置身刀山火海之中,越往上走就越是惊心动魄。

前辈是告诉自己想要迈入尊境,承受的痛苦远超想象吗?

“晚辈懂了。”

“......”

卢集起身又抱拳,满心欢喜。

受困此境三百年,如今看见前路的卢集自信自己短时间哪怕不能破境,战力也会拔高三成。届时对付受伤的尚九重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

苏长生沉默,良久才说“你此去,死路一条。”

看在卢集带满了储物戒的手的份上,苏长生送了一条消息。

这条大鱼可不能轻易死了。

“前辈何出此言?”

原本满心欢喜的卢集被苏长生一盆冷水临头。

关乎自己小命的事可是半点都马虎不得。

苏长生只是抿了口茶,却没了下文。

卢集顿时反应过来,取出一卷经文,“这是我火炼宗镇宗观想法,火炼八鼎炉法和历代宗主的修行体悟。两相结合可窥尊境。”

皓月王朝自从那位中兴帝王仙逝后,千年来明面上已无尊境强者坐镇。

任何的称尊之路,都可让整座皓月王朝陷入一场大乱。

【火炼八鼎炉法(一等法品)、火炼宗历代宗主修行心得,可兑换天机点1002点。】

卢集这次出手,让苏长生颇为欣慰。

这才是一宗之主该有的手笔和气魄嘛。

“尚九重不单单是一位魔道巨擘精通魔功,而且还是位剑道修为极高的剑修。”苏长生开口。

卢集顿时愕然。

他当然知道尚九重曾是位剑修,最初扬名时就是靠着一手惊艳同辈的剑术。但随后其坠入魔道后便再没有施展过剑术,哪怕数次身陷绝境也不曾动用。

所有人都理所应当的觉得这个魔头已经放弃剑道,毕竟两法同修哪怕是绝顶天才也未必能够兼顾。

可现在,苏长生的话宛如一道惊雷劈在卢集的心头。

本能的,卢集不相信。

身为大道师巅峰,站在皓月王朝山巅的修士,他太清楚两种观想法同时修行到巅峰有多难。

天才已经不足以形容这种人,那是妖孽。

正因为如此,他们这些掌门才对尚九重疯狂盗取十家宗门的观想图感到不解。

图什么?图让自己成为整个皓月王朝人人喊打的对象吗?

“前辈,晚辈还是觉得这种事太不可思议了.....”卢集匪夷所思,尽管这位天机楼主很神异,让自己找到了更上一层楼的契机。可这个消息还是让他有些.....

“信与不信,在你。”

苏长生很淡然。

“呼.....晚辈明白了。”

卢集深吐了一口气。

下一刻,卢集出现在天机楼前,耳边满是喧闹。

他刚刚全然被那副火焰山城图吸引了目光。

如今才发现,自己之前竟然陷入到了那位前辈布置的阵法当中。

“还好没有动手。”

卢集心有余悸。

他还是有些不信尚九重能够魔剑同修,到达同一高度。

毕竟其遭遇过数次生死危局,若不是侥幸早已经当场陨落,若有一身惊世骇俗的剑道修为,岂会不用?

“不管怎么说,此行能得到称尊契机已是天大的惊喜。”卢集想起那副在自己心头留下深深烙印的火焰山城图,便信心满满。

尊境的大门仿佛就在自己的眼前。

“那魔头还会在碧血山崖养伤数月,足够我有所顿悟了。”

想罢,

他冲天而起,直指火炼宗。

突破之事刻不容缓,而且他也要抢在尚九重疗伤完成之前堵住这个魔头。

待他再有突破,任他尚九重是否是魔剑双修,都要死在他的拳下!

......

京城沧海道,苏家布行。

金碧辉煌的大殿入眼皆是富贵色,哪怕是书房,也多是金光连绵。

“老爷,我刚刚瞧见一位和那位火炼宗宗主有七八.....五六分相似的大汉进了天机楼。”

黑衣人一脸不确定,当他看见那人面容时着实吓了一跳。

“火炼宗宗主?”

书房里,一身金光闪耀的富态男人冷笑一声。

“前些日子你说有一位疑似花仙宫的仙子进入天机楼,如今更离谱,找来一位火炼宗宗主?”

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苏家布行的掌柜。

当年靠着挑拣瓜分那位大哥的遗产迅速起家的苏长生的叔叔苏流山。

“我那侄子怎么不把当今五万岁也请来给他撑场面呢?”

苏流山根本不信自己那毫无半点天赋可言的侄子能够拉来这等大人物。

“我那好侄子越是这么病急乱投医,就越是说明咱们家的天机楼收回来是十拿九稳的事。

找好人手,到时候一把我那侄子赶出去就立刻杀掉!永除后患!

也好让大哥和我这侄儿父子团聚。当年大哥帮我不少,我也得出出力不是。”

苏流山叹了口气,“只可惜啊,前些天城头又死了几位四星冠,把咱们的黄太爷吓得不轻,上衙门的事儿还得再缓两天。”

“好事多磨嘛,这事儿急不得。”

一旁的管家陪笑道。

“你懂什么,如今神州道的地价是一天一个样,再给那位黄太爷拖一拖,没准能拖出原来的半座天机楼出来!”苏流山狠狠地瞪了眼管家。

后者立马闭嘴。

“继续盯着天机楼,我倒要看看我这个好侄儿还能整出什么花样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