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密林突破

“剑庄向南三千里,凡世间的楚氏王朝境内有一片湖泊名为落梦泊,占地十五万公顷左右,终年有薄雾笼罩。”

“湖泊虽大,却并无灵气产生,遂周边大多是些凡人临泽而居,靠捕鱼为业。”

“不过根据剑庄情报,有人捕到成了精的鲫鱼,怀疑湖中有所异变,可能会有灵气产生。”

“这种时候还有新灵气涌出,必须要去搞清楚。”

一路上,沐锋从江星明口中慢慢得知了此行的一些目的。

从苏子镇离开后,二人便一路向南。走之前沐锋找海月楼的掌柜的说了几句话,大掌柜又把郑氏兄弟叫了回来,毕竟这两兄弟也只是拿工钱办事,并不算恶人。

江星明并没有驭剑疾驰,而是隔两三天就会在一座城镇停留,吃一顿火锅,留宿一晚。

沐锋则会在逗留的时候离开客栈,在或大或小的城镇里转转,看看风土,谈谈人情。

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越发深刻起来。

神启大陆上的风土人情大致和华夏古代相仿,但由于修行者的存在,又有许多不同,一些明显超出古代社会生产力的工具和机器依靠着灵气的支撑以一种另类的方式被生产出来,同样涉及到了普通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中。

之前海月楼采用的降温装置便是最常见的一种。

只不过海月楼是直接在整座楼内布置结界阵法,再用灵气循环驱动,而沐锋一路上更常见的是将调温阵法刻入一只匣子里,匣盒上附有开关,有灵气的话便能撑开结界。这些匣子里的结界阵法不论是范围还是品阶都要远远逊于海月楼的规格,再加上如今灵气溃败,灵石价格飙升,用得起这降温匣的越来越少,不少匣子都只能在角落里积灰。

除此之外还有类似于冰箱的冷冻匣,类似于留声机、放映机的留声石、循影石,曾经取代上层马车的灵力马车……如今价格越发高昂,几乎无人能用得起,沐锋之所以能看到,还是江星明从储物戒指中掏出来给他看的。

哦,江星明的那枚储物戒指,和她给沐锋的显然是一对。

这一夜,距离落梦泊还有不到两百里的路程,二人在一片密林中过夜。

密林中大多是高过十米的大树,以及些许树墩。

夜已深,江星明挥手控制林间树木搭了顶小屋,入屋睡了,沐锋留了个篝火,挑棵枝繁叶茂的大树爬上树梢,盘膝坐在粗大的树枝上。

抬头,透过密密层层的树叶,星辰铺满苍穹。

江星明所在位置的高空,有一颗星星忽闪忽灭。

沐锋现在知道,那颗星星是云中剑。

收回目光,沐锋深吸一口气闭目,渐渐,嘴角两侧显露凶意,眉宇间妖气盘旋,周身涌出两条黑色气旋。

这些黑色气旋绕着沐锋而转,触碰到垂落的星光,星光连一丝一毫都没能反射出来。

尽数被黑色气旋吞噬。

沐锋掐指放在双膝上的双手手背上,隐约生出黑色的毛发,阴影渐深。

不论是在客栈还是野外,沐锋这大半个月白天赶路,晚上也从未落下过修行。起初还试图避开江星明,但后来发现这根本不可能,江星明只看了他一眼便知道他不仅在重练《云中吐息诀》,更是得到了天琅剑守《食月》的真传。

除了脑海中的白雾空间,沐锋觉得自己在这个女人面前没有一丁点的秘密。

于是他干脆放开了,就当着江星明的面修行吐息。

临时搭建的木屋内,一缕星芒从窗户射入,落在闭目养神的江星明侧脸上,衬托得她越发圣洁出尘,美丽不可方物。

她轻轻睁开眼,透过窗户看向沐锋所在的位置。

“看来,要突破了。”

……

沐锋体内,两截天狼气旋行过九个周天,二十条大经脉上像是罩了一层黑丝袜一样,其内流淌的灵气隐隐闪着灵光。

《食月》对修复大道根基确实有用,只不过这外界的灵气浓度比起剑守山洞里实在差的太多,这么多天下来才凝聚出第二条天狼气旋。

但即便如此,两条天狼气旋同时运转之下,他体内的伤势又稍微好上了一些。

灵气流逝的比例进一步缩小,体内便能存储更多的灵力。

这一点在沐锋结束《食月》转而运转《云中吐息诀》的时候感觉最为明显,这片山林周边稀薄的灵气几乎都被沐锋吸收了过来,进入体内,向着第五条经脉冲刷而去。

经脉逐渐转亮。

……

“嗯?有人?!”

距离沐锋二人两三里开外的地方,一棵被掏空内里的大树躯壳内,一名身着墨绿色道服、脚底盘着条绿蟒的男子霍然睁开双眸,眼中怒意一闪而逝,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呵呵,敢跟老子抢这片林子的灵气,活腻歪了!”

“砰!”

他面露杀意,从大树躯壳内走出,摸了摸绿蟒光滑略有粘稠的硕大头颅,冷笑一声,没入山林。

被挖空的大树已然衰败,土地呈现毒褐色,树根周围绕着一圈的……人头。

……

江星明走出木屋的时候,绿袍男子一人一走也恰好走出密林。

绿袍男子甫一看到江星明,眼神瞬间一呆,随即流露出本能的贪婪,再紧接着又反应过来,目光里惊惧交加。

什么时候这里多了一间木屋?

这女人又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自己和绿蟒怎么事先完全没有察觉?

很快,见那女人根本不理会自己,绿袍男子便当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子,心中恶念顿生,舔着唇,看着江星明恶声道。

“什么人!?不知道这片林子已经归我绿影散人所有了吗?!”

“敢找事的,都被爷爷杀光躺在爷爷炕头了!”

江星明并不搭理他,只是抬眸看着树梢上沐锋的身影。

沐锋身上第五条经脉已经点亮大半,但还需要一段时间,若这时被人打断,轻则前功尽弃,重则修为再次倒退!

“站着,别动,等他破完境。”江星明说道,语气自然而然多了分威严。

绿影散人闻言暴怒,尤其江星明自始至终都没瞧他一眼,不由怒火中烧,只想把这女人狠狠蹂躏一番。

三角眼倒竖,周身墨绿色的灵气翻涌,六条经脉亮起,一人一蟒已朝江星明怒冲而去。

“乖乖束手就擒吧,小美人!”

江星明并不看他,只是那带毒灵气的恶臭味让她微微蹙了蹙眉。

脚下一滑,腰肢一扭,避开一人一蛇的扑击,江星明朝后退去。

红裙朝前荡起,像是黑夜里绽放的一枝花。

绿影散人见一击不成,那女人后撤,心中未作他想,口中淫笑连连,再次张开双掌扑击过来。

双掌所去之处,皆是江星明一身私密之处。

江星明并不反击,只是后撤闪避,永远保持着绿影散人触碰不到的距离,遛着他在这片山林间绕着圈子。

绿影散人的双眸逐渐赤红,越发兴奋,口中嘶叫连连。

“哈哈哈,别逃呀小美人……”

树梢上的沐锋身上,第五条经脉完全点亮。

江星明霍然停步,抬眸看向眼前的绿影散人。

绿影散人见江星明停下,只以为她终于筋疲力尽,手掌就要抓取过去,却看到江星明眼中那一抹璀璨的剑芒。

通体冰凉。

然后他的身体高高抛起,朝树梢上的沐锋砸了过去。

“杀了他。”江星明淡淡的声音传入沐锋耳中,“否则我就杀了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