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阳光下破镜

众人笑声戛然而止,耳边忽然传来剧烈的风声。

风掠过衣摆、擦过发髻,尽数朝众人之中某处涌去。

草倾,云散。

陆安人便是那风眼中心。

源源不断的风席卷向他,他的眉眼依旧一动不动,全身衣物却在风中猎猎作响。

“这,这是……灵气?!”

虎爷毕竟炼气九层,第一个反应过来,脸色微变,双眸瞪大,眉头皱纹挤成一个扭曲的“王”字,惊呼道:“这小子在吸收灵气!”

不远处的湖面微微起皱,岸边花草皆被风吹得弯下腰来,这片围湖而建的屋舍间,所有的灵气都仿佛听从某种无上的旨意,尽数朝陆安人涌去!

如今外门剑徒们能够自由吸收的灵气浓度已经不算浓郁,但此时此刻大量灵气从四面八方涌来,竟似乎稠密得要凝结成液体。

陆安人的身体变得炽热,蒸腾起大片水汽。

于是云雾袅袅升起,笼罩众人。

《云中吐息决》彻底运转,入体的庞大灵气沿着特殊的运转方式循环陆安人的全身,股股宛若高山流水般的气流疯狂在体内游走奔流,所过之处筋脉一片晶莹,气血越发饱满。

“啪啪啪”

骨骼发出一声声脆响,陆安人的气息随之迅速攀升。

空中乌云散开,阳光洒落在他身上。

照亮他体表亮起的第二条经脉。

炼气二层!

还没完。

很快,在虎爷等人震撼无比的目光中。

第三条、第四条经脉接连打通点亮。

且和沐锋一样,皆是手足、阴阳各开一条。

“这不可能!”高北眼眶欲裂,一双眼中布满血丝,咬着嘴唇,双拳攥紧,死死盯着面前那道人影。

他的天赋在外门弟子中已算翘楚,三四年时间便已达到炼气五层,但即便如此,他此刻手三阴经中仍是一条未开。

若以开脉顺序而言,他已经不如陆安人。

思及此,高北面色扭曲得几乎发狂,口中尖啸一声,须发皆张,一个闪身冲到陆安人身前,一记腿鞭狠狠朝陆安人胸腹抡去!

带起一阵破空急促声,腿影上隐约可见三条发光的正经。

“死吧!”

“砰!”

却听一声闷响。

像是一铁棍砸在厚实的皮革上,没有发出想象中骨骼断裂的声音。

云气一片震荡。

“高兄!”

魏霸感觉不妙,正欲上前,心中忽然回想起方才陆安人那冰冷的眼神,心底一阵发憷,脚下愣是挪了两步便难以向前。

高北只觉得自己的右脚被一双有力的手掌握住,像是被铁钳死死钳住,丝毫不得动弹。

他抬头,看到眼前陆安人低垂着眼眸,甚至没有看他一眼。

怎么可能?

即便他四脉均衡,自己也是五气境啊,竟然分毫打不动他?

“嗡”

握着高北右腿的双手上忽然又亮起一道微光。

高北一愣,随即头皮发麻,一股凉意瞬间涌了上来。

那是开脉的象征。

“快退!”虎爷脸色微变,高声喝道。

然而开脉只是一瞬间的事,等到虎爷准备救援之时,陆安人的双手已经光芒大作。

高北心神剧颤之下。

一股巨力骤然从右腿上袭来。

只听一声尖锐痛苦的惨叫,一道人影便从云雾中狠狠抛飞出去,重重砸在地面,抱着腿哀嚎阵阵,半天没爬起来。

虎爷远远一看高北,一股凝重终于从眼底浮现,等他转过眼再看,陆安人已然又破两境。

六气境。

七气境。

眨眼间,已经八气境。

陆安人站在阳光下,周身仿佛镀了一层金皮,顾盼含光,身若蒸炉,气血雄浑翻滚,激起层层气浪。

周边灵气气流仍旧未散,陆安人抬眸,目光淡漠扫过众人。

如果说刚才还有人敢不当回事的话,现在则一个个都噤若寒蝉,满身冷汗,只想离眼前这人远一点,眼中满是惊恐畏惧。

呼吸间从一气境突破到八气境,世上竟然存在这种妖孽?

而且还是那么多年里最不受待见的那个瘸子?

此刻在场的这些人里不乏八气境甚至初入九气境的剑徒,但面对陆安人堪称逆天的破境速度,却压根没人敢停留在原地,纷纷朝后退去,眨眼便退入乌云阴影中,眼中那道人影在阳光下却越发耀眼。

很快,场中只剩下陆安人和虎爷二人。

虎爷同样惊惧于陆安人的破境速度,但他此时却是骑虎难下,想到陆安人现在还只是八气境,比自己还差一境,再加上自己的九气境可是经过一二十年的打磨,岂是眼前这小子仓促之间可比的?

更何况,他还有剑。

陆安人纵然年轻气盛、气血雄浑,但他没有剑。

剑修之间,有剑与无剑,岂止天壤之别?

虎爷心头大定,紧皱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唤出身后飞剑悬于身侧,对陆安人笑道:“今日你纵使突破九气境,也不会是老夫的对手,乖乖束手就擒,看在你还有几分天赋的份上,老夫收回之前所说,无需你一人承担所有藏剑的活。”

周围之人听到这话便知道今日往后自己一行人少不了要吃点苦头,不过比起继续面对眼前这陆安人还是要好上不少。魏霸攥紧了砂锅大的双拳,几乎要把牙咬碎,腿绷得笔直,却像灌了铅,一步也迈不出去。

然而就在众人以为虎爷给了台阶便该下的时候,陆安人忽然淡淡开口。

“你下山吧。”

众人一愣,下意识以为自己听错了,继而脸色瞬间惨白,身体一阵发寒。

陆安人让虎爷下山?

众人都是剑徒,自然知道这里的“下山”不是下山买点东西或是下山游历,而是……彻底离开剑庄。

这是他们原本想让陆安人做的事。

没想到现在却反了过来。

于是他们忽然觉得这样的要求好过分。

怎么会有这么过分的人?

虎爷双目像是猛虎狩猎前那样缓缓眯起,怒极反笑,狰狞道:“死瘸子,你找死!”

“本来想留一手的,但今日不好好教训你你就不知道我虎爷的名号从哪来!”

飞剑急速蝉鸣,随即在虎爷的操控之下在空中挽了个剑花,寒意骤生,继而飞了起来。

这一剑的速度很快,威力很惊人,更令人想不到的是空气都被撕裂,发出“砰砰”的爆鸣声。

飞剑横穿二人之间十米间距,转瞬出现在陆安人面前,狠狠刺下。

“这是……《初剑》最后一式——点寒芒?!”

“虎爷学会了这一招?!”

“学会这一式便能报名参加登堂大比,虎爷他……”

“虎爷这一式真是标准,瞧那飞剑,飞出去一点不带抖的,又稳又快。”

场间响起阵阵惊呼,纷纷避让。

然后幸灾乐祸起来。

这样的一剑,那瘸子要怎么接?又怎么接得住?

陆安人深深吸了一口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