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剑守?奥特?

沐锋没想到,刘天华区区一位外门剑徒,竟真的拿出“钥匙”破解了剑窟禁制。

纵横交错的玄铁神棍应声缩回崖壁之中。

刘天华不可能执掌剑窟钥匙,必定是他身后之人暂时予他的。

想到这里,沐锋的表情第一次出现了变化。

这是不是意味着现在这座剑庄里的人都想要他的命?还是说,曾经那些长老、七堂之主,都已经被江星明换了个干净?

“嗖”

刘天华出剑,长剑在沐锋胸口处旋转成环,化成一条剑索牢牢将他绑住。

见沐锋束手就擒,刘天华心头大定,冷笑着让剑索收得更紧些。

沐锋身上的衣物早已破损成缕,在剑索的收缩下顿时飘落了数条,剑索嵌进刚刚恢复的身躯之中。

眨眼间,胸膛、后辈、双臂,皆渗出两条血线。

沐锋皱了皱眉。

若是以往,就算他任凭刘天华出剑,以刘天华的实力和这柄飞剑的品阶,这飞剑怎么可能敢出鞘?就算勉强出鞘,在他身体数丈之外也必会自行崩败瓦解。

可他现在修为尽失,身体强度和凡人无异,就连这种不入流的飞剑,竟也敢触碰他无瑕的身体?

甚至让他落了红。

……

沐锋沉默片刻,再次确认了那个早已确认无数遍的事实。

于是他起身,无视一旁情绪激动、如疯似魔的刘天华,朝剑窟外走去。

自从三年前那一战,沐锋已经很久没见过天光了,即使现在在身体里的灵魂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沐锋,但在沐锋走出剑窟的那一瞬间,融合后的记忆思想还是让他下意识地眯眼、抬头。

天上,大日当空。

眼前,山河锦绣。

沐锋在剑窟崖前驻足了会儿,直到刘天华走过来一脚将他踢倒在地,他才回过神,万千情绪收敛回心。

他从地上爬起来,轻声叹道:“风景倒是不输曾经……”

“再好的风景也跟你没关系了,安心给剑守大人祭剑吧!”

刘天华早就受够了沐锋对他的无视,手心探出一道灵力,扼住沐锋的后颈,像拖犯人一样将他摔在地上,倒拖着便往山下走去。

沐锋没再说话,只是一直盯着远处群山之间的那轮明日。

身下的山道,渐渐被染红。

……

天琅山脉连绵万里,就算是天琅剑庄也只占据了山脉前半段的大片青山,而一百零八剑窟所在的剑窟山就在山庄最深最末处,同时也最陡、最冷、最孤。

走到一半,沐锋抬头看向与剑窟山相对的地方,那里是天琅剑庄最核心之处,七座剑堂所在的七座剑峰!

其中外围的六座皆青意盎然,唯有中间那座山峰。

满峰皆红。

与曾经不同。

看着沐锋眼中难得流露出的惊讶神色,刘天华忽然觉得心中爽快,开口讽刺道:“没见过吧?江庄主继位后的第一件事,便是铲掉云中峰上的所有绿色树植,换成了红花紫姹,后又请星月阁修士以玄法助花木生长,方才有当下这绝世美景!”

“只可惜,你也就能看这一小会儿了……哈哈哈!”

沐锋想着千年前第一次和江星明见面时的场景,嘴上却神色不变地说道:“过了那处隘口之后,你下山的速度便变慢了,怎么,是灵力不济了么?”

起初,刘天华是堪称粗暴地拖着沐锋下山,但是方才过了山间的某处狭窄隘口之后,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腰背挺直,面色恭恭敬敬,甚至把沐锋也从地上拉了起来让他自己走。

刘天华本想出言讽刺沐锋,却没想到被沐锋反言相击,脸上笑意瞬间凝固,满含杀意地狠狠盯着沐锋道:“死到临头还逞口舌之勇?莫非你以为你是过去的少庄主剑守大人便会放过你?别忘了,就算是庄主,只要被关进剑窟,也是剑守大人的盘中餐!”

天琅剑庄的剑守只有一位,而且自天琅剑庄创立以来便都是那一位,他活了无尽岁月,见证了整座剑庄的历史,堪称是这座大陆上最古老的存在之一。

他不是人族,更不是刘天华所以为的犬狗,而是神启大陆妖族中最尊贵的十二王族之一——天狼!

和龙族、凤鸟、鲲鹏、玄龟并列的天狼一族!

