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021蛋糕3
  • 追溯Answer
  • 木其eve
  • 1059字
  • 2021-07-22 22:20:42

清风在夜间涌动,耳畔还有夏夜昆虫的叫声,月光下本应是岁月静好,却……又打破了平静。

“呕!”向泽从电梯里出来,直接奔向不远处的垃圾桶。

林亦然和陆河易两人把尸体袋安置好,安夏走到垃圾桶脱下满是鲜血的手套,对向泽说:“弱爆了!”

向泽:“诶,你说什……呕!”

安夏直接后退两步,转身去找苏辞染,“要不我们送你回去?”

苏辞染还有些担心王珂,“没事,我家就在附近,我骑电动车回去就行。”

他们目送王珂离开后,陆河易说:“我们把尸体送到太平间,安夏你明天一早申请尸检。”

“好!”

陆河易把苏辞染和林亦然送到蓝月湾门口,“正好顺路,你们两个先回家,我们三个去弄。”

林亦然和苏辞染下车,往里面走去,路上苏辞染问他:“现场很恐怖?向泽吐成那样。”

一路上,向泽窝在副驾驶上,眼神放空,脸色苍白,手捂着肚子,满脸写着难受。

林亦然说:“死者只是面部被重创,看不清五官了,尸体双手合十,被弄成祈祷的样子,跪坐在门口,一拉开门就可以看见,死者家里被布置成了生日派对的样子。”

苏辞染听完脑海里有了画面,不由得打趣道:“林教授,你还好吗?前面有垃圾桶,我不告诉别人,也不笑话你。”

林亦然摇了摇头,“没那么严重,向泽……只是见得少了。”

“林教授,你这话就没有逻辑了,你一个逻辑学教授,教书育人,说的像见过很多一样。”

林亦然听完苏辞染的话,突然抬头看了看高处说:“见过的不过,但足够了。”

苏辞染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一丝压抑,一丝哽咽,眼底是浓浓的孤寂,就好像……她爸爸出事时,苏妈妈眼里也是这样。

两人走到家门口,互相道了“晚安”。

可她回到家中,一点睡意也没有,她能感觉到林亦然的心里有事,或许他们是一类人,同病相怜,无法从心里感到真正的解脱。

苏辞染喝了一口水,叹着气小声道:“学了心理,也不是无所不能。”

至少她还帮不了自己,也帮不了林亦然,他们都是有心锁的人,在找不到钥匙前,无能为力。

林亦然一觉睡到了早上,他这辈子最讨厌的事,就是睡觉。

向泽查到了死者的身份信息,安夏也申请完准备尸体解剖。

“死者名叫齐妍,今年26岁,是本市一家小型化妆品公司的老板,从她家里找到的身份证,和今天早上公司打来的电话可以基本确认,但由于面部无法识别,已经让检查科DNA比对,确保信息无误。”

陆河易听完向泽的回报,点了点头说:“这点和王珂说的订单信息符合,上面的电话查了吗?”

向泽把电脑给他们看,“订单电话是死者本人的电话,至于订蛋糕的电话,我查到了具体地址,在一个汽车修理厂。”

陆河易想了想说:“很显然,这一次绝对是熟人作案,不管地址真假,我们都必须查,苏辞染和向泽去一趟。”

两人:“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