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一招从天而降的剑法

李洛自幼进入天琅剑庄,天赋卓越,顺利登堂入室,成为正清堂下一名内门弟子修行剑道。

然则此人心高气傲,自命不凡,虽然天赋已经算得上不错但却仍旧不满于此,一心想要和同龄修士拉开差距,于是不顾夯实道基,极度依赖提升修为的灵丹妙药,在短短二百年的时间里便初步摸到了行远境界的门槛,将大部分同龄修士甩在身后。

不过行远境界最注重道基,要修士行万里路,回首方见大道。李洛拔苗助长,虽然修为进展极快,但是进入行远之后由于道基不稳,导致寸步难行,修为数百年停滞不前!

当然,如果此时的他能够痛定思痛,在原地修补数百年,就算艰辛些,也不见得不能修复根基。

可眼见着之前被自己甩下的同届剑修们慢慢追了上来,他如何愿意停下?早已习惯了被人吹捧的他怎么能容忍簇拥在自己身边的人转向他人?

快些,再快些!

李洛就像只红了眼的公牛,拖着数百斤的重犁,不惜一切地向前!

六百年,他终于走到了行远境的尽头,然而他的道基也被自己亲手犁得千疮百孔,已到尽头。

行远境界,千岁便是大限,如今他已八百有零。

这六百年里,有天赋本就不弱于他的人超越了他,也有天赋比他稍弱但基础无比扎实的人追上了他。

他终于明白自己这生可能走不到剑道巅峰了。

然后他将目光放在了权力上,瞄准了由于江星明上位而被清算空缺的正清堂左判之位!

排去要入知命之人,此时正清堂里有能力和他竞争的只有同为行远境巅峰、早年外出除魔导致道基受损的吕瀚海。

只是李洛自己知道,虽然同为行远巅峰,但自己的实力比起战斗经验丰富的吕瀚海稍有不如,对方又有多年积攒下的良好声名,正常情况下自己很难竞争得过。

于是,他百般思索之下,终于想到了一条计策。

只要此事一成,在那位新庄主眼中他李洛自然而然比那吕瀚海顺眼得多,吕瀚海之前可还跟着严律己对抗过江星明呢!

到时候只要再表现出对新庄主的尊重拥护,何愁左判之位不到手?

李洛趁着前阵子江星明不在庄内,已经暗中把事情交代了下去。

现如今江星明刚刚回庄,便召集自己,想必是已经事成。

左判之位,已入吾囊中矣。

……

“李洛,你可知此次叫你前来,所为何事?”

江星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打断了李洛的思绪,他连忙收敛心神,暗暗告诫自己此时不能急切,只要稍稍忍耐一会儿便可。

“属下不知,莫非是庄主有用得着属下的地方?我辈修士,为剑庄,为庄主,义不容辞!”

一旁严律己闭上双眼,开始想念刚刚分别没多久的鲲鹏幼崽,试图用养崽崽的热情让自己保持住心境。

江星明说道:“正清堂左判之位空缺,剑律向我举荐了吕瀚海和你二人。”

李洛心头狂喜,头颅却压得更低,嘴唇几乎贴着台阶,声音微微发颤:“一切但凭庄主做主,若属下有幸担此大任,必定……”

“李洛,你可知罪?”江星明打断了他,淡淡道。

“多谢庄主厚爱,属下定……”李洛忽然愣住了,浑身燃烧的血液顷刻间降温,然后一点一点从身体里抽离,他愕然地抬起头看向江星明,“什,什么?”

然后他看到了江星明,后者站在高处台阶上,目光还在更高的地方。

完全没有看他。

李洛忽然觉得一丝恐惧慢慢从脊椎尾部渗透出来,缓缓朝上,紧接着他浑身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看来你不知。”江星明继续说道,“那我再问你,你可知道一招从天而降的剑法?”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目光丝毫没有变化,依旧看向天空中的云彩。

甚至,还要看得更高。

在那比云彩还要高邈的地方,有一束滚烫的光。

……

“庄主,且慢!”预感到不妙的严律己脸色一变,伸手想要劝阻。

但已经晚了。

一束炽烈到几乎压过太阳的光芒出现在高空。

急坠。

云彩被撕裂。

狂风被撕裂。

大阵被撕裂。

光落在茫然抬头的李洛身上。

于是他也被撕裂。

“轰!”

