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陆安人

“咣当”

年轻人刚刚取下门栓,木板门就被从外向内狠狠撞开,躲闪不及之下瞬间砸在年轻人脸上,手中拐杖一松,已是仰天朝后摔倒在地。

“咦?哈哈哈,死瘸子,怎么倒在地上,要给虎爷行礼么?”

门外一共闯进来三人,两少一老,年轻的在两边,年老的在中间。

左边那年轻人正是一直出言不逊的人,年纪虽轻却长着一脸络腮胡子,光头,身材粗犷,一副雄壮的模样。

敲门的也是他。

右边的年轻人相比较则要干瘦得多,抿着唇,一双眸子却如蛇蝎一般阴翳,额头颇为宽大,使得那两只眼睛更加阴森可怖起来。

中间的,则是一位须发皆白的佝偻老者,脸上皱纹密布,每当他抬起头,额上的皱纹便几乎拧成了一个“王”字。

虽是老者,浑身气势却是三人中最为雄浑的,甚至于在他的背上还负着一柄橙黄色的飞剑!

从这飞剑散发出的气息来看,竟然是一柄能够评级的飞剑,换句话说,此剑来自剑池。

正常情况下,天琅剑庄的修士只有在通过登堂入室大比加入某座剑堂之后,才能去剑池挑选自己的飞剑。对于外门剑徒而言,他们平日里修行所用的飞剑都只是以低阶灵石批量生产的普通飞剑,根本没有资格评级。

在天琅剑庄外门,想要获取一柄出自内门剑池的飞剑十分困难。

要么被某位长老看重,亲自赐下飞剑,比如刘天华。

要么就得像这位叫做虎爷的老者,在外门摸爬滚打五十年,天琅剑庄也会酌情赐予一柄剑池飞剑,以嘉奖其坚持不懈修行。

这样的人,要比其余所有外门剑徒威风得多,往往身边能聚集一堆手下。

虎爷靠着这柄飞剑和自身炼气九层的修为,是“藏剑徒”这一支里排名第二的强者。

几天前他还只是第三,不过排第一的刘天华一死,他便成了第二。

此时跟在他身旁的两名少年郎都是三年前刚加入天琅剑庄的,身形魁梧的名叫魏霸,眼神阴翳的则叫高北,两人天赋都算不错,很有机会登堂入室。

对待这样的后辈,在外门混得风生水起的虎爷自然是第一时间拉拢,往后若是他们能够登堂入室,弄不好会念他虎爷一点情。

内门弟子随手给点好处,都够剑徒们消受不尽了。

今天是魏霸和高北跟随自己的第一天,虎爷存心想要在两位后辈钱长长面,好叫他们知道只要跟在他虎爷身后,一日在外门,一日便能横着走。

……

虎爷的目光落在面前的瘸子年轻人身上,眼神里闪过一丝冷笑。

瘸子名叫陆安人,也是藏剑徒的一员,甚至他成为藏剑徒的时间比虎爷还要早!

然而那么多年过去,这个瘸子的修为一直只有炼气一层,根本没有突破的迹象,久而久之变成了藏剑徒中最弱的存在。

对于外门剑徒而言,一旦十年没有破境,那么便可以选择是否继续留在山上。要知道即使是外门剑徒,每一支之间也会有竞争有排名,每五年都会按照排名先后分配剑徒资源,停滞不前的人无疑会影响这一支其他人的资源获取。

而藏剑徒这一支近百年来之所以排名殿后,这个名为陆安人的瘸子功不可没。

无论刘天华等人如何对他威逼利诱、冷落狠打,但只要还有一口气在,陆安人便不下山。

什么集体荣誉感,对于陆安人来说压根没这回事。

然而真正让虎爷最痛恨陆安人的并不是这点。

而是他的外貌。

人族修行,不突破筑基境界的话寿命不过一百,他虎爷炼气九层,今年年岁将近八十,已经老态毕现。

但陆安人明明只有炼气一层,且在这外门中呆了至少六七十年,却仍旧一副少年郎的模样,唇红齿白,双目清朗。

这让青春不再的虎爷如何能够容忍?

虽说这世上存在着各种神奇的体质,有些人生来就拥有远超常人的寿命,但每次看到陆安人这副细皮嫩肉的模样,虎爷仍然气得浑身发抖。

如果你拥有某种体质,那就别在这外门跟自己这群人混在一起啊,既然大家都已经没什么天赋了,你又凭什么不一样?

虎爷不能接受。

正好今日逮到机会,定要出这一口恶气!

……

“外面是一批残剑碎片,你连夜去藏入剑窟山中。”

虎爷看着拄着拐杖艰难起身的陆安人,冷声命令道。

陆安人鼻梁被板门砸歪流着鲜血,但他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目光虽然对着虎爷但根本没有聚焦,鲜血顺着下巴流落,配上他那副木偶般的神色,一时有些渗人。

“这一期分配的量,我早已经做完了。”他说道。

藏剑徒以十年为期,每一期都会有一定额度的新残剑碎片需要完成。这些残剑碎片分到每个人头上并不会很多,毕竟即使是剑徒,主要功课还是修行。

“嘿嘿,这些是魏兄和在下这一期的量,劳烦陆兄连夜帮我们处理掉吧。”虎爷右侧,额头宽大如桃的高北阴森一笑,向前迈出一步,冷冷注视着陆安人道。

“既是你们二位的活,为何要丢给我来做?”陆安人问道。

“死瘸子你说什么?让你帮忙做是看得起你,你敢拒绝?”魏霸双掌一拍,浑身灵气乱窜,双手手臂上四条经脉格外耀眼。

四气境!

短短三年时间踏入四气境,魏霸的天赋确实算得上不错。

“魏兄稍安勿躁。”高北伸手拦住魏霸,他同样是四气境,看着陆安人笑眯眯道,“我想陆兄可能是误会了,都说现在的藏剑徒一脉中陆兄呆的时间最久,藏剑手法最为一流,魏兄与在下心生向往,想要见识一番。然而陆兄手法高超,自己的活自然是早早干完了,吾等愚钝,只能带着自己的活来请教陆兄。”

陆安人看着眼前三人,这七十年来这种事发生过太多次了。

他微微沉默。

虎爷见差不多了,便抬眸沙哑道:“还不快去?自身修行帮不了我们,那就多做点其他该做的事,好让魏霸和高北这样的天才多些时间修行,提升我藏剑徒一脉的排名。”

“自己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还用我来教你吗!?”

陆安人吸了口气,把拐杖夹在腋下,淡淡道:“明白了,明日一早我便去,今日天色已晚……”

“现在就去!”虎爷目色一变,顿时炼气九层的恐怖气息扑面而来,直接将陆安人掀翻在地,脸色苍白,口中鲜血狂涌不止。

“今日已是这一期末,明日便是新的一期,又有新的残片送到。”

“今期事今期毕不懂么?明日之前,我要看到你的成果!”

“否则……你知道后果。”

陆安人捂着胸口不住地咳嗽,满头黑发凌乱垂落,撕裂了视线。

胸口火辣辣地疼。

沉默片刻之后,沙哑的声音从他口中传出。

“我知道了,马上就去。”

他的眼神依旧散漫没有焦距,似乎并不在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