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过生门

浮镜道人拼死将狂秋送入生门的时候,沐锋已经在生门后走了很久。

脚下的通道似乎没有尽头,空间闭塞,沐锋一人都得微微侧着身子前进,幸好还隐约有空气流通。

周围一片安静,沐锋又从戒指里抽出一张照明符咒擦亮,火苗缓慢吞噬符咒的声音分外清晰。

越往前走,脚底的青苔水分便越多。

慢慢地,沐锋一脚踩下,脚底发出一声清脆的“啪”声。

是积水。

沐锋停了下来,操控符咒往前探出十米左右,眯眼望去。

橘黄色的火光照耀下,前方地面亮得晃眼。

那是睡眠反射的火光,幽幽晃晃。

等了片刻,积水里并没有任何异样产生,沐锋深吸一口气,抬步继续前进。

积水越来越深,很快没过脚踝,接着便慢慢涨到膝盖,继续到腰部……

等积水没到沐锋胸口的时候,他心想若是前面还不到头,那就只能怪自己长得太矮了。

幸好,等沐锋继续往前,喝了几口发臭的污水之后,耳边忽然传来流水声,且身体感受到四周的水流开始缓缓流动起来,带着他朝某处流去。

隐约间,前方甚至有一点光亮,像是极黑夜幕上唯一的一颗星。

沐锋已经濒临极点的心态豁然明朗,调动起体内所剩不多的灵气,铆足劲朝光点游去。

其实也用不了什么劲,因为游了没几下后似乎遭遇到了下坡,水流骤然湍急,沐锋整个人失去中心,滴溜溜跟着水流便朝向涌去。

“哗哗哗”

“唰”

包裹在湍流中的沐锋忽然觉得四周所有的水失去承载物朝下奔流,心神一凝,提起最后一丝灵力破开水流,径自朝前方冲出。

跃出水面,回首望去,身下竟然是一道深邃的断崖,形成了一道浊水瀑布,朝断崖下倾泻。

若是他反应再慢些,落入断崖底部,绝对有死无生。

前方,大概隔了十米左右的距离,就着照明符咒最后一丝光亮,他看到一处干燥的洞穴。

奋力一扑,整个人缩成球在地面翻滚卸去力道,空中照明符咒恰巧熄灭。

眼前再次陷入漆黑,耳边只有轰鸣的瀑布声。

凝眸朝前望去,黑暗中,先前的那颗光点已经不远。

……

沐锋没有急着去往出口,虽说这生门之后看起来确实没有太大危险,但他现在自身也几乎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为了避免前方出现任何情况,他都先得把自身状态给恢复过来。

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擦亮一张照明符咒升空,沐锋走到悬崖前,看向十多米开外的那条浑浊瀑布。

如果狂秋和浮镜道人能走进生门,他们能穿过那几乎充斥整条通道的积水吗?白瑶又会让他们顺利通过吗?

浮镜道人动用不了灵力,几乎和凡人无异,狂秋虽然应该还剩一点灵力,但她双手经脉被封,还能发挥多少实力,更重要的是,她是女孩,比较矮……

沐锋眯了眯眼,心意已决。

意识逐渐上升,浩渺安静的白雾空间忽然震颤起来,云雾中像是藏了一头神龙在苏醒,整片云雾轰隆隆翻滚作响。

沐锋伸出右手,显示丝丝缕缕,紧接着整条手臂都被白雾包裹,压缩到极致的浓郁灵气在他掌心缓缓凝聚成一颗光球。

手臂上经脉爆鼓,以沐锋这副身体几乎都到了此刻能够容纳的极限。

胀痛难忍。

“破!”

挥手,光球越过十多米的距离,轻飘飘碰在轰鸣的瀑布上。

“轰隆隆!”

一时间,这片地底空间剧烈晃动起来,瀑布上炸开一个深坑,无尽水流四下狂溅,噼里啪啦拍了沐锋一脸。

光球的光经过正道瀑布的反射,映照得整道瀑布从上往下像是一条巨大的黄布毛巾。

最终,光球穿过瀑布落在崖壁上。

“砰!”

“轰!”

崖壁剧颤,无法量计的庞大水流顷刻间塌陷,水中仿佛有远古巨兽在怒吼咆哮着,朝深不见底的悬崖下奔泻。

沐锋有些惊讶,看这效果,估摸他这一招能有筑基巅峰修士的威力,一下砸死那个什么白瑶不成问题。

“可惜,没法在人前使用……”

一击得手,沐锋揉了揉生疼的右臂,转身朝洞穴内走去。

身后,崖壁开始崩塌,轰鸣声一阵盖过一阵。

“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塌方也不看。”

沐锋嘀咕着,闭上双眸,开始借由白雾空间中的灵气恢复己身。

……

狂秋正在漆黑的通道里走着。

沐锋以为她会到积水足够高的地方才会遇到麻烦,但显然他还是不够了解女人。

狂秋踩着积水没走多远就停了下来。

她看着面前那道逼仄到大概只有四五十厘米宽的狭窄走道,低头看了看胸口,皱起眉头。

“我最后没逃出去的原因竟然是这个?”狂秋叹了口气,咧了咧嘴角,“笑死老娘了。”

片刻后,狭窄的通道里亮起两道白光。

乳白色的飞刀飞舞盘旋,通道一侧的墙壁上,约莫狂秋胸口高度的位置,石屑翻飞。

慢慢地,墙壁上出现了一个石榴大小的凹陷。

狂秋收刀,侧过身子,昂首挺胸靠近对比了一下。

放不进去。

少女翻了翻白眼,下嘴唇盖过上嘴唇,没好气朝上吹了口气,吹动额前刘海。

她重新退了回来,继续操刀碎石。

一阵“嚓嚓嚓”之后。

石榴大小的凹陷变成了圆形香瓜大小。

狂秋又靠近比划了一下。

“啊啊啊!”狂秋咬着唇疯狂甩头,短发粘得满脸都是,凌乱的发丝后的眼睛里满是郁闷。

“再来!”

“嚓嚓嚓……”

……

沐锋从冥想中睁开双眼。

退出冥想前他特地去剑窟山看了一眼,奥特仍然在睡觉,刚开始冥想的时候这货也在睡觉。

“那我应该没有冥想太长时间……吧?”沐锋有些不确定。

感受了下体内灵力已经大致恢复,精神也得到了休息,他站起来,看向来时的瀑布。

此时崖壁塌方已经停止了,瀑布还在,但看上去似乎离自己要稍微远一些,水流速度也慢了不少,不再像之前那么湍急,至少不会把人冲走。

“通道里的积水应该低了不少吧,怎么还没来?真是,长得矮也是烦恼啊……”

沐锋叹息道。

……

不知过了多久。

“烦死老娘了!”

狂秋暴躁的声音在狭窄的通道里炸开。

她几乎耗尽了自己所剩的所有灵力,终于以双刀开路,侧着身子快走到通道尽头。

水流没在她的胸口。

在她身后,她正对的这面石墙上多了一道凹陷长痕,注满了水,晃晃悠悠。

沐锋站在对面的崖壁上,远远地望过来。

(明天上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