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西山客

虽然很少见,但“狂”确实是一个姓氏。

沐锋不由自主又看了眼前女子一眼,看着她那双手叉腰、轻咬朱唇的嚣张样子,还有那胸前斤两。

嗯,确实够“狂”!

“恩……恩公!”

又听一声喘着粗气、却无比惊喜的声音从密林中传来,就见王启成拨开灌木从林子里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调整身子摆正左右肩上两只厚重行礼包袱,冲到沐锋面前来不及说出一句话,双手撑着膝盖弯着腰大口喘气。

肩头包袱顺着手臂滑落,眼见一左一右就要掉落在地,又被他眼疾手快抄住。

“哎呀你跑那么急做什么?我不说了让你别动,等我回去找你么?”狂秋弯腰拍了拍王启成的背,另一只手背划过他的脸颊,“出那么多汗可不香了呀!一会儿要重新洗澡哟!”

“你你你放开我!”王启成登时满脸通红,即使现在是黑夜都能看到这小子一身的鸡皮疙瘩,拎着包袱就跳了出去,干脆躲到了沐锋身后。

“喂喂,小相公你怎么没良心的呀?要不是最后我出钱安葬了你老爹,你现在还不知道跪在哪家店门口求爹爹告奶奶呢!”狂秋剑庄双手环胸,不满地撅起嘴,没好气道,“某些人倒好,不过出手打了一拳,啥后事也不管,就被人‘恩公恩公’的叫,也不害臊的嘛!哼!”

王启成本就脸皮薄,被她说得满脸通红,又偏偏找不到话反驳。

“行了行了,人不是帮你背了一路行礼了么?”沐锋叹了口气,揉着眉心道,“而且要不是你这不知廉耻的性子,能把人吓成这样?”

“哇!好你个‘一般般脸’啊,谁不知廉耻了?再说了老娘要脸有脸,要身段有身段,魅力无穷!不像某人,长那么丑还好意思学人家贵公子耍风流,这才是真的不知廉耻!”狂秋气得腰间双刀发颤,酒葫芦也乱颤,破口大骂。

“我靠忍不了了,再说老子一般般脸别怪我翻脸啊,小心老子帅死你啊!”

“就你,还帅死老娘?真是可笑至极!”

“不许你说恩公坏话!”

“天亮了。”

眼见三人就要掐到一起,江星明淡漠的声音忽然传来。

仿佛碰巧一般,她话音刚落,东方天际便露出第一道白光。

幽暗的树林里清风拂过,隐约带来树木伸展、动物苏醒的声音,视线逐渐明朗。

不知不觉间,这一夜竟要过去了。

……

“有死人!”王启成修为最低,直等到视线清晰后才看到众人旁边还躺着具尸体,不远处更是有头巨蟒被大树活活压死,看得他本就白净的脸庞越发苍白,不住地咽着唾沫,却又偏偏不想让沐锋以为他胆小,死死攥着拳头,短短三个字一个发颤两个强作镇定。

“大惊小怪,那是刚被你恩公打死的。”狂秋大大咧咧靠在一旁的树墩上,揭开酒葫芦盖子,“咕咚咕咚”灌了一大口,“爽!放心啦,那是个坏的不能再坏的坏人,死了也是为民除害。”

“坏人?”王启成脑子糊糊的,下意识重复道。

江星明抬眸看向狂秋,狂秋到的时候绿影散人已经被沐锋斩杀了,她应该并不清楚事情的原委,是凭什么判断的正邪?

莫非她有什么特殊法门?

“嘁,长那么丑,一看就是坏人里的坏人。”狂秋又喝了一口酒,骂骂咧咧的。

江星明沉默地重新闭上眼。

却听狂秋又说一句:“更何况,这家伙还是个‘西山客’!”

“西山客?”王启成仿佛变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复读机,浑然没有察觉他所说的这三个字代表着什么。

沐锋也微微一愣,这个称呼对他来说也有些陌生,不过很快便从记忆里找到了相关信息。

所谓西山客,和藏剑徒一样是一群人的统称,所有的西山客都隶属于一个叫做“进西山”的神秘暗杀组织。

没有人知道这个组织从什么时候开始成立,也没人知道这个组织里有哪些人,下到山野散修,上至四宗长老,背地里都有可能是“进西山”的一员!

就连天琅剑庄历史上,也有人甘愿堕落当过西山客。

由于不知道其中的成员,自然也无从知晓进西山的组织架构、总舵分堂,即使是神启大陆第一情报网“天公”也少有进西山的资料,且相应资料的价格都十分得高昂。

因此,进西山便成了神启大陆第一暗杀组织,正邪两道都想要将其连根拔起,却往往难尽如人意。

江星明的目光已经再次落在狂秋身上。

虽然绿影散人修为不过六气境,但只要他自己不说,除非江星明暴力搜寻他的识海,否则也不可能知道他是西山客。

相传只有你死在西山客手里的时候你才会知道到底身边的谁是西山客,那么这名叫狂秋的女子是怎么认出绿影散人就是西山客的?

江星明很想知道这一点,但她现在的人设是深闺清冷大小姐,十指不沾阳春水,在外任何事首先都由她的扈从负责。

于是她淡淡看向扈从,投过去一个眼神。

沐锋看到了,眼角一跳。

擦,我为什么秒懂她的意思啊?

沐锋心里暗骂,嘴上却对狂秋颇为不屑地道:“啥就西山客了?你凭什么肯定?”

狂秋撇撇嘴,嫌弃地瞪了沐锋一眼,道:“嘁,说出来怕吓死你,老娘几年前和这丑八怪交过手,差点死在他手里,我能不知道?”

“进西山的人要杀你?”沐锋越发觉得狂秋不简单起来,眼神上下左右三百六十度打量狂秋,“我也没看出来你有哪里特殊啊,莫非发育太好也会上被暗杀名单?”

“找死啊你!”狂秋抓起手边一把石子就朝沐锋甩去,侧过脸灌了口酒,哼哼道,“看不出来是你瞎,老娘魅力大着呢!”

沐锋闪身避开,狂秋塞好酒葫芦站了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尘土,继续道:“不过嘛后来这家伙就不够老娘我打的了,所以我嫌他太丑不想脏了手,没想到最后竟然死在你这个一般般脸手里了,倒也没委屈他。”

沐锋:“我总觉得你句句都在骂我。什么特么地叫做‘倒也没委屈他’?”

“自信点,把‘总觉得’去掉。”狂秋眯着眼眸,一手搭在前额上,就着晨光向南望去,回头问道,“所以,你们也是要去南边那个秘境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