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击败郭淳

一抹寒意临面。

郭淳整个人豁然呆住了,彻骨的凉意顷刻间麻痹全身,眼中只剩下那一抹极致如月的寒光。

会死!

退,退,退!

郭淳猛地咬破舌尖,急促的痛感让他在最后关头回过神来,身形急速后退,与此同时右手朝前拍出。

金镯绕着手臂旋转,绽放出一圈一圈的金色光轮,光轮中隐有一声浩大缥缈的龙吟响起,竟有金龙身影浮现,迎着寒光咆哮亢吟!

“砰!”

寒光被忽然间出现的金龙阻挡,使得面色惨白的郭淳看清了它真正的模样。

那寒光竟是一柄刀柄暗红、刀刃却如月牙一般乳白的弯刀,散发着淡白色的清冷光芒,更重要的是这弯刀竟带着一种死亡般的气息,只是看它一眼就让人感到通体冰凉,似乎连心脏的跳动都慢了下来。

郭淳连忙收回目光,顾不得心头震撼连连,咬牙将全身灵力都汇入右手中的金镯上,使得金龙金光越发强盛,渐渐有把弯刀往回推的趋势。

然而便在郭淳以为自己挡住这几乎必杀的一刀时,他的眼神忽然一滞,浑身一僵,随后表情显得有些茫然。

金光黯淡。

一道倩影落在他身旁。

一身劲装,身材姣好,扬起的短发重新披下,盖住少女天鹅般的香颈,甚至有几根拂过他的脸颊。

脸上有些痒。

还有些湿和粘稠。

郭淳眼珠一动,看向身前。

一截手臂落在地上,手臂上还带着只金镯。

腹部,一柄弯刀深深没入大半,鲜血汩汩流出。

“这,这,我,我……”

郭淳终于明白过来,他被人砍了,手也断了。

“噗通”

双膝无力地跪在地上,体内生机开始流逝,郭淳张了张嘴,看了看不远处走过来的沐锋,又看了看身旁的少女,少女右手还握着一柄同样的弯刀,乳白色的刀刃上滴落着鲜血,鲜血竟然一丝一毫都没有沾在刀刃上。

“不,不可能,我,我不想死……”

郭淳“嘭”地一声倒地,眼里充满着无限的恐惧和惊慌,慌乱四顾之下看到先前被自己击倒在地的浮镜道人,眼中忽然流露出一丝希望。

单手并脚,向浮镜道人爬去,眼眶通红,怕得泪流不止。

“师,师兄,救我,救救我,我,我不想死,我是最敬重你的小师弟,你一定会救我的对不对……师兄,救我啊……”

浮镜道人看着自己将死的小师弟,闭上眼,眼角滑落两行痛苦的泪水。

……

沐锋和狂秋对视一眼,狂秋一跃一落,寒光亮起,已是把王启成救了下来。

确认王启成并无大碍,沐锋走到浮镜道人面前,没有理会还在苦苦哀求的郭淳,淡淡地看向浮镜道人。

浮镜道人感受到沐锋的目光,睁开通红的双眼,这位筑基中期的道人初遇时只是个中年男人的模样,然而此刻却仿佛一瞬间苍老了数十年,眼神、神态都像个垂暮的老人。

老人的目光和沐锋轻轻一触便低下头去,口中沙哑道:“今日之事,是我浮镜教导无方,诸位道友……且自行离去吧。”

“啊哈?”狂秋一瞪眼,双手叉腰没好气道,“想杀我们的是你亲师弟,现在人没杀成,一句‘教导无方’就想过关啦?还说什么‘自行离去’,说得好像是你特意放过我们一样!我瞧你这老道有这样一群师弟,绝对也不是什么好人,不如一了百了,趁你病,要你命!”

说着便伸手握向腰间弯刀。

“呜呜呜啊啊!”

“狂秋,住手。”

王启成挣开狂秋的手,瘫坐在浮镜道人身前,张开双臂将老人护在身后,通红的脸上泪痕还没干就又流出焦急害怕的新泪,满眼祈求地看着沐锋和狂秋。

沐锋则握住狂秋的右手拦住她的动作,这女人的战力他刚刚算是见识到了,自己吸引住火力的前提下,高她两个小境界的郭淳都拦不住她的进攻,浮镜道人无法反抗的情况下还真没什么机会。

“喂,你俩男人干啥?要做老好人吗?”狂秋任由沐锋握住她的手臂,昂着头道。

“这事和他没关系,我们刚才在殿外听得很清楚,事实上他跟我们一样也是受害者。”沐锋看向狂秋,说道:“更何况,你在这杀了浮镜道人,是想要启成恨你一辈子么?”

“我……”狂秋眼神左右飘忽,她本来也不想杀浮镜道人,只是刚刚一时顺嘴胡说一气,瞪了一眼脚边的王启成,顺着台阶便下,“行呗行呗,都听你的!不过这小兔崽子可没良心,就算我真杀了他师父那也是保护我们自己,我救了他两次他怎么不记得,却还要恨我?!哪有这样的道理!”

沐锋没再理会狂秋的碎碎念,心知她就是过过嘴瘾罢了。

重新看向浮镜道人,沐锋说道:“你师弟最后一口气留给你处置。启成,我要带走。”

王启成一愣,一会儿看向浮镜道人,一会儿又看向沐锋。

浮镜道人盯着王启成好一会儿,最后眼中最后一抹光似乎也灭了下去,他低低说道:“好。启成的哑穴,会在七日之后解开。”

沐锋点点头,看向王启成。

浮镜道人说道:“启成,从今往后龙回派已经不再存在了,你便跟着易道友吧。”

“师父……”王启成用口型喊道。

王启成心中虽有千般不舍,但也知此情此景没有自己任性的余地,事实上今日早些时候若不是为了维护自己,浮镜道人又怎会把后背留给那几位师叔,从而糟了暗算?

自己继续留在这里,不过是给浮镜道人徒增累赘罢了。

别看王启成胆小自卑天赋差,但他有时候却能做出十分正确的选择。

王启成红着脸,往后退了几步,抹了抹脸上的泪水,重重对着浮镜道人磕下三个响头。

浮镜道人别过脸,闭目不语。

王启成站起来,走到沐锋身边。

“拿着这个!”狂秋伸手将两样事物递到王启成手中。

竟是郭淳双手上的那对金银手镯。

再看那倒地将死的郭淳,腹部伤口狰狞,肠子都洒了一地,左手和断落在地的右手上已经空空如也,眼神涣散,随时可能死去。

沐锋一愣,想起之前绿影散人身上那瓶丹药也是她摸出来的,笑骂道:“你还真是雁过拔毛……”

“嘁,这叫传统艺能,你懂个屁!我又不像你这种大户人家的扈从,主人连符咒灵丹都舍得随便给!”狂秋剐了他一眼,率先朝门口走去。

沐锋耸了耸肩,心想自己的神行符和藏影丹可不是江星明给的。

相反,自己才是那个主人……

如此想着,沐锋伸手拉过王启成,就准备回后山去找江星明一同离去。

郭淳嘴里提到的那两个师兄,应该连江星明的面都看不到吧?

“砰!”

“轰!”

震耳欲聋的响声忽然响起,议事殿紧闭的大门顷刻间炸成虚无!

木屑翻飞!

在沐锋错愕震惊的目光中,狂秋的身影如断线风筝般朝自己坠落而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