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收服

自从上次沐锋带着奥特巡视一圈之后,剑窟山内仿佛再次回到先前幽冷死寂的状态,尤其是靠近零陆捌号剑窟周围的其他剑窟更是静若寒蝉,仿佛陷入无尽的寒冬。

多少年了,天琅剑守或许会吃剑窟囚徒,但从没当众杀过剑窟囚徒!

当日聂鸿飞临死前的不甘怒吼,仿佛至今还萦绕在这片山壁中,哪里还有人敢在这个时候稍有妄动?

零柒叁号剑窟距离零陆捌号并不远,甚至只差了两个弯,否则凭借聂鸿飞的实力当日也无法找到天芒子。

黑暗的剑窟内,天芒子已经不记得自己保持现在这个姿势多久了,只知道自那天以后,他满脑子想的只有一件事。

沐少庄主当日所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是不是有那么一丢丢可能性放自己出去?

对于天芒子而言,哪怕这种可能再小,但凡有点苗头,他都无法忽视。

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剑窟里几百近千年,他无时无刻不想要再看一看外面,看看那天光、月色、湖水、山峰,哦山峰就算了。

“嗒,嗒,嗒”

忽然他听到有脚步声从黑暗中传来,隐约的剑火逐次由远及近。

天芒子茫然无神的眼神往声音来处随意飘了一飘,脑中忽然意识到什么,整个人瞬间像弹簧一样从地上蹦起来!

除了沐锋,还有谁会来这?!

天芒子顾不得满身蓬垢,冲到玄铁栏杆前,两只眼睛瞪得快要掉出来。

死死地看着剑火靠近,身子激动地颤抖如筛糠。

近了,近了,剑火的脚步越来越近了!

光影交映下,仍旧赤着精壮上身、腰线完美的男子出现在天芒子视线中。

男子的脸上仍然有一片妖气覆面,但天芒子却肯定那便是沐锋。

咚!

咚,咚,咚!

天芒子一颗心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亏得他千年的心境,看到沐锋却比看到少女还要激动一万倍。

“少,少,少庄主……”

沐锋其实早早便察觉到天芒子的异动,毕竟一路走来前天剑窟里都安静地像个坟场,只有靠近这才听到动静,想不察觉都难。

沐锋在选铁棍前停下,目光透过面前的妖气云雾看向天芒子。

看到天芒子脸上那副急不可耐的神情,

沐锋仿佛没看到天芒子脸上的急切,淡淡开口。

“怎么了?”

天芒子嘴巴微张,愣愣地看着沐锋,脸色刹那间憋成猪肝色。

“哪里不舒服么?”沐锋又问。

“我,我,我……不,不是,没有……”

天芒子心里像是有千百只蚂蚁在挠,但眼前的沐锋却仿佛完全忘了之是谁把他变成这副奇怪的模样的!

这种事……让他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囚徒怎么说得出口?

说出来对方还记得也就罢了,要是对方根本就不记得,自己还要不要脸了?还要不要命了?!

把天芒子脸上的纠结表情全看在眼里,沐锋心头暗爽,面上却精准演绎着云淡风轻的倜傥浪子。

“既然没有不舒服,那我便离开了。”

“等……等一下!别,别走!”天芒子差点控制不住要伸手攥住沐锋的胳膊,好不容易没做出这大逆不道的事,脸色却像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一样哭丧着,跌坐在地上,“我,我说,我有话说……”

火候差不多了,沐锋居高临下看着天芒子,问道:“道友到底想说什么?”

天芒子垂头丧气,双手按着自己的光头,深深吸了口气,忐忑道:“少,少庄主上次所说的话……”

“我上次说的话?”沐锋假装回想了一下,然后轻笑道,“那些啊,道友不必放在心上,权当我说笑了。”

“别,别,别……您位高权重,可不能随意说笑啊!”天芒子连忙摆手,眼神中既有担忧又有希冀。

沐锋说道:“道友的意思是……”

沐锋看向天芒子。

感受到沐锋的目光,天芒子并不傻,知道沐锋这是在给自己机会,这要是抓不住,恐怕这辈子就得在这剑窟中孤独终老了!

可要是真说出口了,那自己可就算是把残生都交易了出去……到底值不值?

沐锋并没有等太久,便看到天芒子深深吸了一口气,忽然端正了姿势,甚至伸手拾去脸颊上沾着的稻草根,抹了抹脸,神色罕见得肃穆异常。

就像千年之前,他做出舍小身以救门人的决定时那样。

他对着沐锋深深跪拜。

“我愿成为少庄主的眼。”

沐锋看着天芒子,并没有立刻回答。

他虽不像天芒子等人这般被囚禁在某一固定的剑窟中,但某种程度上也同样被囚禁在这剑窟山中。

虽说白雾空间似乎使他拥有了某种俯瞰众生的能力,但那些被白雾笼罩着的地方,还有很多是他暂时看不到的。

如果天芒子归到他身边的话,借助他的神芒之眼,即使是白雾空间还无法掌控的地方,他也能探勘一二。

还是用沐锋最熟悉的游戏来举例吧,白雾空间完全打开的话那就相当于开了全图挂,但现在白雾空间距离这一步还差得远,那么天芒子的神芒之眼就相当于寒冰射手的E,一定程度上能起到相类似的作用。

这对现在的沐锋来说,帮助很大。

更何况在此之前沐锋还没有解锁白雾空间,想的便是依靠天芒子的神芒之眼来打开自己被囚禁的缺口。

没有外界信息来源,一切都无从谈起。

沐锋再次确认完心中所想,低头对天芒子说道:“善。”

……

“目前我还不能带你离开,下次来,我会请剑守大人除去此方结界对你的压制。”沐锋看着喜不自胜的天芒子,淡淡道,“你先在这疗伤恢复实力,另外再帮我做一件事。”

“少庄主但说无妨,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做。”天芒子通透得很,既然已经投诚,那自然要办好一件事来表达诚意。

“我要一份名单,一份上次和聂鸿飞一起逃狱人的名单。”

沐锋轻轻说道,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