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专业的事得找专业的人

在沐锋眉心处,一股如雾霭一般苍茫的气息忽然凭空出现,开始运转。

沐锋识得清楚,这股力量和之前白雾空间散发出来的一模一样!

在浓郁的灵气下,白雾空间的力量竟然自动出现!

像是从白雾中探出手来,灰白色的气流朝即将散溢出沐锋体外的灵气延伸过去。

沐锋想到之前白雾对《血长河》的反应,心头一动,主动控制起白雾,让他们吸附到灵气之上。

瞬间,就像是干燥的海绵扔进水中,白雾顷刻间将所有能吸收的散溢的灵气都吸收殆尽。

几乎只是一眨眼,沐锋周身所有的灵气都消散一空,异象消失,就好像他突然又变成了一个凡人。

然而沐锋自己确实无比清楚,除去自身四气境的境界稳定下来之外,那些多余出来的灵气已经全部被白雾空间吸收储存了起来。

“除了能提取功法之外,还能储存灵力?”

沐锋越发觉得白雾空间神奇莫测。

“这存储起来的灵气,我还能拿出来使用么?”

沐锋心中暗暗发问,意识渗入眉心,重新进入白雾空间。

依旧是满目的白雾,只是在吸收了《血长河》和一定量的灵气之后,这里的白雾似乎流动得稍微快了些,看上去就好像重新拥有了生命力一样,不再像之前那般死气沉沉。

随着沐锋心念起伏,一团浓郁的灵气从脚下的白雾空间中涌出,继而汇聚在他的右手上,极致的压缩凝练下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沐锋有种感觉,只要自己想,自己就能任意使用这股灵力,不管是把它用来对敌,还是还给一方天地。

而且别忘了,白瓷碗最初的效用是复制!

此刻在沐锋的感知中,这片空间所储存的灵力,要比刚才所吸收的更多!

显然,白瓷碗即使变化了形态,但是最基本的复制之能依然得到了保留。

这也导致了沐锋如果身处这片白雾空间,能够爆发出的实力将远超自己本身明面上的境界。

“那之前为什么没有复制《血长河》?应该是《血长河》的级别过高,现在的白雾空间还无法复制那种级别的物品。”沐锋若有所思,随即耸了耸肩,“不过功法秘籍这种东西,复制了也没啥用吧?”

沐锋挥手散去掌心灵气,这些灵气虽然能为他所用,但终究不是他的。

灵气溃散成雨,纷纷扬扬,重新隐没到白雾之中。

沐锋浑身因为白雾空间加持而得到的暴涨境界也重新复原。

原本因为接连破境还有些小窃喜的沐锋一下子原形毕露。

“这落差有点大啊……”沐锋伸手摩挲着下巴,叹道,“不过没关系,这白雾空间不也是我的?”

退出白雾空间,沐锋睁开眼,看了眼山洞里用来计时的石碑,现在距离沐锋巡视完一百零八窟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天。

起身来到药缸前,先前沐锋被聂鸿飞夺舍下曾试图杀死鲲鹏幼崽,幸好白雾空间的出现及时解除了危机。

北冥受了些轻伤,并无大碍。

药缸里的药液已经全部被他吞入体内,背部有些细微的伤痕,此刻正趴在缸底沉睡。

淡淡的灰白色气流覆盖着他的身体,随着他的呼吸而上下流动,十分玄奥。

紧接着,沐锋看向药缸旁,同样趴在地上睡觉的奥特。

脸色一沉,快步走过去,一脚把它踢醒。

奥特一脸懵逼,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看到沐锋一把抱住自己怒搓狗头。

“睡?还睡?”

“你这个情况,你怎么睡得着的?”

“你不羞愧吗?”

片刻后,生无可恋的奥特被沐锋按在墙角,学着人类的样子盘膝而坐,闭目修行。

说是修行,其实只是让奥特熟悉自己体内的力量,并按照天狼一族刻印在记忆中的信息明悟力量的使用技巧。

“两天之内,你至少要学会说话和散开神识,不然没饭吃!”沐锋怒拍奥特狗头,一脸严肃,天知道一百零八窟里还有多少个聂鸿飞?

奥特“嗷呜”一声,连忙闭眼挺直狗背,按照沐锋说的去自己记忆中寻找目标信息。

奥特继承了曜的一切,虽然灵魂还是一只普通的狗,但不管是天赋还是智商都与曜无异,只是看上去有些憨罢了。对于沐锋的命令他百分百都能理解,所以很快便找到了自己该学的事情,逐渐沉浸入修行之中。

眼见奥特难得好好修行,沐锋便不再打扰他。

他起身独自走入巡视通道,朝聂鸿飞之前所在的零柒叁号剑窟而去。

先前的残剑碎片还遗留在地上。

他答应过它们,会把它们送回崖壁。

……

“这……应该怎么塞回去?”幽暗的零柒叁号剑窟内,沐锋一手按着崖壁,一手把弄着一枚只有一寸长的残剑碎片。

他本以为这些残剑碎片当初破开崖壁而出必然会在崖壁上留下痕迹,他只要顺着残痕把碎片再插进去就好了,可此时观察下来才发现崖壁光洁无比,压根就没有想象中的痕迹。

沐锋尝试过多种方式之后都无果,于是蹲下身看着满地碎片喃喃道:“看来,还是得找专业人士啊。”

……

剑池里诞生的飞剑不会主动离开剑池,除非有人选择了它们,然后带它们离开。

同样,碎裂了的飞剑也不会主动返回剑窟山,除非有人带它们回来。

天琅剑庄未能进入七座剑堂修行的修行者被叫做外门剑徒,外门剑徒千千万,其中有一支便专门负责“藏剑”这项事宜。

他们住在剑窟山外围,也被叫做“藏剑徒”。

剑窟山外围,藏剑徒宿舍。

“砰砰砰!”

“砰砰砰!”

最靠近剑窟山、同时也是最为阴冷的那间宿舍响起粗鲁的敲门声。

朝里侧卧合身躺在板床上的年轻人睁开眼睛,微微蹙眉。

此时已是月上柳梢,且这一期的工作已经结束,怎么还会有人来找他?

“死瘸子,快开门!虎爷有事用得着你!”

“不开门找么?”

年轻人闭上眼想要不理会,但敲门声越来越粗暴,木质结构的宿舍连带着身下的板床都在晃动。

年轻人豁然再次睁开眼,眼里闪过一丝茫然,紧接着却是深深的落魄与黯然。

起身,伸出干瘦如柴的手,取过床边的劣木拐杖。

“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