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山上也是山下

月色下,一座看上去颇具年代感的木质殿堂坐落在树丛掩映间,紧闭的大门前一左一右立着两尊石雕。石雕不是寻常所见的镇宅石狮,而是两条似龙非龙的蛇形生物,盘旋在中央的石座上。两侧的窗户内,透出昏暗摇曳的烛光。

联想到之前见到的此地地势,沐锋头皮微微发麻。

“嘘,来这边。”

狂秋伸手握住沐锋的胳膊,猫腰带着他往议事殿侧面而去。

沐锋的小臂被狂秋握住,顿时只觉得一阵凉意从对方柔软的五指上传来,瞬间便覆盖住全身。

刚欲挣脱,却见狂秋正回头张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瞪着自己:“别乱动!”

沐锋看向狂秋,忽然意识到若不是自己亲眼看到她就站在自己面前,竟压根无法发觉她的存在!

再看狂秋的身体表面,似乎覆盖着一层极薄吸光的黯淡光华,像是一面黑色纱布,正从狂秋的手掌蔓延到自己身上。

有了这层黑纱,他竟然完全察觉不到狂秋身上的灵气波动!

看样子是某种隐蔽气息的功法。

任由狂秋抓着自己的胳膊,沐锋二人在议事殿的侧窗下停了下来。

窗户还留着一条手指粗细的缝隙,隐约能看到殿内的情形。

议事殿内的摆设十分朴素,四根撑天柱定住四方,其上的金漆早已剥落大半,就连里面的原木上都裂着不少缝隙。上首一张木椅,木椅后挂着龙回派祖师的画像,两侧各有两张木椅,除此之外就只有堂前墙上的烛火装置,堪称寒酸至极。

此时在上首那张太师椅上,白天见过的浮镜道人正面色含怒地坐在上面,双手搁在扶手上,眉头紧蹙,双唇抿得很紧,呼吸间散发着十分不悦的气息。

沐锋心头一惊,浮镜道人可是筑基中期的强者,狂秋距离筑基还有一段距离,这隐藏行迹的功法会不会被发现?

沐锋刚准备提醒狂秋,却见狂秋对自己摇了摇头,昂头用鼻间指了指屋内某个方向。

沐锋见狂秋并无担忧,心中有些惊讶这功法的玄妙,一边顺着狂秋所指的方向看过去,瞳孔瞬间微微一眯。

王启成果然在议事殿里,不仅在,而且就在大殿里向西的那根撑天柱旁,正被五花大绑地绑在柱子上,满脸惊慌地奋力挣扎,张嘴说着什么,却没有声音传出来。

哑了?

沐锋眼神彻底冷了下去,等看到王启成除了说不出话来外全身并无伤口,脸色才稍稍缓和。

目光再次扫过殿内,除了浮镜道人和王启成外,这殿内里竟然还有一人。

那是名和浮镜道人年纪相差仿佛的中年男人,浓眉方脸,颚下留着一撮修剪得极为整齐的山羊胡,身材中等,微黑的脸庞同样透着一份营养不良的感觉,翘着二郎腿,伸手取过一旁桌上的茶杯,杯盖和杯沿轻轻来回刮过三次,眯眼呷了一口。

双手手臂上衣袖滑落,露出一金一银两只手镯。

中年男人喝下一口茶,嘴里发出一声满足的感慨声,回头看了一眼正对自己怒目而视的浮镜道人,脸上微微一笑,道:“我说掌门师兄,不用拿这种眼神瞧我吧?那三个外人死就死了,为何掌门师兄要如此袒护他们?”

浮镜道人眼角抖了抖,眼中怒意更甚,奇怪的是姿势却一动不动,只是瞪住中年男人怒斥道:“胡闹!那三位道友对启成有恩,便是对我龙回派有恩,你们怎能行此恩将仇报之事?!快去把华师弟和严师弟二人叫回来!”

被捆在柱子上的王启成闻言急得是满头大汗,对着座椅上的中年男人疯狂点头。他身上的绳子绑得很紧,挣扎之下皮肤之上已经浮现青紫色的勒痕。

“晚了。掌门师兄你也知道我这个五师弟距离筑基还剩一步之遥,哪里追得上两位师兄?”中年男人眼神里闪过一丝阴冷,随即又浮现浓郁的贪婪和激动之色,伸出右手在眼前猛地紧握,像是握住了什么极为重要的东西,恶狠狠道,“那三人气血如此饱满健康,虽都是炼气境,但身上绝对带有不少灵石,甚至还有重宝!有了这些灵石,师弟我踏入筑基指日可待!”

“师兄啊……”他一点点转过头斜瞥着上首的浮镜道人,瞳孔中血红一片,尽是疯狂,“你我相识百年,怎么就不愿意帮师弟一把!?”

似乎是被男人瞳孔中的疯狂惊到了,浮镜道人面色一滞,额前渗汗,嘴唇翕动,半晌后才痛心疾首道:“你们……都忘了师父的教诲了么?你们这样,是要把这龙回山也变成和那黄土坝一样么?龙回派弟子的尊严和道心都去哪了,醒醒吧……”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王启成眼前一花,随即瞳孔豁然睁大。

中年男人出现在浮镜道人面前,一把扼住了他的喉咙,将他没来得及说完的话生生掐灭在嗓子里。

王启成不顾一切地奋力挣扎起来,皮肉裂开,鲜血染红麻绳。

“咳咳……五师弟,你……咳咳……”浮镜道人眼白放大,面色涨红,青筋爆露,喉咙里只发得出沙哑不清的声音,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即便情形如此危急,他的双手仍然搭在扶手上,浑身不得动弹。

“掌门师兄,今时早已不同往日,该醒醒的人是你!”中年道士面色疯狂,山子胡乱颤,目光里只有无尽的凶意在翻滚,“明明我龙回派在这附近实力最强,师兄你却偏偏不愿去争夺其他门派资源,说什么‘我辈修士修道不可修心,心不可乱’,我呸,没灵气没灵石我拿什么修行?山里的灵气已经不够了,弟子们下山的下场你都看不到吗?!”

“呵呵……”深吸一口气,中年道士面色稍稍缓和一些,继而摇头失笑,手中力道减弱了些,“师兄你清高你善良,没问题,那你不去争就是了,但也别拦着师弟我们啊……师兄你知道的,我已经在炼气巅峰呆了整整二十年,我真的,真的做梦都想成功筑基……就一次,就这一次,师兄你就原谅我们吧……”

“只要这次杀了那三人让我进入筑基境界,往后你我还是相识百年的顶好师兄弟,我保证,保证以后什么都听师兄你的……”

话到最后,中年道士再次抬起的脸庞上竟然泪流满面,眼神里既有疯狂又有歉意。

“师弟,你……”浮镜道人张了张嘴,脑海中回想起自己等人从第一天修道到最后到成为一派高层所经历过的种种,心中不免生出一丝心软。

“砰!”

然而便在这时,议事殿的东面侧窗忽然炸开,一道人影带着凌厉的拳意已经轰了过来!

“不麻烦上门,爷自己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