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师姐,好久不见

青天白日,云雾渐开。

一道赤红色的云线自远方而来,转瞬即至,横穿天穹。

像是有神灵在一张淡蓝色的浩大纸张上挥落肆意张狂的一笔。

常有剑鸣起。

隐有仙人来。

“嗖”

赤红色云线进入天琅大阵范围之内,大阵应声而开,云线定格在整座天琅剑庄上空,化作一道人影。

天琅剑庄的剑修在整座神启大陆上都名声赫赫,这其中除去他们极强的实力外,最出名的便是他们自忖高人一等,为人处事极其爱惜妆容面子。

简单来说,偶像包袱极重。

但此刻这些在外界恨不得把鼻孔朝天的上万剑修,齐刷刷望着天空中那道人影,目光里流露出或畏惧或疯狂,或崇拜或痴迷的目光,哪里有半点在外的模样?

天空中,高挑的身影凌空而立,双手背负,一身热烈红色长裙勾勒出她惊心动魄的弧度,腰间用一根简单的黑色丝带束腰,仿佛盘着一条细长的黑蛇。肤色如脂似雪,锁骨清晰可见,眉心点着一颗血痣,长发没有束起,而是如男子般在风中肆意飞扬,绝美的脸庞上表情没有任何一丝温度。

极热的火焰中诞生的竟是一块玄冰。

裙摆飘扬间,两截莲藕似的小腿时隐时现,令得不少男弟子心潮翻滚,呼吸急促,紧接着被身旁师长连连低声呵斥。

她站在那,就像是一朵染血的云,纯洁与野性并存,优雅与妖异同生。

她的目光缓缓扫过剑庄。

目光如剑意横扫,上万剑修齐齐低头,口中恭敬喊道:“恭迎庄主回庄。”

天琅山脉中百兽低吼,如同朝圣。

天琅剑庄现任庄主,江星明。

原来是位极美的女仙人。

……

“吼!”

便在江星明刚刚回到庄内的同一时间,剑窟山传来一声沉闷的兽吼。

众弟子听得清楚,这是剑守大人的声音,

江星明微微皱起眉头,抬眸看向天琅剑庄七大剑堂中的某一堂。

在江星明极具压迫力的注视下,那座剑堂中飞出一柄裹挟着无数金色文字的仙剑。此剑比起一般飞剑要宽上些许,剑刃呈淡金色,加上周围有无数文字规则包裹,便显得无比威严,且堂堂正正。

一段神念从剑上传出,直接没入江星明心神间。

江星明微微颔首,又回头望了一眼自己归来时的天空,嘴角微微上扬,淡淡说出了回庄后的第一句话。

“别都杀了。”

随后,她不再逗留,朝剑窟山而去。

在她头顶的云层更上方,隐约有某样东西紧紧跟着她,渐渐消失在后山。

江星明去剑窟山明显是为了搞清楚剑守大人这些日子里的异常,可她留下的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不少天琅弟子心中都有同样的疑惑,但下一刻,覆盖了整座天琅剑庄的天琅剑阵忽然示警,所有人心魂相连的飞剑急促颤鸣。

众人心生感应,猛地回头望向天空。

以天琅山脉为界,天空仿佛被分为左右两半,江星明回来的那片天穹,云气仿佛沸腾的水汽一般剧烈汹涌地翻滚,云层从高空层层朝地面砸落,像是一场放大了数倍的雪崩!

仿佛来自远古的鲸歌,从浩大崩溃的云层深处传来!

隐隐有金光乍现,电光风雪,雾霭冰魄,骇人心魂!

“天琅剑庄,欺人太甚!”

浩渺高远的声音夹杂着无尽怒气,从陷入混沌的半边天穹中传出,配合着袅袅高扬的鲸歌,即使有天琅剑阵的过滤,也让一些境界稍弱的弟子面色惨败,气息紊乱。

“嗡~”

先前面见过江星明的宽厚主剑飞至空中,缓缓旋转,无数远古字符律法从剑刃上飞出,没入天琅剑阵之中,剑阵散发出濛濛金光,先前让人呼吸困难的鲸歌瞬间被隔断,听来只不过像是隔壁家放的高音歌曲。

充满正气的声音从主剑上传遍整座天琅剑庄。

“鲲鹏一族来袭,哪一堂愿意迎战?”

