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煮宝生灵

江星明的目光很远,所及之处皆是她热爱的天琅。

她挥了挥手,说道:“而今剑守恢复,照理此鲲鹏幼崽已无大用,然已经抢了的断没有还回去的道理。严师伯驭兽有道,便交与严师伯投放在地底灵脉中培养吧。”

严律己压住心头欣喜,点头赞同:“善。”

虽然剑守大人不知为何勘破了生死大劫,但越接近大道世事就越发不可捉摸,留这一条鲲鹏当个后手也是利大于弊,就是以前没养过鲲鹏,不知道这鲲鹏和那些肥头小金鱼养起来区别大不大,一天要吃几顿?

“另外,正清堂空缺的左判长老之位,有人选了么?”江星明又问道。

正清堂掌管赏罚,堂主之下设左中右三判长老,共同管理诸堂弟子。

严律己略一思索,恭敬答道:“老夫心中已有两位人选,还请庄主做最后的定夺。”

“姓名。”

“吕瀚海长老和李洛长老。二人皆是行远境界巅峰,早年根基有恙,遂不入知命,是左判长老的上好人选。”

江星明轻轻颔首,眼眸里闪过一丝无人察觉的精光,看向天琅深处。

那里有一座瘦石嶙峋、植被枯败的山,剑窟山。

她刚去过那里,见过他,了解过剑守的情况。

还杀过一名叫做刘天华的弟子,知道了一些事情。

“传李洛长老来见我。”江星明说道。

……

严律己领命,返回自己住处。

一路上以云雾敛容,神色激动,满目放光,哪有半分先前的老正经模样,飞得一会儿快一会儿慢。

碎碎念不断。

“老夫竟然能亲手养一条鲲鹏,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

“不能飞太快,被弟子看见了影响不好,要稳重……啊可那是鲲鹏啊,古往今来有几人有这份机缘,激动些也可以理解吧?嗯……”

“应该取个什么名字?小灰已经被用了,难道叫你小小灰?可鲲鹏一族体型庞大,‘小’字不妥,大灰?”

好不容易回到住处,严律己罕见地顾不得去陪他那些灵宠,直接落在一口井前。

这口水井,连通整座天琅山脉的地底灵脉。

严律己双手颤巍巍地将鲲鹏幼崽从怀中取出,左看右看,越看越喜。

当下也不叫醒鲲鹏,只是捏了个法诀笼罩住鲲鹏,将它小心翼翼放入井内,浮在水面上三寸。

感受到越渐充沛的灵气,鲲鹏幼崽似乎动了一下。

九九八十一道指节粗细的水流从井水中涌出,汇聚成圆托举着鲲鹏幼崽,灵气升腾,缓缓没入鲲鹏幼崽体内。

“果然!鲲鹏一族血脉尊贵,对灵气要求极高,不能以常法培养。”

严律己双目不断放光,搓手激动地绕着井口绕圈。

受到灵气滋养,鲲鹏幼崽在沉睡中翻了个身,隐约发出一声舒爽的低吟。

这可把严律己乐坏了,眼见鲲鹏幼崽一时半会儿不会停止吸收灵气,他又在井边设下几道禁制,准备先去把李洛带到正清堂见江星明,然后立刻、马上、麻溜地回来!

“嗖”

御剑,全速前进。

啊,本剑律活着就是为了养鲲鹏崽崽!