昔年,这片山脉还是这头上古天狼的地盘。后来出现了一位人族剑修看中此地,欲在此开宗立派,一人一妖大战无数,剑修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最后终于击败天狼。但一人一妖也在战斗中产生英雄相惜之情,剑修击败天狼后和其立下誓盟,饶其性命,但天狼也要一生一世为他看守剑派。

那位剑修便是天琅剑庄的开派祖师苏城子,也是他,改“天狼山脉”为“天琅山脉”。

所谓天琅剑守,其实便是“天狼剑守”。

由于一人一妖关系笃厚,整座剑庄无人敢对天狼不敬,更别提人族寿命远逊妖魔二族,苏城子归剑之后的两千年里剑庄后继无人,一应事务全由天狼维持。

在那个两千年里,天狼好几次挽宗门于将倾,甚至不惜被妖族除名,直到剑庄历史上又一位天才剑修出世,横扫大陆,最终树立起天琅剑庄如今的威名。

在此之后,天狼退居剑窟山,专心做他的剑守,少有出山。

这是每位剑庄弟子在入庄第一课上都会学到的宗派历史,也因为这些万年来很少有剑庄弟子会对剑守不敬,甚至很多剑庄弟子尊敬剑守甚过庄主!

这些人对剑守的尊敬到达极致后的体现,便是允许他在合理规程内生吃剑窟中关押的人,这便叫做“祭剑”。

毕竟剑窟里关押的人要么是庄里的罪人,要么便是剑庄的敌人。

如果没有意外发生,沐锋马上就要成为剑守大人的下一顿口食。

刘天华有句话说的很对,就算你是庄主,只要进了剑窟,那就是剑守大人的盘中餐。

看着刘天华面容上狰狞的笑,沐锋并未理会,而是想起另一件事。

他身为曾经的少庄主,知道的自然要比刘天华多得多。

妖族寿命远超人族,但……并不是永生。

剑守已经很老了,沐永还在世时就说过不出意外的话剑守也就这几年了。

这些天的嘶吼咆哮,是不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了?

要死的人多半是咬不动肉的。

那么要死的妖,还吃得动人么?

……

沐锋这般想着的时候,两人已经到达山底。

寻常山峰都是越高处越冷,但剑窟山却相反,越靠近山脚温度越低,就连植被都稀少了许多,露出坚硬的地面。寒风刺骨,仅有的几棵松针上隐隐坠着冰霜。

刘天华不再用剑索捆着沐锋,而是运起长剑围绕在自身周围,剑芒如火,抵御严寒。

沐锋身上的伤口很快凝成血痂,寒意从伤口里侵入体内,就像无数道剑意在切割他的身体,若不是他二世为人意志坚定,这会儿怕是已经倒地蜷缩不已了。

刘天华推着他,二人从山脚一处幽深的山洞走了进去。

一入山洞,洞外那种彻骨的严寒顿时消散不见,山洞两侧崖壁内的剑火随声而亮,看来整座剑窟山的配置都是一体的。

“呼……呼……”

低沉的呼吸声忽然从洞里传来,与此同时仿佛有一道无上威压横扫过来。

刘天华二话不说,“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前额重重砸在地面,既畏惧又恭敬。

“天,天琅剑庄第九十四代外门剑徒刘天华,拜,拜见剑守大人。”

山洞幽邃无比,刘天华屏气凝神,却没有再听到任何一丝声响。

但他也不敢再往前了,伸手哆嗦着从怀里掏出一本巴掌大的册子,小心翼翼放在双手上,对着山洞深处说道:“剑,剑守大人,这是此次祭剑的规程册子,请,请您过目。”

沐锋也被刚刚那一道威压掀翻在地,此刻贴着墙,目光灼灼地盯着山洞内部。

事已至此,逃肯定逃不掉,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赌!

赌天琅剑守大限已至!

如果不行,他就只能拼了这条命了!

山洞里静悄悄的,连崖壁间的剑火都熄灭了。

但无论是沐锋还是刘天华,都没敢稍动一根手指。

忽然,剑火重新亮起。

刘天华惊出一身冷汗,看到自己面前站着……一只乡野间再寻常不过的灰色土狗。

刘天华略微一愣神后连忙跪倒在地,心跳快得想要从喉咙里跳出去:“剑,剑守大人?”

他下意识并不相信堂堂天琅剑守就是面前这条败狗,可万一呢?

若被人看到他对剑守大人表现出了哪怕一丝不敬,就是立刻被剑守一巴掌拍死也无处喊冤。

原因无他,就因为他是剑守,是天琅剑庄万年来身份地位最高的守护者!

没有人可以对他不敬,就算是苏城子之后的历任剑庄庄主也不行!

然而就在这时。

一道身影直直对着剑守冲了过去!

沐锋!

他张开臂膀,颤抖着声音:“奥特?奥特是你吗奥特!?”

刘天华震怒,抬头怒斥:“滚回来!那是剑守大人……”

下一瞬,刘天华彻底呆住了,脑中轰隆一片,仿佛天崩地裂。

在他眼中不容半点不敬的天琅剑守,“汪”了一声,撒开四脚,扑入沐锋的怀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