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剑灵入体

沐锋思路很清晰,上次逃狱的大概率不止聂鸿飞一人,其余人碍于当时的情况自己并没有追根究底,这些人这几日也算识趣,没有再整出事端来。

但卧榻之侧,其容他人酣睡?

之前自己一没手段查出他们的具体身份,二则修行问题还没得到解决无心他顾,然而现在自己和奥特的修行都踏上了正轨,又有天芒子的投靠,自然不会再放过这些胆敢逃狱之人。

有一个算一个,他沐锋都要把他们收拾得服服帖帖!

让他们知道,这座剑窟山啊,现在有了新的主人。

吩咐完天芒子之后,沐锋没有再多逗留,径自来到零陆捌号剑窟,照着从陆安人那学来的技巧,“蓬”得一声在手心燃起一团乳白色的剑火。

虽是剑火,但质地看上去更接近钟乳石一类的岩石。

刚一上手,沐锋便察觉到了一些之前没理解到的事情。

这种剑火虽然难度并不大,但藏剑徒们一开始工作便很有可能要持续工作很长时间,在这段时间里需要一直维持着剑火。

对于当时只有炼气一层的陆安人来说,持续这剑火所需的灵力消耗就是一个问题。

“大概是因为这,他才会想出那么多改进技巧吧……”

沐锋想到那个浑身没精打采的不老少年,又想到他一口气连破八境,嘴角扯了扯,越发好奇他之后会遇到些什么。

学着陆安人的样子,将地上的残剑一一拍入崖壁。

这些残剑即使重新被藏入崖壁中也不可能再点亮,但沐锋仍然在十分认真地、一片不落地藏剑。

不为别的,只因为他们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不负“剑”之名。

……

沐锋此时自身的灵力水准在四气境,一口气藏完所有残剑也累得不行,灵力几乎消耗一空,靠坐在墙壁上闭着眼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

等他睁开眼的时候,忽然发现周围崖壁上,自己刚刚藏入崖壁内的残剑之中,有一些竟然在微微发光。

它们已经在先前斩杀聂鸿飞时耗尽了最后一丝力量,照理说此刻应该一点灵性都不剩。

若真的硬要说还剩些什么的话,恐怕就是已经死去的剑之真灵吧。

在神启大陆,一些宝器珍宝达到了一定层级,甚至会自内诞生出独特的真灵,这些真灵依据法宝自身的品级会拥有不同程度的灵智。

比如云中剑的剑灵便是其中最为顶级的一种。

这些此刻还在散发微光的残剑,虽然远远达不到云中剑那种程度,但终归是诞生了一丝真灵。

但问题在于这些剑之真灵已经死去,此刻又为什么在发光?

沐锋下意识站了起来,眼眸中映着这些微弱却真实存在的光点。

他有种诡异的念头,他似乎听到了……某种呼唤。

轻轻地伸出手,按在崖壁上。

崖壁中那一颗颗比芝麻大不了多少的光点,像是沉没在水中的铁屑感受到磁铁的靠近,竟然一点点朝沐锋手掌靠近过来。

沐锋瞪大了眼睛。

靠近他手掌的并不是残剑碎片,碎片并没有动,而是那些光点主动脱离了碎片,转而贴近沐锋的手掌。

星星点点的光点聚集在掌心表面,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刚出生没多久的小鸡幼崽,正用半硬的喙轻轻扎着手心。

这些光点全来自于沐锋刚刚藏入崖壁的那些残剑,至于原本就在崖壁间的残剑则并没有反应。

等到所有光点都集中于沐锋手心的时候。

沐锋收手,轻轻握拳。

满手星光尽数渗入体表,转瞬间分布于他身体各处!

隐约间,沐锋听到无数道飞剑破空声在自己身体内响起!

这些飞剑真灵就像是鱼入大海、鸟临长空,在沐锋体内自在欢快地飞舞环绕。

然后又在沐锋的惊愕间,顷刻间收敛于无形。

他的身体放过光芒之后,重归于平静。

“这……”

沐锋愣了愣,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不知道这些剑灵为何会向他靠拢,也不知道他们进入体内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他尝试调用这些剑之真灵,却发现仿佛之前的一切都只是错觉,自己身体里根本探查不到一丝一毫的剑灵气息。

但有一点。

那种亲切的感觉还在。

那些剑之真灵还在。

只是他无法主动察觉。

沐锋沉默片刻,低声自语。

“难道你是想让我带你们再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么?”

“只可惜,我也是被囚禁于此的人,难以见得天日。”

体内没有异样,也没有任何回应。

剑火熄灭,黑暗吞没他的眉眼。

沐锋转身,离开此处。

……

零柒叁号剑窟。

天芒子此刻的心情与刚才早已天壤之别,正半靠在墙壁上,翘着二郎腿,眯着眼,嘴里哼着调子,光溜溜的脑袋随着旋律而左右摇晃。

舒坦啊!

这人呐,真是奇怪,明明还是住在这破剑窟里,咋现在就觉得哪哪儿都不一样了呢?

那角落里的稻草堆,躺着原来也挺舒服,甚至叼了根在嘴里咂吧。

通道里吹进来的小风也别有一番风味。

就连剑窟内亘古不变的安静死寂,不正是本道疗伤复原的绝佳场所?

以前咋没觉得呢?

天芒子摇头晃脑着,却见沐锋返回的身影再次出现在视野中。

刚瞄了一眼准备上前跪拜,天芒子的神色忽然就变了。

顷刻间人僵得笔直,嘴里的稻草根掉落,冷汗狂流。

在天芒子眼里,第一眼进入他视野的哪里是什么人?根本就是一把剑!

一把寒气冲天,无坚不摧的神剑!

散发出的剑意让天芒子整个人如坠冰窖,眉心的天眼并没有打开,却被刺得生疼!

三只眼睛,同时流下泪来。

胡乱擦了把眼泪,再瞧,才是沐锋没错了。

沐锋走到天芒子身前。

怎么这家伙每次看见自己都得流点什么东西?咦,我为什么要说“都”?

“眼睛不舒服?”沐锋问道。

“没,没……属下不敢……”天芒子跪坐在地,都快哭了,虽然现在看沐锋是人形了,但被沐锋盯着就好像被一柄神剑抵在眉心,这对一身敏感的天芒子来说简直就是酷刑。

“这有什么不敢的?不舒服就好好疗伤,往后还得靠你的神芒之眼,可不能出岔子。”

“是是是……”天芒子颤抖着,心中想着那你倒是赶紧走啊!

沐锋有点奇怪天芒子的反应,但他自然不可能自降身份去问个清楚。

当下也不再多说什么,径自朝剑守山洞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