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赐予

陆安人落得今日的地步,虽说罪魁祸首是刘天华,但前身沐锋却也有部分间接责任。

穿越得久了,沐锋现在也大概了解前身沐锋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外表看起来神武倜傥、风度翩翩、嫉恶如仇,但在沐锋看来有些行事却十分天真,或者说端正得过头了,像个自命清高却又缺乏躬亲经历的书生,往往会因为一时意气而动,却难以兼顾事态后续的发展。

在刘天华和陆安人这件事上便是如此,但凡他能处理得更好些,陆安人也无需多受这近百年的苦。

这或许有些挑刺,但一个要成为天琅剑庄庄主的人,不应该只是个顾头不顾尾的少年郎。

罢了罢了,你现在遇上我,也算是熬到头了。

沐锋看着陆安人,心中已有打算。

他问道:“既然如此,而今刘天华已死,你有何打算?”

“打算?”陆安人似乎愣了愣,他之前一直在等着熬死刘天华,但这一天忽然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到来了,他一时竟没有了头绪。

似乎这种日子过得久了,自己好像也习惯了。

已经没有什么……世俗的欲望。

“这个世界很大,你应该去看看。”沐锋低而不沉的嗓音恰到时机地响起,在陆安人死水一般的心湖上荡起一道涟漪。

陆安人抬头,看到一道光晕从头顶垂落,精准地落在他面前的石桌上。

他凝目望去,光华散去后那是一本册子,很普通的开本,蓝色封皮,上面写着五个黑字。

《云中吐息决》。

“这是……”陆安人眼眸一缩,豁然抬头遥望天边那道缥缈人影。

就算他陆安人再什么都不在乎,也知道《云中吐息决》是什么!

万万外门剑徒之中,能被提前赐下《云中吐息决》的能有几人?无一不是天纵之才!

更何况,这种级别的吐纳术,眼前这位不知身份的高人竟然随随便便就拿出来给自己了?

他是剑庄里的哪位太上长老?

“你我有缘,若你真无事可做,便试着练练这套吐纳术吧……呵呵,还算不错的吐纳术。”

“若有朝一日你想去看看这个世界,这本吐纳术也能帮到你。”

“毕竟你身体特殊,有修为在身,或许能帮你遮掩一二。”

沐锋的嗓音循循善诱,像是冥冥之中的天音,又像是不可名状的道语。

陆安人终究是修道之人,面对《云中吐息决》心潮还是出现了不小的起伏,七十年前那种少年心境似乎有所回暖,不由陷入沉默之中。

更何况,他的体质特殊,明明没有多少修为却十分长寿,等到剑庄里的真正高手察觉到的话,说不定会带来无妄之灾。但如果他能把修为提升到足以匹配他寿命的程度的话,那自然无人能看出端倪。

过了好一会儿,陆安人伸手轻轻拂过《云中吐息决》上的五个字,低声开口,只是这一次,他的声音里多了一分尊敬。

“承蒙仙尊厚爱,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云座之上,沐锋心中长长松了一口气,面色微不可查地松弛下来,腰杆子都直累了。

还好,总算调教过来了。

万一这小子连《云中吐息决》都不在乎,那他是真不知道要怎么收场了……

不过现在么,一切尽在掌握!

反正七十年前陆安人就应该进入云中堂,自己把《云中吐息决》赐给他也毫无心理负担。

他重新以右手手肘撑靠扶手,手掌撑脸,身子侧躺,用只是随口一提的语气说道。

“不如,就把你那有趣的技巧留下吧。”

“仙尊竟会在意这种无聊小技?”陆安人皱眉,有些不相信。

《云中吐息决》乃是无上吐纳术,用来交换的……竟然只是那种连外门剑徒都不愿浪费时间的技巧?

沐锋低笑一声,显得高深莫测:“重要的是规则。”

规则?

陆安人略一沉吟,随即明白过来,心头却更加骇然。

作为仙尊,自然是看不上这种雕虫小技的,但这些触碰了大道规则的强者最为讲究因果,若是只予不取,那么就会留下极深的因果,而这些因果对他们来说则是能不沾就不沾。

有送有收,才是交换的规则。

重要的是规则,而不是交换的物品,这样自己往后即便做了什么也与眼前这位仙尊无关。

惊骇于天边之人的境界之后,陆安人想明白其中要害,心中反倒轻松下来。

起身,以小腹靠着桌子着力,双手作揖,朝着天边深深一躬。

“谢仙尊。”

说罢,便站着将有关藏剑的技巧详细叙述了一遍。

明明只是最简单的技巧,简单到只要两三句话沐锋便明白该如何使用,但陆安人却足足讲了一刻钟。

期间夹杂了不少自己的感悟与改进,愣是把一个最简单的技巧推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再然后沐锋挥了挥手,便让陆安人重新回到现实世界。

陆安人离开后,沐锋散去身前云雾,脑中还存留着刚刚陆安人讲的重点,其中不少不仅仅是针对这个小技巧,更是对平时修行都大有裨益!

当然,陆安人无聊做这些尝试的时候并没有想着能不能推广到平日的修行上,沐锋之所以能想到是因为他所站的高度更高,是以一眼就能看出按照陆安人的做法的话,一般天赋的修行者大概可以提升两到三成的修行效率!

不过对于沐锋这种天才来说,这些技巧有没有都一样,不妨碍他修行。

但他仍然越想越惊讶。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天赋高得离谱啊……”

“不过比我还差点。”

“我突然有点好奇他修行之后的样子了……嗯,希望别让我等太久。”

沐锋坐在云台上,轻轻摩挲着下巴。

片刻后起身,退出白雾空间。

还有藏剑的活要干呢!

“不对,再等等,再看看再学学……”

……

陆安人身形一晃,重新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回到幽暗的剑窟之中。

本以为刚才那只是一场梦,直到他发现自己脑海中多出了一段关于《云中吐息决》的信息。

陆安人眨了眨眼睛,没有像一般人那样又震惊又忐忑,而是仍旧平静如水,伸手取过一旁竹篓里的残剑,开始干活。

等到陆安人一瘸一拐地走出剑窟山时,太阳已经升到了半山腰,橘红色的光芒铺洒在整片山上。

不远处的松树下半身还在阴影中,但树梢却已经被朝阳点亮,有鸟雀停在枝头,叽喳欢叫。

微风轻轻拂过他清秀柔和的脸庞,带动鬓角一缕发丝。

天亮了,万物苏醒。

陆安人突然觉得这样的景色好像还挺好看。

他两边嘴角罕见地抖了抖,拄着拐杖朝宿舍而去。

一路上算算时间,除去自己干活的时间,在那白雾空间里竟只花费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怎么却感觉过了好久?

这也是那位仙尊的手段么?

当真鬼神莫测。

临宿舍近了,陆安人抬起头,便看到自家木屋前站着一群人。

少说有数十人。

还有满满一框残剑碎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