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学学剑诀

回到派中,三人被安排在了后山头三间相邻的客房中。

王启成跟着浮镜道人去办理一些重新入门的流程手续,沐锋三人则是简单用过晚膳后各回各屋。

盘膝坐在屋内的床榻上,月色透过窗户洒落屋内,落在沐锋的脸上,光暗各半。

沐锋从修行中睁开眼,周身两道天狼气旋盘旋飞舞着重新没入体内,眼中兽瞳缓缓恢复正常,张口吐出一口浊气。

《食月》修复根基是个水磨功夫,一日也不能懈怠,否则他本身修为的增进速度便会被灵气散溢大大拖累。

山上的灵气浓度比起黄土坝上确实要浓郁不少,但比起天琅剑庄还是天壤之别,更别提开了挂的剑守山洞了。

心念一动,沐锋意识上升,眨眼便来到了白雾空间。

从之前搭建好的书墙之上取下《血长河》,沐锋犹豫片刻,翻开了破旧的封皮。

最近两次战斗,不管是和绿影散人交手还是面对蜂拥而上的修士群,虽然最后都是他取得了胜利,但也暴露出了很严重的一个问题。

他缺乏有效对敌的攻伐手段。

《云中吐息决》虽然是顶尖的吐息内功,但本身并不具有杀伤力,这使得沐锋这两次战斗都只能靠着灵气本身去肉搏,压根就不像个修士,反而更像个武夫。

就算是绿影散人,还会一招“控树”和“御蛇”呢。

不过这并不能怪沐锋,在天琅剑庄里,未能登堂入室的外门剑徒除了《初剑》之外是无法学到其他剑诀的,这里面除了有考核选拔的意思外,更重要的,是天琅剑庄的剑诀修行要求都较高,配套的内功心法没修到一定程度之前修行剑诀可能会事倍功半,甚至限制以后的成就。

沐锋虽然依靠前身的记忆并不缺少剑诀,《云中剑诀》就在他脑中,但他现在的修为太低,急于求成的话对以后的成长只有弊端。

更何况这次出门江星明显然还不想暴露天琅剑庄的身份,沐锋就是想用《初剑》里的招式都不行。

思来想去,自己眼下只剩《血长河》这一个选择。

《血长河》虽然品质上不输天琅剑诀,但由于它需要修炼者以鲜血滋养,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对心法境界的要求,从炼气境开始修行完全没有影响。

白雾空间上,沐锋盘膝坐在云雾之中,《血长河》漂浮于身前,一页一页翻动。

沐锋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柄奥特给他准备的长剑,这柄淡蓝色的长剑并没有任何特殊之处,只是一柄入不了阶的飞剑,唯一的优点就是还算比较锋利,因此之前沐锋并没有把它取出来对敌,而且剑身上没有天琅剑庄的标记,不会暴露身份。

按照《血长河》上的指引,沐锋在十指上各切开一个口子滴落一滴精血到长剑上,然后右手胼指顶在心肺,面色一红,张口吐出一口心尖血。

脸色瞬间苍白下去。

但他顾不得休养,立刻闭目按照《血长河》的灵气运转方向开始修行。

甫一修行,沐锋便觉得体内血气翻滚,好不难受,这是首次修行《血长河》的正常现象,《血长河》本就要修行者能够调动自己体内的每一丝血气,与飞剑相连,以血养剑,成就血河剑意。

渐渐的,沐锋身体表面血管鼓起,皮肤透出不健康的红色,那是血液充斥每一根血管的表现。

青筋一鼓一缩。

紧闭的双目间,隐隐有血红色的血气渗出,像是两根眉毛般飘荡在空中。

身前沾满精血的蓝色飞剑,忽然一点一点亮起光芒来。

……

不知过了多久,整片白雾空间里的白雾忽然震荡起来,层层叠叠,朝沐锋涌去。

白雾没入沐锋身体之中,使得沐锋原本略有些颤抖的身体重新平静下来,惨白无色的脸庞也多了一抹血色。

他忽然睁开眼,不可置信地望向身旁的白雾。

“这白雾竟然还能辅助我修行……凝练血气的速度至少增加了一倍!”

沐锋眼中惊喜连连,白雾入体,不仅加快了他的修行速度,更似乎能让他的精神位格都获得提升,一些功法上原本有些晦涩难懂的地方眨眼间便勘破领悟。

而且别忘了,在剑守山洞里的时候沐锋就上传了部分灵气到白雾空间,此刻这些被存储复制了的灵气尽数环绕在沐锋身旁,任其使用!

修行速度猛增数倍!

沐锋收敛心神,重新专心修行。

……

淡蓝色飞剑上的精血已经完全被飞剑吸收的时候,沐锋再次睁开双眼。

眼中血光如剑,身前飞剑蝉鸣旋转,剑身竟在旋转中由淡蓝色转向红色。

“去!”

沐锋伸手一指。

飞剑嗡鸣,破雾而去,带起一蓬血气,腥风扑面。

停在五米之外。

“看来,五米是我现在的极限了。”沐锋召回飞剑,暗暗想到。

别看只有五米,要知道沐锋现在才是炼气五层,剑庄里一些登堂入室迈入筑基境的弟子第一次修行剑诀时驭剑才只有一两米的距离!

虎爷炼气九层,苦修数十年,不才刚刚学会《初剑》里的点寒芒?且出剑距离也才十几米。

沐锋若是没有前身对剑的深刻感悟,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一夜时间,勉强算是《血长河》入了门。

接下来只需要继续熟练修行即可,再踏入下一层之前都不再需要鲜血滋养。

“聂鸿飞真是把这剑诀练到姥姥家去了……”

沐锋摇摇头,起身。

他现在身体有些虚弱,需要睡会儿补点血。

然而就在这时,他忽然有所感应。

皱了皱眉,抬头看向一直悬浮在半空中的龙凤画卷。

画卷上目前只有剑窟山一处地标,其他地方全都被白雾笼罩着。

此时此刻象征着剑窟山的黑色三角,忽然亮了一下。

“山里出事了?奥特和北冥还在山里。”

沐锋想了想,伸手隔空虚点在黑色三角上。

眼中云雾扑面,下一刻他已经站在苍穹之上,剑窟山就在自己身下。

他举目看向剑窟山山脚,瞳孔微微一缩。

那是……剑律严律己?

他为什么会突然来剑窟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