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踏上那条路

缸内的温度渐渐上升,新的一批天材地宝渐渐融化,浓郁的灵力融入灵泉,缓缓散发出沁人心脾的药香。

奥特这次丢入大缸内的灵材里,有传说是佛陀不忍见世人生离死别时留下的南无泪,还有上古玄龟破境时留下的一片背甲,都是延寿增补的绝世神药。

此刻却像是萝卜一样被奥特丢进缸中,化作纯净到极致的灵力涌入沐锋体内。

当然,重新像个皮球一样浮在水面上的北冥一边克制自己一边悄咪咪吸收灵力,不多时肚皮便撑得极大,整个身躯几乎大了一倍,皮肤拉伸到几乎透明,时不时散发出颜色各不相同的光芒,像是在浴池里丢入了一颗发光水球。

沐锋的身体表面同样有光华闪烁,只不过比起北冥来说没有那么明显。

经过最开始的疲惫,沐锋缓缓苏醒过来,知道身体压榨到极限之后正是吸收灵力的最好时机,当下不再犹豫,连忙努力在药缸中调整姿势,五心向阳,默默运转起《云中吐息决》。

《云中吐息决》作为云中堂的无上绝学,虽然只是内功调养并无直接攻伐招数,却是整个天琅剑庄最为重要的一套法诀,重要程度甚至在《云中剑诀》之上!

原因无他,天琅剑修若能以《云中吐息决》为内法根基,那么天琅剑庄内的绝大多数剑诀都可修行,但若修行的是其他的吐纳术,便会和某些其他剑堂的剑法冲突。

换句话说,如果刚进入天琅剑庄的时候能被传授《云中吐息决》,那么在对外门弟子最重要的登堂剑比中,如果能够通过考核,那么七座剑堂都可随意选择。

但如果被传授的不是《云中吐息决》,那么即使在登堂剑比中表现不错,也只能去适合自身基础的某几座甚至一座剑堂,比如修行的是无生堂的《真冥域法》,那就只能去无生堂,其余剑堂根本没有适合你修行的剑诀。

至于剑诀,即使是《云中剑诀》,也只是剑诀而已,天琅剑庄最不缺的,就是剑诀。

而且还多是上品剑诀。

当然,天琅剑庄一代弟子千百人,其中能够被提前授予《云中吐息决》的,不过双手之数,而且千万年来这些天资优越的弟子无一例外,尽数选择云中堂,所以想象中那种修行《云中吐息决》却使得是无生堂剑阵招数的情况,古来并没有出现过。

作为上一任庄主的儿子,同时又身具先天剑脉,沐锋之前的修行自然是以《云中吐息决》为根基阅尽天下剑法,且几乎都臻至化境。

此刻重新运转起来,周身立刻云雾缭绕,且由于珍宝药液的缘故,这些云雾并非是纯白之色,反倒五颜六色,充满瑰丽绚烂之感。

沐锋端坐于云雾之中,外表看起来恬JA然,但其实身体内部却完全是另一副景象。

宛若万丈瀑布从高空轰然崩落,沐锋身体里每一处经脉都充斥着精纯无比的灵力,同时水声轰鸣,不绝于耳。

灵力流经全身,只是一瞬间就将沐锋原本的疲惫一扫而空。

很快,沐锋的身体状态便恢复到最佳。

沐锋深吸一口气,睁开双眸,神情微微凝重,眼神里却隐隐有一丝紧张与期待。

不得不紧张,因为接下来要做的事,将决定他这一世到底能不能修行!

即便是沐锋,此时也不由得有些忐忑。

又过了几息,身体里积蓄的灵力已经达到饱和,沐锋的心跳渐渐放缓,双眸里只剩下平静与淡然。

他重新闭上眼。

强行切断身体吸收灵力的本能。

一时间,宛若有神灵将九天瀑布截断,身体里的时空几乎瞬间停滞!

沐锋瞬间感到全身充满胀痛。

紧接着,像是开闸泄洪一般,饱满的灵力从全身每一处筋脉上的孔洞喷出,拼了命地朝沐锋身体之外冲去!

如果这个世界也有蒸汽动力的概念,那么此刻沐锋看上去就是一个人形的蒸汽机器,滚烫的白气从身体每一寸喷出,顷刻间将其淹没。

这,便是沐锋体内的状况,也是他无法修行的根本原因——大道受损,筋脉无法存储灵力。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十息之内,他方才辛辛苦苦吸收的灵气都将散溢殆尽。

然而沐锋眼皮之下瞳孔忽然微微转动,心念骤起。

下意识的,他两侧嘴角微微上扬,牙齿龇出,呼吸加重,双耳如野兽一般灵活抖动。

一道只有手指粗细长度的黑色气旋,忽然自丹田之处升起。

《食月》产生的天狼气旋!

充满霸道侵略的天狼气旋在沐锋的控制下,按照先前的大周天运行轨迹,飞速地开始在体内流窜。

这个世界的大周天,讲的差不多是沐锋前世所听过的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天狼气旋沿着一共二十条筋脉来回循环,眨眼便流动过百遍。

而在这上百次的流动之下,原本漆黑的天狼气旋竟是慢慢变小边洗,逐渐转向灰白。

沐锋的额头上密密麻麻满是汗水,但是他却依然没有停止。

因为他确确实实地感受到,在天狼气旋迅速消耗的同时,自己经脉中灵力的散溢速度渐渐放缓变慢。

有效!

沐锋精神大振,直了直腰背,全心全意操控起一截天狼气旋。

……

“呼……”

不知过了多久,沐锋稍稍放松肩膀,调稳呼吸,缓缓睁开双眸。

双眸之中,极细的精光一闪而过,然后便是止不住的欣喜。

他低首,抬起双手,轻握。

灵液从指尖臂膀滑落,闪着莹莹的光。

那不是灵液自有的光华,而是沐锋双拳散发出的光芒!

虽然还很微弱,但他的双拳确确实实凝聚了两抹微光。

这是灵力的象征!

沐锋又深深吸了口气,直到胸膛高高隆起,才缓缓吐出。

这一口气,与往日不同,他嗅到了其中那一缕若有若无、飘飘渺渺、难以捉摸的气!

那是仙气。

他终于嗅到了第一缕仙气。

炼气境第一层,突破。

……

重新踏上这条路后,沐锋第一件事便是内观自身。

他对自身体内的情况早已好奇良久,虽然之前修行的时候隐约能有感觉,但终究没有亲眼“看”来得清晰直接。

第一眼,他就看到了自己的周身经脉。

经脉上的孔洞仍在,只不过就像是有人拿渔网当做补丁一样覆在那千疮百孔之上,虽然距离彻底补漏经脉还差很远,但至少能够稍微降低灵力流动时散溢的速度,使得身体机能循环驱动之下,或多或少能够有少许的灵力存留在身。

沐锋粗略估算了一下,目前差不多就是一百的灵力自己能留下一二这样。

想要彻底修复,恐怕还需要极为漫长的时间,且需要吸收极多的灵力。

“怪不得连曜都说是几乎无法完成的事啊……”沐锋看着丹田上方两寸之处,几乎只剩下芝麻大小的天狼气旋,无奈地叹了口气。

但他并没有任何消沉之意,反而双眸中熠熠生辉,为未来充满期待。

已经能修行了不是么?只要能修行,那一切都不再是不可能!

便在沐锋还想要内观一下自身其他地方之时,变故突生!

已经有灵力流通汇聚的心肺处,一抹妖冶的红色忽然亮起。

带着无与伦比的猩红鲜血味,瞬间激射而出!

沐锋的身体瞬间僵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