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地上很吵啊

剑窟山下百米之内是一片冻土,唯有落叶松、白桦树这样能耐严寒的树木才能生长。

出了百米,便逐渐和天琅剑庄其余山脉相同。

再过百米,便是藏剑徒所在的屋舍群。屋舍围着一片不大不小的湖泊而建,此时正是姹紫嫣红的时节,沿湖的各色花木开得正浓,再加上这里靠近剑窟山人迹不多,倒也有几分风光异彩。

离湖泊最远、靠剑窟山最近的,便是陆安人的屋舍,较之其余剑徒屋舍甚至更为简陋,几乎就是用几块板子搭成个四方体,接近地面的板缝中生长着茂密的野草野花。

这样的屋子,平日里自是不会有人来的。

而今天,这里却几乎聚集了藏剑徒一脉的三分之一人数!

这些人聚在一起,整个竟似乎比身后的木屋还要大。

陆安人的脚步慢慢停下,眼中那一丝祥和转瞬即散。

在这些人中间,虎爷大大咧咧地坐在院子里唯一的一张竹椅上,闭目养神,好不惬意。

见到陆安人回来了,吵闹的人群逐渐安静下来,一道人影拨开两侧人流,眯着隐有白翳的双眼远远看了陆安人一眼,嘴角露出老鼠一样的笑容,阴恻恻开口。

“高北见过陆兄。”

“陆兄果然技术高超,短短半日就完成了我与魏兄一个月的工作,高某佩服!”

陆安人一手拄拐,一手紧了紧肩上竹篓的背绳,神色淡漠,视线直接越过高北,落在竹椅上半躺半坐的虎爷身上。

高北见陆安人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脸上的笑顿时暗了下去,一双眼中冷意骤浓。

穿着一身宽大道袍,半敞胸口吹着微风的虎爷察觉到陆安人的目光,也不起身,双眸裂开一道缝,随意招呼道:“哟,回来了?”

陆安人淡淡点头。

虎爷眼神朝两侧一飘,顿时有两位眼力劲极好的年轻女剑徒从人群中小跑出来,一左一右搀着虎爷坐直。

虎爷趁着二人用双手搀扶自己的机会,胳膊肘故意向后顶了顶,感受那里的一片柔软。

两位女剑徒只是低眉顺耳,似乎并无察觉。

“舒坦。”

虎爷揩足了油,摆摆手让二人退下,瞥了一眼陆安人,下巴朝满地的飞剑残片一抬。

“既然之前的活干完了,那就继续把这个月的活也干了吧。”

陆安人抬起头,平静地看了虎爷一眼。

虎爷左手反撑在大腿上,右手则以手臂搁在大腿上,踮起脚尖晃腿,嗤笑一声。

“哦对了,既然你会干,那就多干点,这个月咱兄弟们手里的活,就都交给你干!”

“大伙觉得如何?”

话音一落,魏霸狞笑一声,瓮声瓮气便道:“虎爷说得好,就得让他这个废物多干点活!”

“是啊是啊,否则我们又得努力修炼又得和他干一样的活,凭什么?他又不用修炼!”

“诶你这话说的不对,什么叫不用修炼,他倒是想修行,问题是有用吗?多少年了,还只是炼气一层!”

“哈哈哈”

有人嘲笑,有人鄙夷,有人敌视。

“既然不能修行,为什么不主动下山呢?非要在这拖我们藏剑徒的后腿么?”

“就是因为他,我们排名越来越低,庄里给的资源也越来越少,本来现在灵气就珍贵,他还要做这种恶心人的事!”

“什么人啊这是。”

然而面对这样令人难堪甚至恼怒的嘲讽,陆安人脸上却没有半点波动。

他慢慢迈步,一深一浅,走过众人形成的人墙,走到虎爷身前。

周围的声音渐渐安静下来。

他低头,迎上虎爷戏谑的目光。

“好啊。”他淡淡说道。

“嗯?”

虎爷反而微微一愣,他早就准备好但凡陆安人敢说一个“不”字他就立刻好好教训他,不死也得把他打残扔下山去。

可是他竟然同意了?

他看着眼前这个实际年龄比自己大但却仍是少年郎面貌的人,看到他那双深邃如黑玛瑙的眸子里透出来的平静。

不,那哪里还是平静,根本就是一团死寂。

像是一幅没有任何生机的画,以千年的孤寂与寂寥为墨,用世界树的枯骨作笔绘制而成。

虎爷一颗不安分的心都冰凉下去。

半晌,才说出一句话:“……那还不快去?愣着做什么?”

陆安人没有焦距的瞳孔移开,落在虎爷脚边三框碎片上,弯腰,卸下身上的空竹筐,伸向三个满竹筐。

便在这时,身旁忽然闪过一道人影,飞起一脚。

将三只竹筐通通踢翻,连带着那只空竹篓也被瞬间踢散,残体抛向高空,坠向远方。

“啪”

落在地上发出轻响。

同时陆安人的脸颊上裂开一条狭长的血线,鲜血缓缓渗出。

那是被爆裂开的竹条割开的。

四下安静。

……

“嘿嘿,对不住啊陆兄,昨晚刚突破,身体有些不受控制。”

高北收回脚,走到陆安人身前,太阳正好在他身后,于是弯腰艰难蹲着的陆安人便被一片阴影笼罩。

“突破了?”虎爷一愣,连忙站起身打量起高北,眼中爆出精光,畅快大笑,“哈哈高北真有你的,竟然真突破了,一晚上就到了五气境!”

一旁魏霸也靠了过来,目光里满是惊羡。

不止是魏霸,周围所有人看向高北的目光都充满了羡慕和嫉妒。

高北享受着周围人的崇拜,心中颇为自得,表面上却是对虎爷一拱手,稍稍低头道:“多亏虎爷为高某省出来时间修行,不然怕是还需要好些光景。”

“哈哈,应该的应该的,我们老了,未来是你们这些孩子的啊!”虎爷心中越发畅快,看脚边的陆安人就越发不爽,冷冷道,“看到了吗?这就是别人的天赋!有些人生来就要在天空翱翔,而有些人就只配低贱地在地里干活,说的就是你,还不捡起来去干活?!”

虎爷肆无忌惮地辱骂着陆安人。

在他心里,连刚才那样的羞辱你都忍下了愿意去干,现在不一样会乖乖去干活?

那就连最后的脸都不用给你了。

虎爷抬起脚,一脚把陆安人踹到在地,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周围所有人也大笑起来,声音如同浪潮,连周边的树叶仿佛都被震动,灰尘抖落飘入风中。

没有人注意,陆安人不知何时抬起了头。

他昂着头,从人潮的缝隙中看到天边的朝阳。

朝阳已经完全升至高空。

于是夜里那些在苍穹上叽叽喳喳的小星星都看不见了。

世间只剩大日之辉。

他慢慢地站了起来,踉跄又摇晃。

脸上,脚上。

都流着血。

虎爷看着他,莫名其妙觉得他的眼神变了,笑容微微收敛。

“地上很吵啊,天上挺安静。”

陆安人轻轻一笑。

“我原本觉得这日子怎么过都行。”

“但他跟我说,世界很大,应该去看看。”

“虽然跑来跑去只为看看这个世界是件没什么意思的事,但我现在想换个安静点的地方了,而且天上确实比这里要大一些。”

他看向虎爷,双眸还是那样淡漠,仿佛白云悠悠,从未停留。

“你刚才说,只有天赋好的人才能飞在天上?”

“那我就好一下吧。”

脑海里,缥缈的白色文字缓缓飞舞。

《云中吐息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