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这些事的原因

海月楼,一楼大堂靠边的桌子。

沐锋和那少年乞丐分别坐在食桌两侧,少年看着眼前满满一桌食材,显得十分拘谨。

应沐锋要求,掌柜的给少年准备了热水和一套新衣,此时少年洗了个热水澡换上了新衣裳,除去伤痕淤迹,面色白净,倒有几分俊逸之态。

虽然和沐锋的真实颜值相去甚远,但此刻沐锋外貌被江星明改过,相貌平平,身材精瘦,就连个子也才一米七左右,却是比少年差上不少。

沐锋起身,抛下一枚拇指大小的灵石。如今这世上,这灵石可比等价的黄金还要来的贵重。

“吃完便拿这灵石去换点钱,把你爹葬了吧。”

沐锋这次出手并没有太多理由,他也不是那种路见不平非出手不可的豪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是他第一次下山,不希望自己那么快就看到某些不愉快的事情。

正好他又有能力帮一把,那便帮一把。

可正起身准备离开,面前少年忽然“噗通”一声跪下。

“多谢仙师!”少年以头抢地,说道,“敢问仙师门下还收不收弟子,能不能收我为徒?王启成愿侍奉仙师左右!”

沐锋看了少年一眼,并没有犹豫太久,便摇头拒绝道:“你我萍水相逢,不必如此,无缘便忘,有缘再见。”

“仙师……”王启成面色急切,刚想再说点什么,却听隔壁桌上传来一声清脆如铃的声音。

“咯咯咯,人家不收你,小鬼你又何必急着倒贴?不如来姐姐这里,姐姐收你做个小相公啊。”

沐锋抬眸望去,眼前霍然一亮。

隔壁桌只坐了一人,却是位腰佩双刀、身着兽皮劲装的年轻女子,蛮腰外露,线条分明,没有丝毫赘肉,肤色算不上白,而是健康的小麦色。双腿叠着坐在板凳上,正一手喝酒,一手撕肉,唇齿间满是油光。如此粗犷的风格,脸庞却是副小家碧玉的精致组合,樱桃嘴,小琼鼻,杏眼黑仁,两道目光落在王启成身上不断打量,灿如春华,皎若秋月。留着一头飒爽的齐肩短发,整个人透着逼人的英气。

“你……你……”王启成被这女子一句话说的面红耳赤,颤抖着手指着她,“怎,怎说得出这种话?”

“哟,还是个害羞的主,姐姐喜欢得紧!”女子眼一眯,长长的双腿一晃,转为跨坐在长板凳上,白晃晃的腿子正对着二人,一双眼直勾勾盯着王启成,“唉哟,生得俊逸也就算了,偏偏脸上还有伤,这副样子让姐姐怎么忍得住?”

“你……不知廉耻!”王启成气急了,最后口中爆出一句粗口。

沐锋回头瞥了王启成一眼。

俊逸的脸庞、羞怒的红晕、受伤的淤青……这女人是个战损控吧?!

摇摇头,沐锋打算不做理会,转身便要离去。

并不是这女子的XP让他感到不适,而是此人浑身气息凝实,显然是名修行者,且修为要远高于自己,不清楚敌友的情况下,沐锋不想多惹事端。

却不想,那女子竟叫住了自己。

“诶那个长的有点寒碜的,等一下。”

卧槽……忽然想骂人!

沐锋眼角微跳,脚下并不留步。

长的有点寒碜的?那是谁啊?反正叫的不是我!叫的不是我我为什么要停?

“嗖!”

耳边忽然传来急促的破空声,沐锋心头一紧,想也不想立刻朝左侧扑闪出去。

“铛”

一柄不过三寸的飞刀没入沐锋之前所在的地面,尾部还在高速颤抖。

周围食客连忙散开,山羊胡大堂掌柜暗暗叫苦,但他刚刚才触了霉头,现在哪里还敢出头?

沐锋感受着那飞刀擦着自己身下肋骨飞过去的感觉,脸色有些难看。

妈的,这女人是个疯子!

沐锋缓缓转过身,虽然对方修为高过自己,但被这般逼迫还不动怒自己还是不是男人?

“什么意思?”他看着那女人问道,一双小眼睛里寒意彻骨。

女人仰头把壶中酒一饮而尽,酒壶重重定在桌面,透明的酒液顺着嘴角两侧流下,顺着她脖子滑落进锁骨中,反射着光亮。

“没什么意思,虽然你长得丑,但实力还行,姐姐有件发财的事想邀请你一起,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正好你要是愿意入伙的话,这小相公肯定也愿意……小二,再上一壶酒!”

女人抬手擦了下嘴边酒液,忽然一笑,屈指一弹,指尖酒液便朝着沐锋直射而去。

看方向,对着的竟是沐锋的唇。

“啪”

沐锋抬手将酒滴击散,身子却微微一震。

那酒液里竟然藏着一段信息。

“由此镇向南三千里,有微弱灵气诞生,可愿陪姐姐一探究竟?”

沐锋脑中思绪急转,面上却不动声色。

“没兴趣。”

说完这句话,沐锋再次转身离去。

这一次,女人并没有再做阻拦,耸了耸肩,摇摇头道:“长得不怎么样,脾气还不小。”

然后又看向有些懵逼的王启成,眯起眼睛,起身靠近:“嘻嘻,小相公,你叫什么呀?别怕,姐姐不吃人,姐姐可温柔了……”

王启成:“……爹啊!”

……

沐锋回到秘密包间的时候,清汤锅已经上了,说好的两盆羊肉只剩下一盆。

另一盆已经被江星明在红汤里涮完了。

以她的境界根本就不再需要吃饭,相对的,若是她想吃,再多也吃得下。

多吃沐锋一盆羊肉,纯属故意,但她不会说。

“解决了?”江星明淡淡问道。

沐锋眉毛微微一挑,敢情他出去做了啥这女人全都知道,莫非在他身上安了监控?

算了,他还有啥能反抗的吗?

“嗯。”沐锋淡淡应了声,坐到桌边开始涮肉。

当然,先下了一根青菜。

“这世上凡人很多,你这样帮是帮不完的。”江星明继续道。

沐锋顿了一下,心中有些怒意,冷笑道:“莫非像你们一般灭绝人性只顾修行才是对的?”

江星明看了他一眼,起身走到包房的窗边,窗外正对的远处就是天琅山脉。

空中云卷云舒,江星明的眸子缓缓变换。

“那王启成曾是南边一个叫做龙回派的小门派的弟子,刚入门不到一年,家中老父病危,遂离开师门下山,只为安葬生父。”

“若是以往,即使是龙回派这样的中下流门派,也能赐予弟子一些灵石回家安葬至亲。”

“但近些年来,能做到这些的门派越来越少。”

“王启成身无分文,只能长途跋涉来此,试图从我天琅剑庄门下产业海月楼联系到剑庄。”

“否则你以为他为何会来海月楼?”

江星明转过身来,看向若有所思的沐锋,问道:“所以这件事归根结底仍是灵气溃败的问题,要解决,就得从根本上解决。”

沐锋皱眉问道:“你有办法?”

江星明说道:“我正在找。”

顿了顿,沐锋一口把锅里的羊肉尽数捞起吃下,抹抹嘴,道:“那是你的道理。对我来说,即使没有灵气溃败,有些事仍然会做,而不是因为有灵气溃败才去做。”

江星明沉默片刻,看了他一眼,窗外云影投射在她侧脸上,点头道:“有理。”

“向南三千里,有灵气诞生迹象,那是我们此行的目标。”

“咳咳……”沐锋一口气差点呛着,瞪大眼睛看向江星明,“你说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