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攻!攻!攻!

“什么人?!”

中年道士早已在沐锋破窗的一瞬间反应过来,眼中泪水还在,身子已经像麻花一样一拧一转,舍下浮镜道人,对着眼中那迅速放大的拳头,同样递出一拳。

“砰!”

两只拳头毫无花俏地碰撞在一起,仅一瞬间就炸开无数气流,气流撞击在殿内的朽木材料上,顿时满天木屑飞舞。

中年道士的身形一动不动,沐锋却在撞击下翻空后退出去。

在空中足足翻滚了好几圈,落地依然向后连退数步,最后“嘭”地一声撞在紧闭的大门上才勉强稳住身形。

迅速运转周身灵力,缓解发麻的右臂和后背,沐锋眯起眼,半矮着身子,望向对面的中年道士。

“是你?”排名第五的龙回派五长老郭淳看清沐锋后,微露惊讶,随即瞳孔里浮现出一抹骇人的贪意,揉着拳,笑道,“没想到两位师兄走了场空,你竟然主动送到我手上来了,既然如此,便把你一身灵气都献给我吧!”

“易道友,快走!”郭淳身后,浮镜道人开口,一旁的王启成更是满脸焦急,口中“呜呜呀呀”个不停。

“闭嘴!”郭淳转身一拳砸在浮镜道人胸口,只打得他张口吐出一口鲜血,太师椅登时分裂炸开!

浮镜道人吃了一拳,又没了椅子,整个人像是瘫痪了一样瘫软在地,浑身疼痛抽搐,银发都被染红了。

看到这一幕,沐锋眼眸微微一寒。

浮镜道人必是中了某种暗算导致浑身瘫软,而这郭淳一拳打在筑基中期的浮镜道人身上竟能打出这种效果,此人手上的力量绝对非同小可。

自己才五气境,对方是十二气境巅峰,这中间的差距未免太大了些。

方才对方只是仓促间的一拳都让自己浑身气血翻滚,接下来要是再挨上一拳,不死也得重伤。

不过,好在自己的目的并不是打败他。

“呼……”

沐锋站了起来,深吸一口气,眼神前所未有得凝重,浑身每一寸肌肉都在紧张激动地战栗,胸膛间心脏如战鼓般轰鸣。

右手抚摸着左手食指上的储物戒指,戒圈上反射的月光一闪而逝。

沐锋动了。

他竟然主动朝郭淳攻了过去!

面对实力远超过自己的郭淳,等待对方出手绝对难以抵抗,只有在对方意料之外主动发起狂风暴雨般的强攻,才有可能找到一丝机会。

手指上戒指亮起白光,散开一团迷雾。

迷雾中只闻刀剑破空声!

奥特临行前差点把搜集到的能用的东西全给沐锋带上,先前存放在项链里的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真正的大头,都在这枚戒指里。

“嗖嗖嗖”

刹那间,无数柄密密麻麻的飞刀泛着森白的寒光,朝郭淳扑面而去。

“哼,雕虫小技。”

郭淳眼神微微讶异之后重新变得不屑,只单单前伸出一只左手,右手背负于身后,说道:“就让你看看你和我之间的差距有多大,省得再做些无用的挣扎。”

郭淳的双手上各有一只手镯,左手上的如银似锡,此时随着他手掌划过,银镯细微晃动起来,引得空间荡起一圈透明的涟漪。

铺天盖地的飞刀甫一进入涟漪,便像是陷入一片沼泽之中,速度陡然减弱,然后“丁零当啷”地坠落在郭淳身前。

不一会儿,他脚边便堆砌了一座飞刀小山,金属坠落声不绝于耳。

忽然,郭淳眼神一狠,手里动作不停,抬脚倒踢回一柄脚边飞刀。

“嗖!”

飞刀以比来时更快更疾的速度倒射出去,转眼没入那一片迷雾之中。

然而郭淳想象中的惨叫并没有发生,那飞刀直直穿过整片迷雾,钉在议事殿紧闭的木门上,发出“咄”的一声闷响,刀尾急速颤动。

人不见了!

沐锋去了哪里?

郭淳眉头微皱,忽有所感,抬头望向房梁。

不知何时,沐锋像蜘蛛一样头下脚上倒垂在房顶,双脚脚踝处各贴着一张隐有清风环绕的淡青色符咒。

“唰!”

他的身影又动了,仅一瞬就从房梁上出现在郭淳眼前!

快到几乎在空间留下残影!

拳上灵力涌动,已是朝郭淳脸颊狠狠轰了过去。

郭淳脸色骤变!

好快,连郭淳都几乎看不清沐锋的动作!

这怎么可能?五气境怎么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

“砰!”

沐锋这一拳,结结实实打在了郭淳脸上,猝不及防之下郭淳整个人“噔噔噔”倒退出去数步,上半身后仰,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

一双眸子里燃烧起疯狂的怒火,正欲抬手击杀沐锋,却发现又找不到沐锋的身影了。

郭淳伸手摸了摸左侧脸颊,一片火辣辣得疼,连带着半边牙床都发肿。

张口啐出一口浊血,郭淳浑身气势狂涌,眼神四处环顾,口中爆喝道:“给我滚出来!”

“求我出来?做好挨揍的准备了么?”

沐锋平静略带一丝揶揄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郭淳只觉背后一凉,想都不想便是一掌朝身后拍出。

却拍了个空。

紧接着一股凉意从脊椎骨急速涌起!

余光中一抹寒光亮起。

郭淳浑身发寒,左手上银镯急速颤动,周身忽的亮起一道银色薄光。

“呲呲”

飞刀和屏障摩擦的声音响起,郭淳猛地扭头,看到沐锋手持一柄飞刀一步步退后。

他的身影肉眼可见地缓缓消失不见,眼神冷静,嘴角似乎带着一丝遗憾。

“可惜……”

沐锋再次隐匿身影。

没等郭淳缓过一口气,空中陡然再次亮起森白的寒光!

沐锋如鬼影魅灵一般,随时可能出现在郭淳前后左右任意一处,也不说话,持刀便砍。

围着郭淳疯狂砍杀!

一瞬间,郭淳周身几乎同时响起无数道刀剑斩在屏障上的声音,明亮的剑光在月光下如跳动的水滴。

这是极致的快攻。

不惜急速消耗体内的灵力,从而施展出的狂风骤雨般的进攻。

但问题在于,沐锋终究只有五气境,即便是这种凌厉的进攻下,郭淳周身的银色屏障也没有丝毫破损的迹象,堪称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防御。

那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郭淳经过一开始的大意已经慢慢反应过来,脸上不再像之前那样暴怒,取而代之的是如阴雨天般的阴沉。

他依然无法准确捕捉到沐锋的身影,但无所谓了,他抬起右手,手臂上金色的手镯滑至手肘,亮起微弱的金光。

“你这样的攻击来再多次,也伤不了我。准备受死吧!”

沐锋没有回答,依旧挥舞刀刃,斩出一道又一道的寒光。

这些寒光落在屏障上,毫不意外地碎裂开来。

但就在郭淳缓缓狰狞的目光中。

一道和其他寒光看起来没什么不同的寒光,以和其他寒光一模一样的姿势落在屏障上。

“啪”

屏障如白纸般崩碎开来。

碎裂的样子也和其他寒光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