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不敢出剑(求收藏)

“零捌壹”号剑窟内,沐锋盘膝而坐。

七天里,他一共服下了十五颗归元丹,自神启大陆灵气衰竭以来,就再也没人如此奢侈过。

而这么多归元丹,也成功将沐锋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不仅如此,归元丹还将他身体上的外伤一一修复,使他干涸依旧的身体得到了极大的滋养,重新焕发生机。

此时的他,黑发如瀑,血肉充盈,精神饱满,丰神如玉,仿佛恢复成了过去那位“古今在手,不斩红颜斩星辰”的天琅剑庄少庄主!

然而沐锋自己却是知道,归元丹虽然神奇,但能起到的作用也仅限于救回自己一命。

能够将身体外表恢复到如此地步,已是意料之外的收获。

至于体内筋脉虽然已经重新接上,但隐藏在身体更深处的大道损伤却是依旧存在。

大道损伤一日不复原,便一日无法重新修行。

白瓷碗在一天前已经完全变黑,暂时失去了复制之能,然后就化作一道流光没入他体内,不见踪迹。

不修行就无法内观,沐锋看不到白瓷碗入体后是种什么样的场景,只是隐约觉得丹田处温暖了许多。

“现在的问题是……这么多空瓶子怎么处理?”

白瓷碗复制的归元丹救了他的命,但同时留下的白瓷净瓶却该如何是好?

沐锋面露难色,若不是担心归元丹药气太重,他又怎会连带着密封的白瓷净瓶一同复制?虽说这里是剑窟平日里少有人迹,但事关自身性命,他又如何敢冒险直接复制归元丹?

左右没有其他办法,沐锋干脆就把十四只白瓷净瓶从头顶上拳头大小的通风口丢了出去。

剑窟已然位于天琅剑庄最深处,再往后便是天琅山脉野林,几乎不会有人去。

“只能这么赌了,若日后有机会再去销毁,如今暂且如此吧。”

便在这时,剑窟忽然剧烈摇晃起来!

“吼!”

一声仿佛能够破碎青山日月的咆哮声瞬间响彻一百零八剑窟!

头顶细小石屑扑簌簌掉落,滴水石的频率不再稳定,崖壁内的照明剑火也疯狂闪烁着。

沐锋连忙找了个靠墙的位置,贴墙坐下,微微蹙眉。

在这过去的七天里,这样的兽吼几乎每隔片刻就会响起,震得整片一百零八剑窟摇摇发颤。

“到底怎么回事?难道真是记忆里那位坐镇一百零八剑窟的天琅剑守疯了?”

“可照理说,这种程度的异样剑庄没道理不知道,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处理?”

……

“嗖”

一道长剑破空声传入沐锋耳中,有人落在了他这座剑窟前。

虽不能修行,但身体机能的恢复仍让沐锋的五感远超常人,恐怕金丹期以下的修士都避不开他的感知。

这与功法境界无关,完全是这副身体过去的境界太高,几近大道,此刻虽没有修为,但身体本能仍在。

他甚至能根据来人落地时收剑的力道、角度,运转灵气的娴熟程度以及灵气的浑厚程度,判断出来人的剑道修为。

筑基中期。

想必是前几日来过的那后辈弟子吧?未能登堂入室,七十年尚能到这种境界,天赋看来确实算是中上。

唔,他叫什么来着?

沐锋翻遍了记忆,隐约记得他似乎姓刘,多余的却是无论如何想不起来了。

想不起来的便不重要,不重要的便无须在意。

于是他重新闭上双眸,入定。

……

刘天华收剑入鞘,在整座颤抖的剑窟山中稳住身形,提一口仙气,迈步朝剑窟内走去。

一边走一边狠声抱怨。

“堂堂天下第一剑庄,剑守竟是一条犬狗,真不知道立派祖师爷在想什么,说出去不嫌丢人么?也不知道这狗近日发什么疯,叫得我神烦!”

“偏偏庄主不在庄内,云中剑也不在,治不了这畜生!”

“真是晦气!和这窟里的死人一样晦……”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愣住了,整个人看着剑窟内的那道人影,呆立当场。

刘天华上次来时,沐锋形容枯槁,气血腐败,明显只剩两三日可活,这次过了七天再来,摆明了是庄里有人想确认他已死,好昭告天下。

可是眼前所见,全不是所想之象!

剑窟内,沐锋盘膝而坐,五心朝天,闭目悟道。

破损染血的剑袍盖在他身上,却掩盖不住那具身体里蓬勃如朝阳的生气,暴露在外的皮肤晶莹如玉,线条丰润,满头黑发无风轻拂,周身隐有道韵。

一道天光从他上方的通风口照射而下,细小的尘埃在头顶静静沉浮,他的脸庞棱角分明,凌厉不失清俊,端的是出尘若仙。

哪里有半分将死之意?

一瞬间,刘天华仿佛觉得回到了七十年前,那个高高在上、明如皓月的绝世剑修回来了!

“你……你……”

只看了一眼,刘天华心神剧颤,“噔噔噔”后退数步!

而沐锋,依旧飘飘乎如遗世谪仙,连眼眸都没睁开,仿佛压根没察觉到他的到来。

片刻后,刘天华见沐锋毫无反应,心中虽仍然惊疑不定,但胆子不由大了几分。

这里是剑窟,有剑守大人亲自镇守,自古以来从未有人敢在此造次,他沐锋修为尽失,还能翻天不成?

刘天华浑然忘了就在不久前他才刚刚对剑守大人出言不逊。

心神稍定,刘天华深吸一口气,就准备上前。

便在这时,沐锋缓缓睁开双眸。

两道目光落在刘天华身上,刘天华只觉得通体冰凉。

那目光并不如何冰凉,只是淡漠至极,就像是在看一只蚂蚁。

“你……你没死?”

“让你失望了。”沐锋淡淡道。

“这……这怎么可能?一颗归元丹,怎么救得了你的性命?!”刘天华双目放大,神情渐渐有些疯魔。

七十年!

他等了七十年,才等到一个亲眼看着沐锋去死的机会!

眼看就要成功了,他竟然又起死回生了?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仓啷”

刘天华腰袢长剑出鞘,悬于身侧,微微颤抖着,锋利的剑芒直指沐锋!

“御剑不稳,灵气侧漏……”沐锋眼睑低敛,摇了摇头,“今生无望。”

他们是剑修,今生无望说的自然便是今生剑道无望。

这是极其冷漠无情地在对他盖棺定论。

刘天华面色涨红,他今日来时心中是何等得畅快,哪里会想到沐锋不仅没死,还大有恢复,此时更是对自己摆出一副说教之态。

高高在上,宛若当年,当日!

怒火火山般喷涌,眼中疯狂之意越发浓郁,刘天华口中尖啸连连,却……仍未出剑。

“为何不出剑?”沐锋抬眸,直视刘天华,淡淡道,“剑心失守,你已经怕了。”

“回去吧,要想杀我,至少派个稍微成器点的人来。”沐锋再次闭上眼眸,言语之间,丝毫不把刘天华当一回事,顿了顿,又轻笑道,“最好是名美丽女子,也能让我死前心情愉悦些。”

“住口!我,我怎么会怕你这么一个废人!你……你竟然说我不如女人?!”刘天华张口怒斥,眼珠连转,须发皆张。

便在这时,剑窟又是一阵地动山摇,恐怖的兽吼再次传来。

刘天华一愣,随即恶狠狠地盯住沐锋,冷笑道:

“没死也好,正好近几日剑守大人心情不佳,就拿你送去给剑守大人祭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