烟尘炸起。

……

五堂震动,五位堂主几乎是同一时间出现在正清峰上空,面面相觑,心想什么人竟敢在天琅剑庄放肆?

然后他们看到慢慢散去的烟尘后面,正清堂堂主严律己一身剑袍尽染尘土,神色略显愕然,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五人心头震惊更甚,什么人,竟敢对严律己动手!?还是在正清堂!

“那是……庄主?”剑目最为通透的两小堂堂主战东流瞳孔骤然紧缩,气息出现一丝偏差。

其余四人此时也看得清了,各个倒吸一口凉气。

正清堂主殿前的台阶毁去了大半,严律己沉默站在台阶一侧凝眉不语,而在台阶之上,红裙一如既往地随风飘荡。

纤尘未染。

“好安静。”望舒堂堂主何妍忽然开口,脸色微变,“剑呢?剑池里的剑鸣呢??”

五人瞬间反应过来,下意识看向正清堂剑池。

剑还在剑池中。

但就像是被彻底冰冻了的池塘听不到一丝水声一样,此时的剑池,没有一丝声音。

无数柄长剑,不管是刚成型的还是仙品飞剑,都紧紧地贴在一起,沉没在剑池底部。

像一群看到凶猛野兽后瑟瑟发抖、抱团取暖的孩子。

“是云中剑。”又有人开口道。

只是这次的话语里多出了十分的尊敬。

于是五位堂主同时躬身,行礼。

江星明头顶上方,悬浮着一束光,其中似乎有柄剑,但却看不真切形状。

然而没有谁不认识这柄剑。

正是因为这把剑的出现,剑池里的所有剑,都只能安静臣服。

天琅剑庄,历任庄主之剑。

天下第一剑,云中剑。

……

片刻之后,五堂堂主各自退去,江星明看着欲言又止的严律己,明白这位老剑律心中所想,于是开口道:“依剑庄律令,在庄内擅自斗殴致死者,该如何处罚?”

严律己一愣,想到眼前这位新庄主的所作为所,长长叹了口气道:“依律令,事后仍不悔改者,逐出剑庄,知错者当思过十年,期间不得出剑,不得修行一切功法,需以心养剑。”

江星明点了点头:“如此,我便思过十年,麻烦剑律稍后广告剑庄。”

这便是“我知错,我也认罚,但我不会改”的意思么?严律己无奈笑了笑,拱手应下。

江星明不再逗留,抬眸看了一眼头顶的云中剑。

云中剑感受到主人的心意,不情愿地鸣叫一声。

江星明皱了皱眉。

云中剑“嗖”地一声飞向高空,去势快极。

天琅剑阵自动散开一道缺口给云中剑让路,刚才云中剑落下的时候也是一样,只是看起来像是被斩破了一般。

江星明转身拂袖,不急不缓地朝云中堂而去。

在她和云中剑都离开后,严律己又叹了口气,安排一旁的正清堂弟子着手台阶修缮工作。

至于李洛的尸体……那一剑下还想有尸体?

等到严律己唉声叹气地御剑离去之后,安静的剑池里才重新开始有了动静。

……

此时此刻,沐锋刚好听到了那几声“噗通”,正抬眸朝地下灵脉河看去。

隐隐约约,河流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浮了上来。

PS:云彩上的剑首次出现在第六章,江星明前往剑窟山的时候。写着写着觉得写江星明有点多了,本章沐锋只有最后一行出现,但写出来还是很爱这个女子,于是决定不改了,就这样,希望你们也喜欢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