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那些星星点点的光

聂鸿飞此时大概只剩下金丹期修为,又痛失使剑的右臂,此刻实力比起方才都只剩下三成不到,更何况先前那一招碰撞更让他明白了他和天琅剑守之间的庞大差距,若对方想杀自己,自己半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要想活命,那便得表现出自己的价值,这是一条最基本的常识。

过去有很多人因为这个常识跪在他面前,从而换来了额外的一时三刻。

但在聂鸿飞眼里,那都是因为那些人的价值太过低劣。

而他就不同了,身为一代剑魔,不说一身剑术根本就不输天琅剑庄传人,单就他擅长并愿意杀人这一点,就能成为很多名门正派的影子。

在他凶名最甚的那几年,所谓的那些正道魁首,明面上把他挂在通缉榜上,暗地里却有不少家向他释放出善意,希望他能帮他们处理一些不方便之事。

所谓名门正派,所谓魔宗外道,不过人心尔。

聂鸿飞觉得自己看得很透彻,眼前这人一看就与天琅剑守关系莫逆,在天琅剑庄内必定占据着颇高的地位,而天琅剑庄又是所有宗门中最清高最装模作样的,这样的宗门里的高位者自然会无比爱惜自己的羽毛,他聂鸿飞的价值就可以无限大!

退一万步说,就算对方真的两袖清风不理尘世,那多个剑魔端端茶送送水也是好的。

一代剑魔都被收得服服帖帖,不是更能彰显前辈您功德深厚?

至于之后,那也可以再做打算。

先活下去再说。

“我拒绝。”沐锋并没有犹豫,淡淡开口,直接将聂鸿飞的幻想击得粉碎。

聂鸿飞脸色微变,死死盯着覆盖在沐锋脸上的那团妖气,想要将它看穿,沉声低喝:“为什么?我聂鸿飞堂堂一代剑魔,没有我不敢杀的人,一旦我恢复全盛实力世间也少有我不能杀的人,有我替你做事,你能多出许多方便。”

“我知道。”沐锋看了聂鸿飞一眼,奥特乖巧站在他身旁,抬起黄玻璃样的眸子看着他。

“确实,如果有你替我做事,很多阴影里的事我都可以放手去做,还不用担心事情败露牵连到自己……”

沐锋缓缓伸手,猛然一把握住身前的玄铁栏,冷冷道:“但我还是拒绝,你这样的刀,我嫌脏!”

聂鸿飞苍白的脸色更显阴沉。

沐锋忽然道:“今天的剑窟山,要死人。你觉得是谁?”

聂鸿飞神情骤然紧绷,急切喝问:“你敢!这里是剑窟山,天琅剑庄怎么准你随意杀人?”

“随意杀人?”沐锋低低垂落眼睑,弯腰轻轻拍打奥特的后背,目光和奥特黄色的瞳孔相对,嘴角微微上扬,却又极近冰冷肃杀。

在他和奥特的目光相对中,奥特的双眸也渐渐变了,浩瀚的力量在他体内凝聚,爪牙毕露。

“今日有人试图逃离剑窟山,被天琅剑守发现,当场击杀。”

“你觉得我说的对么?”

聂鸿飞听到沐锋的话,心里最后一丝侥幸荡然无存,极致的惊惧之后本性中的暴虐再次爆发,双目赤红,面色疯狂,仅剩的左臂成握剑姿势,二话不说,急速出剑!

不得不说聂鸿飞不愧剑魔之名,一身修为全盛之时怕是不差沐锋多少,初步窥见登仙高楼,即使此时只剩下金丹修为,但剑诀熟练度仍在,此时于生死间出手更是如骤雨狂风,顷刻间向沐锋席卷而来!

刹那间,沐锋眼前被血雨腥风笼罩,放眼望去仿佛身处一片血海之中,脚下无数尸体沉浮,耳边鬼哭狼嚎,四面八方各种幽魂鬼面蜂拥而来。

那些鬼面便是剑光,既扰人心智,又夺人性命。

乃是聂鸿飞自创顶级剑法——《血长河》!

然而下一秒,奥特一声轻吼,直入人心魂的音波瞬间将聂鸿飞五脏六腑震碎,口中鲜血狂吐!

但他仍旧目光疯狂,竟似浑然不顾自身伤势一般,嘴角流落的血液还在半空中就开始熊熊燃烧。

“哈哈哈,今日我聂鸿飞即便死在此处,也要破了你这天琅剑窟!”

“到时候百鬼齐出,看你天琅剑庄能不能守住!”

“破!!!”

聂鸿飞以自身精血为引,燃烧起自己的大道根基,浑身气势忽然以恐怖的速度急速攀升!

以沐锋的目力,都能看到聂鸿飞丹田处原本即将破碎的金丹迅速重新糅合、凝实,继而散发出浑厚无比的金丹之力!

仅仅几息时间,金丹境,突破!

修行者体内象征行远境的脊椎开始缓缓一节节亮起。

不好!

沐锋脸色微变,聂鸿飞的果断超乎他的预料,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聂鸿飞身后的脊椎已经亮起了大半,行远境的威压扑面而来,几乎要把沐锋面前的妖气吹散!

“奥特!”

沐锋立刻示意奥特出手。

若让聂鸿飞恢复到鼎盛实力,哪怕只能出一剑,接近登仙楼的恐怖实力恐怕会比不知任何攻击技法的奥特稍强,虽然不至于对奥特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势必会造成不小的动静,那将会把沐锋置于极为不利的境地。

然而就在这时,山洞里忽然光芒万丈!

“嗡嗡嗡”

数不清的剑鸣在耳边炸响!

仿佛银瓶炸裂,剑光迸!

沐锋微微一怔,那不是奥特的进攻,而是来自剑窟山本身。

准确的说,来自一直镶嵌在崖壁间、如星辰般点缀着的剑火群!

此时此刻,这些过去代表天琅剑庄斩杀无数敌人、最终断裂退役的残剑们,再次像它们刚出剑池的那一刻时一样大放光芒!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残剑藏壁,便待何时?

只要剑庄有难,只要有人需要。

便依然可以斩妖,除魔!

一把残剑不成剑没关系,无数把残剑汇聚在一起,便是一把完整的神剑。

星火之光破开崖壁,在沐锋失神的目光中凝聚成一柄宽直的神剑。

“嗡嗡嗡”

神剑蝉鸣,残剑之间彼此摩擦,发出欢呼雀跃的声音。

仿佛甲胄之上甲片齐鸣。

老战友,你也回来了啊。

是啊,多少年呢,我们还能挥砍么?

能。

一定……能!

耳边远古的余音不断,沐锋忽然回过神来,鬼使神差地向前伸手。

握住剑柄。

面容前的妖气面罩豁然消散。

沐锋睁开眼,双眸中金光璀璨如日。

出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