……

剑窟山内,沐锋经过再三确认,终于确认了自己十年前捡回来的小土狗奥特成为了天琅剑守。

想到自己身上的遭遇,沐锋在短暂的惊讶后很快想通了此事,感慨了一句“世事无常”后便靠在崖壁上,把奥特搂在怀里,一边撸一边思考起现在的处境。

根据沐锋的推测,自己的穿越应该是由奥特引起的,当时自己埋葬完奥特后见到的白光此时想来也不是错觉。真正机缘巧合发生穿越的是奥特,至于自己……恐怕是奥特穿越时看到自家主人即将猝死,下意识想保护自己吧。

唔,这么说的话,自己真的是重新定义了“狗带穿越”这件事啊!

那自己为什么带着白瓷碗也能说得通了,肯定是这贪吃的狗子在带自己的时候顺爪子捎上的吧!

自己穿越过来占据了已经死去的前任沐锋身体,继承了他的记忆,那么奥特应该也是一样。

换句话说,那位镇守天琅剑庄上万年,一身修为通天彻地的真正的天琅剑守,也已经跟前任沐锋一样,死在这座剑窟山中了吧。

回想起前任沐锋记忆中所提到的天琅剑守大限将至,倒也对得上。

而这些日子时不时吼震山河的天琅剑守,其实已经是自家狗子了。

沐锋想到这,扯了扯眼角,狠狠撸了一把奥特的后背,笑骂道:“都一条老狗了,怎么换了新家还跟十年前一样要叫上好几天?差点没把我吓死……”

奥特被撸得舒服了,干脆翻开肚皮四脚朝天,吐着舌头,喉咙里发出舒坦的咕声,尾巴扫着地面。

不远处,无法动弹的刘天华见到这一幕,双眼一番,彻底昏死过去。

看了刘天华一眼,沐锋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嘴角的笑容缓缓消失。

现在自己和奥特已然重逢,奥特的情况和自己可不一样,天琅剑守上万年的完整修为一丝不落地保留了下来,也就是说,只要沐锋愿意,他就能让奥特带着他横推天琅剑庄,别说刘天华,就是他身后的所谓长老,也绝无可能是奥特的对手。

在沐锋的记忆中,天琅剑庄内唯一可能拦住奥特的人,只有一个。

沐锋脑海里闪过那道高挑的身影,眼神渐渐变得复杂。

“嗒,嗒,嗒”

舒缓却隐隐带有道韵的脚步声传来,沐锋抬起头,看到脑海中的那个人走出来,就站在自己面前。

红裙如云,双眸似海。

沐锋眼神短暂地失神,然后骤然反应过来,浑身汗毛倒竖,撑着墙壁站了起来。

只是这些简单的动作,就湿了整个后背。

奥特也在一瞬间不复之前的欢快,如临大敌般地蹲伏在沐锋脚边,后背微微弓起,獠牙毕露,发出低沉威严的吼声,尾巴低垂绷紧。

强大如它,也从面前这个美得不像真实的女子身上感受到无与伦比的危险!

江星明同样看到了沐锋,感知到了奥特剑守,也感知到了一旁昏死的刘天华。

但她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只在沐锋一个人身上。

那是怎样的目光啊……

原谅沐锋二十几年贫瘠的生命中从没见过这样的目光,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江星明的目光,那目光如深渊一般幽深复杂,吞噬了许许多多看不见摸不着的情绪。

有感动,有温暖,有欣喜,有爱。

也有不甘,有冰冷,有痛苦,有恨。

那些,都是她和沐锋的过往吧。

她是他的师姐。

她是他的杀父仇人。

她是现任天琅剑庄庄主。

沐锋压下心头两种记忆不断翻滚的情绪,深吸一口气,露出一抹微微自嘲的笑容,单手撑着墙壁,微微低头,黑色的刘海发丝割裂视线。

也把过去割裂。

“好久不见啊……师姐。”

PS:终于把江星明的性别写出来了,算是忍了挺久,前面几张甚至很注意没有使用“ta”来指代。不过也不是毫无征兆,刘天华说过江星明把满山绿植换成了红花,爱花的自然是女子,算是一个很朴素的铺垫吧。感觉挺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