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灌溉渠案

  • 嘘,凶夜将至
  • 瑶孤
  • 2093字
  • 2021-06-08 16:18:56

白辰希在去上班的路上听到震耳又急促的警鸣声,想着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件;她不是一个爱凑热闹的人,尤其是这种能让警鸣声如此震耳的大事件,她就更不想凑那份热闹了。

刚到公司就觉得气氛不对,平时这个时候大家不是躲在茶水间匆匆吃上几口早餐,就是坐在座位上认真工作,今天居然三两一堆的窃窃私语,显得很不正常。

白辰希陡然听见刘璃嗔怪地说:“我还以为她不是人,是神呢!原来她也是人,也知道累。”

“一年到头每天晚上都要加大班,早上还要提前半个小时到公司,能不累嘛。”有人附和。

郑宇语气淡淡,就像头天晚上没有睡觉似的,“人家其实平时也帮助我们大家不少,如果不是她代表我们全组谈下的那个案子,看看你们的工资还能不能这么高?”

刘璃深深剜了郑宇一眼,“我又没说她不好,只是说了一下她也知道累,看你护短的跟她男朋友似的。”

郑宇瞬间脸红了,目光有些幽怨起来,似有泪意。

白辰希刚刚倒了一杯茶水过来,老板单闵的声音,就掐准时间传入了耳里:“现在都几点了还跟大澡堂似的,一个个都不想干了?如果不想干,那就都给我滚蛋!”

刘璃陡然站起来,说:“顾湘南今天还没来,我们不知道该干什么!”说完迅速又坐了下去。

单闵抬眼看她,目光里竟有寒意;刘璃也不看他,兀自的盯着电脑屏幕。

前台处陡然间听到有人在询问顾湘南,单闵和大家同时倾身看向门口,只见三位身穿警服身姿矫健的男人,已经一脸严肃地站在了他们中间。

“请问,顾湘南是你们公司员工吧!”刘浩腰杆挺的笔直,眼里噙着笑意,却又氤氲着令人丧胆的不明深意。

“是的,请问警察同志,发生什么事了?”单闵俨然一副儒雅的成功人士,眼里的寒意早已不复存在。

“你是这家公司的老板,单闵?”

“是的!”

“我们今天一早接到市民报案,富民路后身的灌溉渠里发现一具女尸;现场发现你们公司顾湘南的工作证。”

刘浩拿出一张工作证,上面赫然写着顾湘南,工作证上面的照片分明那么漂亮生动,怎么就成了一具女尸?

“这怎么可能?她是好员工!”单闵脸上竟有一丝疼痛感。

单闵没想到唯一一次的迟到,居然是丢了性命,顾湘南是那么的优秀懂事还漂亮。

“我们需要你公司全体人员配合调查。”

刘浩从出现时起一直站姿笔直,面色肃然,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大家听到全公司人都要配合调查,气氛立刻压抑起来,一片窸窣。

“安静安静,警察只是来了解情况。”单闵拍了两下手,示意大家安静。

他扫视一圈综合办里的员工们,最后将视线落在了郑宇身上,只落半眼,就转身带着刘浩朝他的办公室走了。

门口留下两位警察守着,谁也不敢再发出声音,只能硬着头皮工作。但是谁也没有真的在工作,各自心怀忐忑,心里都有些莫名骇浪,只能心尖上扎针,等待着单闵回来。

偌大的办公室里面,除了一套偌大的办公桌椅,还有一套真皮沙发,沙发上放着一床散乱的薄被。

刘浩踏入办公室时,一眼就落在这床薄被子上。单闵赶紧卷起被子,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平时工作比较累,备一床小被子在这里休息时盖盖身子。”

刘浩完全忽略他的话,面无表情地坐在卷起的被子旁边,说:“顾湘南是位怎样的女孩子?”

单闵心里腹诽,倒也没有再继续外扯,推了推眼镜若有所思的说:“她工作认真,很有才华,是位好姑娘。”

刘浩目光深沉地盯着他看了会,说:“具体点。”

“她是今年年初刚来的公司,当时我看过她的履历后,了解到她是普通大学毕业,但是为人老实,还勤奋努力。今天是她唯一一次迟到,没想到这姑娘竟然……”单闵低头摘下眼镜,声音竟有些哽咽。

刘浩目光阴沉,“还有呢?”

单闵重新带上眼镜,抬头说:“她家里的条件不好,母亲常年卧床,之前她上学的时候,全家支出就靠她父亲做苦力挣点钱维持;我当初刚得知她家这种情况时,还组织过公司全体人员给她捐款。”

“她接受了你的好意?”刘浩面无波澜的问。

单闵微露讶色,说:“没有!”

刘浩低头记下‘没有’,抬头又问:“顾湘南一直以来工作都特别出色吗?你刚刚说她特别勤奋努力,她是公司管理层吗?”

“是的,她是研发小组组长。”

单闵再次低头摘下眼镜,手在脸上擦拭了一下,像是擦眼角,又像是擦额头,很含糊的一种胡乱擦拭。

刘浩:“你公司是顾湘南大学毕业后任职的第一家公司吗?”

单闵:“不是,是第二家公司。”

刘浩:“也就是说,顾湘南在你同行的其它公司工作过?”

单闵:“是的。”

刘浩:“顾湘南在那家公司干了多久,那家公司对她的评价如何?”

单闵:“努力能吃苦。”

刘浩:“上一家公司也是我们镇的吗?如果是,老板是谁?”

单闵:“是的,老板叫丁远。”

刘浩缓缓起身,走到他身后,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微微靠近他的后脑勺问:“昨天晚上九点三十到十点,你人在哪里?”

单闵心口一颤,顿了片刻,说:“昨天晚上九点三十我在公司,因为最近接触一个新的方案,我想快速打败对手接下这个案子,于是就留在办公室多想了一会,这点全公司人都可以作证。”

“九点四十下班后,我就直接回家了,这一点我妻子可以作证;回家的路上也有很多邻居看到过我,他们都可以为我作证。”

单闵交代的刘浩自然会安排人去核实,站在单闵身后的他沉默了片刻,然后拍拍他的肩膀说:“有丁远的电话吧,帮我联系一下。”

单闵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额头上已经覆上一层细小的汗珠。看了一眼刘浩应了声有,然后拨通了丁远电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