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想下山

天琅剑庄,南松亭。

平日里在南松亭修行的外门剑徒现在都散落在凉亭周围自行修炼,而亭中正有着六位身着内门剑袍的年轻弟子。

这六人有男有女,神态各异,或站或坐、或冥想功法或神游物外。

“周长老来了!”

“看,是周公剑!”

“怎么看上去像片渔船船板?”

外门弟子中忽然传出阵阵私语,再看原先那亭中六人时,六人已经在亭下站成一排,如六柄笔直的剑。

在他们淡蓝色剑袍的左胸处,是象征七堂的标志,云中堂的云朵居中,其余六道标志围成一个圈。

七堂标志中,象征两小堂的双剑标志以金绣描绘,其余则是灰白。

这代表六人都出自七堂中的两小堂。

天边,那道形如长条船板的阔剑一晃三摇地降落,盘膝坐在上面的年轻人满头头发好像都忘了打理,不少乱发从发髻中窜出来随风狂舞,脑袋歪着,发出轻微的鼾声。

正是周沉飞。

他穿着和六人同样款式的剑袍,只不过他的剑袍是淡金色,胸口剑徽上突出显亮的也是代表正阳堂的标志——三两笔勾画出的一间小房子。

周公剑还差一点摔到地上的时候,剑上的周沉飞忽然垂下一条腿,恰到好处地点在地面。

然后他睁开眼,将周公剑从身下取出环抱在怀里,半睁不睁的眼眸扫过眼前六人。

“齐了?那便走吧,早点忙完回来说不定能睡会儿……”

说着,便率先朝山下走去。

身后六人面面相觑,有几人看到面前周沉飞边走边打瞌睡的背影似乎想说些什么,一时却又开不了口。

“周师叔这样辛苦,修为再高也扛不住吧?”

“有什么办法,他自己不愿意休息,又没人能拦得住他。”

“唉……周师傅真是我辈楷模啊!”

神启大陆除了人族最为繁盛之外,还有妖魔鬼族,这些族类同样生活在大陆上的各个区域,彼此之间的关系谈不上多坏,却也经常有摩擦。

尤其是近万年来灵气溃败,越来越多的纷争出现,妖魔二族甚至隐隐有结盟之势,要从人族手中抢夺灵地。

今日周沉飞带这六人下山,便是有妖魔袭击了天琅剑庄南方的一座灵地,需要他去解决一下。

天琅七堂之内,两小堂主要负责对外事宜,活跃在神启大陆各地斩妖除魔的天琅门人中,两小堂占了六成。

其余六堂,平分剩下的四成。

天琅七堂之中,地位最高的是云中堂,但是威名最响的,却是两小堂。

能够成为两小堂的一员,是很多除恶扬善年轻修行者的梦想。

比起其余六堂,这些年轻人体内的血更热,眼光也更高,甚至同级的其余六堂之人他们都不怎么看得上。

但眼前这位出身金阳堂的周沉飞周长老,却在两小堂里有着仅次于堂主战东流的超高地位!

无他。

和两小堂主外一样,金阳堂负责剑庄内部几乎所有的事宜。

而周沉飞,内外皆管。

换句话说,他就是劳模本模。

作为和沐锋江星明同代的他,永远在奔波,偏偏修为还很高。

这就让人很难接受了。

这次的事情本来用不着他亲自出面,但他不放心,仍然主动表示要去看一看。

“‘距离我上次检查那座灵地已经过去两年了,应该再去看下。’,周师叔当时是这么对堂主说的吧?”

“才两年……我剑庄这么多灵地,挨个逛一遍就不止两年了吧?”

“谁说不是呢……”

“嗖”

“啪啪啪!”

忽然六人耳边传来一声破空声,随即不论男女,每个人的屁股都挨了阔剑一记。

“啊!不要!”两名女弟子捂着屁股红了整张脸。

四名男弟子也面露尴尬,连忙低头,不敢多话。

“真羡慕你们啊,精神这么好,不像我,赶路的时间就想多睡会儿。”前方,周沉飞转过身,哈欠连天,睡眼惺忪地看着六人。

周公剑打了一圈屁股之后就回到他手中,被他歪头靠着。

“既然你们精神这么好,那我给你们助助兴。咱们这次任务的灵地大家都知道在哪吧?谁最后一个到,谁回来之后就跟我回金阳堂服侍我师傅老人家一整年。”

六人瞬间如遭雷击,呆立当场,回过神后生怕慢半步似的,六对飞剑齐齐飞上云霄,眨眼消失不见。

天空白云悠悠,清风拂过。

周沉飞眯眼抬头望了一眼,伸了个懒腰。

“老头子,堂堂剑律混成你这样也是没谁了……要不还是早点死了算了吧?”

脚边的青草忽然轻轻一晃。

周沉飞的表情瞬间变了,疲惫散漫顷刻间化去,目光如剑又如电,猛地转身朝山中某处看去。

“灵脉里又出现了鲲鹏的气息……”

从当初留下的剑识反馈来看,除了鲲鹏幼崽极淡的气息外并无其他异样。

“头疼。”周沉飞揉了揉眉心,自语道,“不过既然出现了,就让老头子自己去寻吧,我可没这闲工夫帮他找宠物。”

随手朝金阳堂送出一道剑讯,周沉飞身形一倒,倒趴在宽大的周公剑剑身上,呼呼大睡。

周公剑摇摇晃晃飞起,朝山外而去。

……

什么都不知道的北冥被沐锋从灵溪中捞了起来。

小家伙在灵溪里畅快地遨游了一番,之前吸入体内的灵气经过这番游动消化竟已经吸收了大半,此时见到沐锋,神识大量地铺过来,讲述的竟然是一些他在地下水里的所见所闻。

像极了上幼儿园的孩子回到家跟父母讲一天发生的事。

幸好一旁奥特还在修行中,否则怕是要吃醋大闹。

沐锋笑了笑,一边“听”北冥讲述,一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背部。

如果说之前捏在手里的感觉像是个气球的话,那现在就是个橡胶球。

唔……更像篮球了。

忽然想来上一套三步大灌篮是怎么回事?

莞尔一笑,沐锋的神情忽然有些黯淡。

连北冥都能通过地下水系统逛上一圈,自己却只能一直呆在这剑窟山中?

方才那些死去的剑灵入体之后,沐锋便有一种想到外面去的冲动。

难道在自己拥有足够实力之前,真的就只能一直被困在这?

虽说这里不愁吃不愁喝,甚至连灵气也不愁,但……还是想要出去啊。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便一直是囚徒身,除了剑窟山哪里都没去过。

看过最远的景色,就是隔空而望的那七座剑堂。

有点想……出去看看。

于是沐锋怀抱着北冥,开始思索避开江星明从而下山的可能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