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大王和我来巡山呐

山洞中没有白天与黑夜,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得靠崖壁间的剑火来照明。

这些剑火的本体,其实是一截截的断剑,其中灵气湮灭,只留下一丝残灵。残灵已经无法分辨敌我,只要周围一有异动就会本能地亮起,燃烧净自己作为剑最后的火光,照亮黑暗。

千万年来,这剑窟山里不知嵌入了多少截残剑,它们可能在石壁里继续点亮百十年才最终黯淡下去,然后又有新的残剑被剑庄修行者丢入山中。

剑窟山,不仅仅囚禁着囚徒,也收殓着剑。

此时黑暗的剑窟山通道里,一簇簇散发着宛若萤火虫光芒的剑火从远及近依次亮起。

一道身影从昏暗中走来。

剑眉星目,长发披背,赤裸着的上身线条分明,剑火照在肌肤上反射出古铜色般的光芒。

正是沐锋。

在他身旁,一只显然刚洗完澡做完蓬松的灰色狗子紧紧跟随。

这里是剑窟山内的三条通道之一,再往前不远处,便是“零零壹”号剑窟。

沐锋停了下来,俯身拍了拍奥特的脑袋,轻声道:“奥特,接下来就看你的了,按照我刚刚教你的那样做吧。”

奥特昂着头,身后灰色的尾巴左右摇摆,喉间发出两声讨好的“呜呜”声,然后抬起左前腿,朝前一步迈出!

“轰!”

凝实宛若实质的滔天妖气从奥特身上瞬间散发出来,就像是有人在洞口放了一只巨大的气球,然后扎破了它,迅疾的气流顷刻朝着通道深处冲击!

沐锋抬起右手稍微遮掩气流,等到眼睛适应之后重又把手放下,微微眯着眼,双手背负,嘴角扬起一道若有若无的深邃笑意,淡淡道:“现在,便让我们去进行一场愉悦的邻里交流吧。”

想了想,他示意奥特招来一片妖气覆盖在自己面部,将自身面容掩盖。

奥特在前,沐锋在后,一人一狗,朝零零壹号剑窟所在之处走去。

……

对于沐锋而言,不管是修行《食月》还是教导奥特重新做回剑守,都是需要花费相当一段时间的事情,然而剑窟山里的威胁却不会给他这样的发育时间。

左右思忖之后,沐锋想到了一个对于目前的他可能是最优的办法。

那就是反客为主,主动出击!

沐锋之前的思考里忽略一个点,一个恰恰是他无比看重的点。

时间。

他需要时间来恢复修为,但同样的,囚禁在剑窟山里的人也需要时间。

不是人人都像天芒子一样练就天眼神通,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确认天琅剑守神识消失并且破解八十一道结界。

对于其他人来说,要想确认这一点,还需要一段时间。

但是相应的,一旦等这些实力更强的人确认天琅剑守真的出了问题,他们彼此之间很有可能会因为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联手,到时候沐锋和奥特要面对的可不仅仅只是一两位曾经的大能,而是天琅剑庄上万年来所有的恐怖对手。

当沐锋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几乎立刻做出了决定。

绝不会让他们有联手的机会!

为此,只要让他们继续感受到天琅剑守的恐怖就行了。

虽然无法短时间让奥特像曜一样铺开神识,但奥特本身就是天琅剑守啊!

真正镇压这些强者无数年的,是天琅剑守的神识,还是天琅剑守本身?

我连本尊都有,还要啥自行车?

你说我不会神识?

没关系,我带本尊溜一圈不就完了?

权当每日饭后遛狗了!

……

零零壹号剑窟里关押的是一名浑身长满红色毛发的老人,沐锋带着奥特出现的时候此人正头上脚下倒悬在半空中,指尖蕴含微光,在地上写写画画。

整座剑窟的墙壁、地面都被他绘制的各种奇怪符号占据,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浑身红毛倒垂,像支沾满尘土的巨大棉花糖,根本看不到他的五官和面容。

察觉到奥特身上散发出的浓郁妖气,老人手中动作微微停顿,红毛微颤,似乎转了个身。

于是沐锋感受到有两道目光扫射过来。

但他仍旧没从那一堆红毛里找到对方的眼睛,尤其对方此时还是倒立着。

“剑守……”

沙哑如钢锯拉扯木材的声音从老人身上传来。

“哈哈哈……”

“错了!都错了!”

疯狂甚至有些癫狂的笑声忽然爆发开来,像是虫群撕咬的声音,红毛老人“噗通”一声从半空中摔倒在地。

紧接着他猛然起身,失心疯般地挥舞着双足双脚,一道又一道深红色的劲气从他体内打出,落在地面或者墙壁,将那些显然极具神秘意义的图形符号尽数毁去!

“大错特错!大错特错!哈哈哈!!!”

他还在疯笑着,笑声在剑窟中久久不散。

沐锋看着面前的红毛老人,微微蹙眉。

这里是一号剑窟,此人被关押入此处时天地间还没沐锋这个少庄主,所以他竟认不出此人的身份。

但很显然,此人身份一定极为特殊,且身上必然发生过和寻常修士相比大为不同的事情,那晚年不详带来的一身红毛便是证明。

沐锋没有再多逗留,赶在老人把所有图形符号都毁掉之前暗暗记下了其中几个,便带着奥特朝零零贰号剑窟而去。

一百零八窟并不相连,而是分别错落在剑窟山整座山上。

要一一走过,还需要不少时间。

……

剑窟山西侧山面,零陆捌号剑窟内。

倚靠墙壁似乎陷入沉睡中的光头道士忽然双肩一颤,惊醒过来。

他的双眸里还满是惊恐和畏惧,光头上眨眼间蒙上一层细汗。

仿佛那重若千钧的一掌还在眼前。

足足过了一百息,天芒子才逐渐平静下来,脸色却依然苍白,心有余悸。

“呼,呼呼……”天芒子查看了一下自身状况,眼角微跳,眼中浮现出浓浓的悔意,片刻后叹了口气,暗自叹道,“这下可好,连金丹境的修为都没了,惨死我也……”

“不过,那天琅剑守怎么变成了那副模样,还对天琅少庄主如此亲昵?”

“还有那天琅少庄主,怎么好像全身修为尽丧?”

天芒子抬手拍了一下自家光洁的额头,又给了自己两巴掌,骂道:“呸,操心这干嘛,老子一辈子都出不去了……”

骂着骂着,不由悲从心生,掩面而泣。

便在这时,一道声音忽然在天芒子耳边响起。

“回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