……

灵井中,鲲鹏幼崽的身躯就像是一枚立体化后的灰色银杏叶,头颅鱼身宽大,尾部却小得可怜,像是充满气的气球尾巴,不禁让人怀疑如此比例失衡的尾巴是怎么帮助鲲鹏在无尽星海中遨游的。

忽然,鲲鹏的鱼尾轻轻拍打。

沉睡中的鲲鹏幼崽下意识张开鱼嘴,紧接着,无论是严律己刚刚打在他身上的保护法诀,还是江星明随意设下的灵气防护层,都瞬间瓦解成最原始的灵气,化作一道乳白色的灵气气流汇入鲲鹏口中。

仅仅十息,精纯的灵气便被鲲鹏尽数吞噬。

没了防护层和保护法诀,沉睡中的鲲鹏幼崽无法再维持悬浮的状态,“噗通”一声落入井水中,越沉越深。

逐渐不见踪影。

……

剑窟山,剑守洞穴。

明明是山洞深处,此时此刻却仿佛变成了云端,四周尽数充斥着白色云雾,各种天材地宝散发出的光芒经过云雾折射,光华迷离,仙意缈缈。

而在云雾最深处,一口盛满灵水的大缸早已煮开,沸腾的灵水溢出缸口,还没来得及砸落地面就升腾成水雾。

山洞中的灵气浓度,早已达到了一种骇人听闻的程度。

别说此时灵气衰败,就是在曾经灵气鼎盛的时代,这样的灵气浓度也只有洞天福地才会拥有,至于当世早已绝迹!

在这种灵气浓度的环境里修行的速度是外界的三倍、五倍、十倍!

就算是天赋最末等的庸才,十倍增幅之下也难说不会有所突破!

更何况,沐锋的根骨天赋乃是天琅剑庄三千年第一,先天剑脉在剑道上显露的天赋甚至还在江星明这位先天道种之上。

此时此刻,蕴含了玉仙草和紫心莲精华的灵水蒸腾起的灵气层层包裹沐锋,精纯至极的灵气不断地渗入他的身体。

刘天华之前在沐锋身上留下的伤口早已恢复如此,沐锋的身体甚至比服用归元丹之后更加丰润如玉,赤裸的上身线条分明,肌肤看上去如凝脂,但如果有人能够触碰的话又会发现坚硬似铁,滚烫如火。

然而,沐锋的眉头仍旧仅仅蹙着,他浑身的气息除去灵气衬托外,仍旧与凡人无异。

哪怕是根朽木,在这种浓度的灵气冲击下也几乎要焕发生机,踏入炼气。

但,沐锋仍旧嗅不到那象征缈缈仙途的第一口仙气。

他确实吸入了数以万计的灵气,但这些灵气无一例外在他身体中运转一个周天后又都散逸开去。

无法转变为他自己的气。

如果说正常修士的经脉是一根根水管,能够储蓄一定量的水,那沐锋的浑身经脉虽然被归元丹重新接续了起来,但由于根基暗伤的存在,他的经脉就是有孔洞的水管,在水流量足够大的情况下也能够照常运转,但是一旦水流缩小或者消失,水管里的水便也会瞬间从孔洞中流走。

简而言之,就是漏水。

那些经脉上的孔洞,就是拜江星明的剑气所赐,难以修复。

这就是他此时无法修行的根本原因。

曾经的他,灵气入体,便会被先天剑脉自动转化为剑气存储在经脉中,这是其他任何体质都无法做到的,是先天剑脉被誉为剑修第一体质的根本原因,因为这体质跳过了运转灵气、转为剑意的步骤!

而现在,再多的天材地宝,再浓郁的灵气,他也无法掌握分毫。

即使心志坚定如沐锋,在连续运转三百七十八次《云中吐吸决》失败之后,也不免觉得有些挫败。

难道……自己真的无法再修炼了?

难道,自己就真的要在这剑窟山中困顿余生?

明明和江星明的帐还没算。

沐锋缓缓睁眼,看到大缸前奥特正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吐着舌头,爪子里抓着随时准备丢入缸内的珍宝,满目担忧。

沐锋双眸微微一亮。

……

片刻后,煮沸的大缸上方,一人一狗,盘膝对坐。

奥特按照沐锋的指示,乖乖伸出两只前爪。

沐锋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杂念,再次运起《云中吐吸决》,探出双手,与奥特双掌互碰。

“轰!”

海量的信息顺着奥特的前爪涌入沐锋双掌,随后朝脑海汇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