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有趣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句话说得真不错。”

白雾空间之上,沐锋坐在蜷在云雾组成的沙发中,缩着脚,喝着具现出的肥宅快乐水,悠悠叹了口气。

在他身前,那副龙凤画卷重又打开,不过这次里面展现的不是大地图,而是刚刚发生在剑窟山山脚木屋的那一幕。

由于自己没办法把残剑藏入崖壁之中,沐锋便想要寻找一位藏剑徒来帮他做这件事。

但他自己又不方便离开剑窟山,便想到了利用白雾空间来查看周边情况,等找好人选之后再挑选时机现身。

龙凤画卷中,那个腿有残疾的年轻人背上重重的竹篓,拄着拐杖,深一脚浅一脚地离开木屋,在黑暗中朝剑窟山而去。

竹篓里,堆着一些破碎的残剑。

残剑散发出的微光是今夜剑窟山下唯一的光。

沐锋嘬完最后一口快乐水,随手将空瓶放在一旁的云雾桌上,起身伸了个懒腰。

“这么喝快乐水看电视真爽,还不用担心变胖。”

他的眼睛眯了眯:“不过嘛,我不喜欢这样的故事。”

……

陆安人用随身携带的剑牌在剑窟山入口的洞口处一扫,结界放开,他迈步走了进去。

崖壁里的剑火依次点亮,幽深安静的洞穴里只有陆安人一轻一重的脚步声。

他走两步歇一步,在岔路口停住,辨认完方向才再次前行。

渐渐的,两侧崖壁间的剑火越发稀疏黯淡,最后陆安人甚至要点燃火把才能看清身前的道路。

于是他停了下来,侧靠着墙壁着力,将背上的竹篓卸了下来。

一瞬间,背后一片湿凉。

那是洞中的风吹在了他满是汗水的背上。

将火把插到崖壁上突出的凹槽中,陆安人伸手擦了把汗,贴着墙坐下,沉默地揉着僵硬的左腿,他的左腿脚踝往下诡异地扭曲着。

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他的目光依旧涣散无焦距,面无表情,似乎在出神。

半刻钟后,他的呼吸重新平稳,他从竹篓里拿起一枚碎片。

站起身,张开右手。

“蓬”

一团乳白色的剑火出现在他掌心,温暖却不灼热,映着他淡漠的脸庞。

将左手的碎片在乳白色剑火中迅速一过,再看时碎片已经包裹在一层淡白色的火焰中。

陆安人看了一眼,随手把燃烧着白色火焰的碎片拍在崖壁上。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淡白色火焰沾着崖壁并没有熄灭,也没有燃烧,而是像雪溶于水一般逐渐渗透进去。

连带着包裹在内的碎片眨眼消失不见!

再看崖壁上,一道微光如萤火虫般亮起,正是已然嵌入崖壁之中的飞剑残片!

而就在这残片融入崖壁的过程之中,陆安人已经又往崖壁上拍了三个新碎片。

额头渐渐渗出汗水。

……

“原来是这样做的么?”白雾之上,沐锋双眸微微放大。

“不过……那团白色的火焰是什么?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为何能融入石壁之中?”

“还有他这个熟练的样子,搁这拍小广告呢!?”

沐锋一边沉思一边吐槽。

画面中的陆安人身上忽然笼罩起一层朦胧的白光。

沐锋微微一愣,这个他玩游戏的时候熟啊,这种忽闪忽闪的白光一般表示“可以点击”,点击之后会有剧情或者宝物什么的。

微微犹豫片刻,沐锋伸出手,隔空朝着陆安人轻轻一点。

……

陆安人刚刚把又一个碎片送入崖壁,照这速度,天亮前够呛能搞完,且不说他还需要休息。

但他依然没什么情绪。

脚边微凉。

他低头望去,浓郁的云雾忽然间炸开,将他吞没。

……

白雾空间上,陆安人睁开眼眸。

然后,他的双眸缓缓放大,似乎有些惊讶。

不过很快,他的表情重又恢复如初,抬头看向视野中除去白雾之外的唯一一道人影。

那人影处在更高的位置,陆安人需要抬头仰望。

人影被一团云雾笼罩着,看不真切面容,身后隐约有大日悬空,光芒被无边无际的雾气折散,神秘而又恢弘。

唔……这点击效果是类似于拉人入梦?

沐锋低头看着下方的陆安人,虽然早就知道对方性格可能是偏于淡漠的那一种,但你这忽然被拉到一处神秘空间怎么就瞳孔微微放大然后就没了?

也太淡定了吧!

这让我怎么开场白?

不过,你应该看见我了吧,对于我这个你视野中唯一存在的事物,你总该有基本的好奇吧,怎么也得问一句“你是谁”吧?

陆安人确认高处那道人影并无异样,于是转身,朝远处走去。

沐锋:“???”

你特么还是人吗?不好奇的吗!

无奈之下,沐锋只能选择Plan B。

深吸一口气,沐锋轻笑一声,语气平淡,嗓音舒缓,好似一位优雅大方的君王。

“呵呵,有趣。”

陆安人停了下来,并不转身,只是回头看向沐锋。

“你在跟我说话?”

“不错。”

陆安人这次转过身来,撑着拐杖的手掌轻轻摩擦光滑的木头表面,又问道:“什么有趣?”

沐锋目光垂落在年轻人身上,淡淡笑道:“你刚才所做的事。”

陆安人想了想,说道:“你想学啊?我教你。”

这……

沐锋险些绷不住,但他很快想到这里自己是主人,陆安人是客!

心态转变之下,沐锋心境放松了许多,斜斜朝后靠去。

身后云雾翻滚,组成巨大的王座,托住他的身躯。

沐锋手肘撑在王座扶手上,手掌轻轻撑头,饶有兴趣地看了陆安人一眼,道:“现在我觉得,你才更有趣。”

陆安人这次没有接话,而是沉默片刻后回答道:“那是我的工作,并没有什么意思。”

沐锋说道:“是么?”

“只不过是剑元的变种运用罢了,使之更接近石壁的岩属性而非金属的锋利属性,大家都会,但都没有我会。”

“哦?”

陆安人面无表情继续道:“因为大家都觉得让剑元变得像石头没什么意思,而我觉得一切都没意思,剑元是更像石头还是更锋利,没有区别。”

这是一个被“丧”文化彻底打败的当代年轻人啊!

不过“丧”也能“丧”出水平是我万万没想到的啊!

如果不是要保持形象,沐锋甚至有种扶额的冲动。

陆安人眯了眯眼,左右看了看,说道:“没什么事的话,我还要去工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