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004协作
  • 追溯Answer
  • 木其eve
  • 1730字
  • 2021-06-22 23:10:17

天微亮时,苏辞染终于睡着了,不过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她就从床上惊醒,出了一身冷汗。

这个噩梦她整整做了七年,每次都真实的让她感觉,事情不过发生在昨天。

苏辞染走到卫生间,用冷水洗了下脸,抬头看着镜中憔悴的自己,无奈的叹了口气。

她走到梳妆台前,化了一个淡妆,让自己看起来能有点气色。

苏辞染没什么胃口,喝了一杯温水,便出门去警局了。

她按陆河易说的,走到警局后面,眼前的这个地方,让苏辞染不由得惊讶了。

巨大黑色铁门上,只刷了一半红色油漆,门口的墙边堆着一圈生锈的破旧铁皮桶,不远处还有一个被雨水浸泡坏了的破沙发。

很明显,这里应该是一个废弃仓库,苏辞染心想:“我是不是走错了,还是我听错了?”

正当她拿出手机准备给陆河易打电话时,铁门开了。

“辞染姐,你来了!”安夏一看见她,眼睛都睁圆了。

苏辞染拍了下她的肩膀,笑着问:“怎么一看到我就这么高兴?”

“因为你好看。”说完安夏就抱住了她的手臂,仰头看着她,笑得特别开心。

陆河易一出来,便看到安夏像一只树袋熊似的“挂”在苏辞染的手臂上,“我让你去警局门口等人,你倒是在这里就罢工了。”

安夏听完他的话,朝陆河易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依旧不松手,反而抱得更紧了。

苏辞染感觉到她的小动作,不禁有些想笑,她轻咳了几下,掩饰住笑意,“陆队让她去接谁?”

安夏一听整个人都变得激动起来,话都说的利落了:“他让我去等那个逻辑教授,说不定是个怪老头。”

陆河易无奈的扶额说:“那你带苏辞染去看一下办公室,我去接人。”

话音刚落,就听见安夏清脆的一声“好!”仿佛就等他说这句话一样。

苏辞染第一次深刻体会到“别有洞天”,这个成语的意思。

一进铁门,就看见两侧的几排柜子,左侧是书柜,右侧是档案馆,从中间往里走,就是一个开放式的大会议室,墙面有一个嵌入式大显示屏,再后面是办公区,每个人都有一个不小的区域,采用不完全封闭的小隔间,交谈方便,最后是一整块铁栅栏,中间有个密码指纹锁。

苏辞染好奇的问道:“那个锁是?”

安夏:“关人的。”

“审讯室?”

“还有我的停尸房和解剖室。”

苏辞染听完这话感觉心底发毛,“这句话不能加人称。”

安夏偏着头问:“为什么?”

她开始思考怎么给安夏解释,过了一会儿后,苏辞染说:“不吉利。”

安夏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苏辞染笑着说:“没关系,多说话就会明白了。”

不一会儿,向泽提着电脑快速跑到自己的工作位上,两人走过去时,他已经开始了“手指舞蹈”,快的根本看不清他按了哪些键。

苏辞染安静地看了一会儿后,不确定的问:“有人在攻击我们的防火墙?”

他手上的速度越来越快,有些生气的骂道:“不知道是哪个兔崽子胆子太大了,连警局的防火墙都敢打,主要是我昨天才建好。”

看着这个局势,苏辞染也不禁为他捏了一把汗,“碰到对手了?”

向泽沉默了一会儿说:“很强。”

陆河易和林亦然到的时候,便看见三人如临大敌的气势,紧皱的眉头,仿佛能夹死苍蝇。

“怎么了这是?”

安夏和苏辞染闻声转头,看见了一个穿着休闲服的男子,安夏渐渐抬头,看清了他的样子,忍不住感叹道:“哇!又是好看。”

苏辞染看见他时,不由得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的喊道:“是你?”

林亦然微微愣了一下后,笑着回答说:“是啊,好巧。”

陆河易和安夏两人一脸懵,向泽更是直接说:“啥情况,真希望我后脑勺能长只眼睛。”

安夏听完还有些激动,“那你死了,我一定要解剖你!”

向泽:“……”

“哈哈哈。”苏辞染直接大笑起来,拍了拍安夏的头说:“宝贝,你的脑回路真的很清奇。”

林亦然走到向泽身后看了一眼,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Ken,别闹了。”

听不清电话另外一头说了什么,但攻击防火墙的人突然放弃了。

向泽:“我靠,你认识这人啊。”他这才看到林亦然长什么样子。

浅棕色的眼眸,高挺的鼻梁上有一颗小黑痣,淡粉色的薄唇,看起来有点漫不经心。

林亦然点了点头说:“家里的小孩儿,听说我到这里工作,他有些调皮,见谅了。”

向泽看着旁边的安夏心想:“最近老和小孩犯冲,看来有时间得去趟寺庙了。”

陆河易这才开口介绍道:“这位是林亦然教授,逻辑学方面的专家,上级特意聘请来协助我们的,从现在起,大家就是第一小组的一员,我们要学会配合、培养默契,尽最大的努力办好每个案子。”

苏辞染红了眼眶,这一刻,她仿佛从陆河易身上,看见了她父亲的身影,为人民服务,那怕奉献出生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