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决死反击

几乎是一瞬间,沐锋就想到了之前那枚聂鸿飞死后残留的血红色结晶。

当时没入沐锋体内后并没有任何异样,然而此时此刻当沐锋体内开始能够积蓄灵力时,它却像是闻到血腥味的鲨鱼,瞬间爆炸开来!

“轰!”

沐锋心肺处好不容易积攒少许的灵力瞬间变得粘稠如血,在血结晶的驱动下化作数道洪流逆流而出。

所过之处,所有正常存储在体内的灵力都被侵蚀,通通变红。

仅仅三息时间,沐锋的身体就变得赤红如铁,肌肤上渗出无数血珠,整个人不受控制地痉挛起来。

“啊……”

沐锋痛苦地低吼出声,睁开的双眸中猩红一片,杀意纵横!

这血结晶中蕴含的,是属于聂鸿飞的杀意!

“杀!”

沐锋口吐“杀”字,赤红的眸子扫过,伸手一把死死攥住眼前唯一的活物——北冥!

北冥早就被沐锋身上散发出来的无穷杀意吓得缩在药缸角落一动不敢动,根本没有半点反抗之力就被沐锋抓到手中。

“死!”

沐锋双臂发力,赤红的手臂上青筋如虬龙般高高鼓起,强悍的力量骤然间爆发!

“呜……呜呜……”

北冥的身体立刻被挤压变形,传出痛苦的哀叫声,一股股灵气从他口中喷涌而出,化作鲜红的血滴。

另一旁,奥特察觉到沐锋的异样,猛地扑过来,浑身浩荡妖气如雪崩般朝四周崩散,但却浑然不知自己能做什么,只是急得满头乱窜,口中连连尖啸。

便在这时,沐锋嘴角忽然上扬,随即咧开一道令人心头发颤的恐怖笑容,狰狞开口。

“你的身体,我收下了。”

……

话语虽然出自沐锋之口,但不管是语气还是音色都不是沐锋,而是聂鸿飞!

“没想到你的身份竟然是天琅少庄主,更没想到你会修为尽丧,道基受创,刚刚才恢复到炼气一层。”沐锋的表情缓缓收敛,眼眸里杀意却愈发浓郁,带着一丝玩味淡淡道,“不过没关系,我不嫌弃。”

此时此刻,在沐锋身体内部,血红色的灵力几乎已经侵蚀了大部分筋脉,正以并不缓慢的速度朝丹田逼近。

属于沐锋自己最后的意识此时正退守在丹田处,用仅存不多的灵力奋力抵抗着聂鸿飞的侵蚀。

然而他的抵抗就像是在洪水潮流中的鹅卵石,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丹田乃是修行者前期最为重要之处,一旦此处也被侵蚀,那么沐锋最后残存的意识也将被抹去。

到那时,他将会被聂鸿飞夺舍成功。

“无需挣扎,等我成了你,你的遗憾你的心愿我自会帮你一一实现。”血色的灵力翻滚,仿佛凝聚出一张聂鸿飞的脸,对着沐锋眯眼淡淡笑道,“好可怜啊,天琅剑庄庄主之位难道不应该是你的么,怎么被那女人抢了去?放心,我一定帮你夺回来。”

顿了顿,聂鸿飞眼中涌出浓浓的欲望,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下唇,笑道:“还有那本该属于你的女人,我自然也不会亏待她……那可是江星明啊,多少人梦寐以求的道侣,不瞒你讲,我当初还是个少年的时候啊,也曾对她动过心呢……”

“你……找死!”

丹田之内,沐锋忽然一声怒吼,刚刚修复的丹田剧烈晃动起来,刹那间似乎又出现了道道裂缝!

“轰轰轰!”

沐锋须发皆张,神色疯狂,不顾一切地调动丹田中的灵力,朝着眼前满目血色狠狠冲撞过去!

他的眼中,满是怒意与决绝。

想夺舍我?

想夺我的剑庄?

想……夺走她?

不允许!

绝不允许!

哪怕是死,也不允许!

随着丹田内所有灵力瞬间倾泻,沐锋的意识像是虚脱了一般,恍恍惚惚似乎就要睡去,但他却嘴角微微勾起,心中不受控制地浮现出那道人影。

好不容易才能修行,却就要这么停在这了。

真不甘心啊……奥特该怎么办?

见到剑守大人的时候,这货不会笑话我吧?

还没有……打败她啊……

丹田上的裂缝越来越大,如蛛网密布,似乎下一瞬就要连带着和沐锋的身体和意志一同炸开。

“嗡”

千钧一发之际,一束浓郁的乳白色光芒,忽然从丹田上方垂落。

温暖而又柔和,像是开天辟地的那道原初之光。

……

沐锋没有看到,他倾尽全力释放出去的灵力并没有和血色灵力相撞,而是在离开丹田的一瞬间便被定格,然后以一种梦幻泡影的方式蒸发成点点光亮,缓缓上升。

最终,汇聚入一片漆黑的虚无之中。

吸收了沐锋最后的本源灵力后,那片漆黑的虚无震颤起来,中心裂开,洒落乳白色的神光。

第一道神光落在沐锋的意识上,护住不让其消散。

第二道神光落在丹田上,裂缝竟开始逐渐复原。

第三道神光幻化成雨,落在血色灵力之上。

“这是什么?”聂鸿飞的面色刚刚露出惊疑之色,第一滴白色雨滴已然渗人血色灵力之中。

一瞬间,聂鸿飞由血气凝聚而成的脸庞剧烈颤抖起来,双目中一片惊恐,声音里甚至没有怒意,只剩下恐惧和不可置信。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啊啊啊……”

“滋滋滋”

像是水滴落在滚烫的地面,白色雨滴落入血色灵力之中,瞬间蒸腾起一片朦胧的血色蒸汽。

越来越多的雨滴落下,血色灵力没有半点还手之力,甚至就连流动的特性都被剥夺,只能安安静静地呆在原地,任人宰割。

就仿佛,连反抗的念头都不再有。

聂鸿飞的人脸如河流塌陷一般溃散,惨叫声越来越小。

最终,沐锋体内重归平静。

外界,沐锋身体表面的赤红异样也逐渐恢复,整个人再次无力地栽倒进药缸中。

差一点就被当成气球生生捏爆的北冥“噗通”一声落入药缸中,双眼发花,尾巴一甩陷入昏迷。

奥特“汪”了一声,跃入药缸中,托扶住了沐锋。

只有那场无人能够看到的大雨,还在下着。

……

一天后,沐锋醒了过来,已经躺在了山洞里的石床上。

奥特一下子扑了过来,沐锋下意识张开双臂,有力地将奥特拥入怀中。

身子甚至连晃都没有晃。

“我的身体……”沐锋低头,内观己身。

片刻后,他的脸上流露出震惊之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