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天琅六剑,奥特煮沐锋

此刻天琅山脉上空,六团散发着不同气息的光华拥有着同样的强大与锋锐,令人心悸的剑气好不掩饰地朝四周席卷开来!

不少围观修士光是余光扫过这六道光芒,都会觉得双目刺痛,不得不一退再退。

“这些便是天琅剑庄的仙剑么?太恐怖了吧。”

“瞧你那样,第一次见吧?那把金色的是正清堂的夫子剑,据说此剑出世之时浩然正气充斥整片天琅山脉,时任云起书院的书院夫子被惊动,前来想要交易此剑,却被当时的剑庄庄主生生轰了回去,老夫子胡子都气绿了!”

“还有那团重若千钧的黑云,是破山堂的主剑巨阙,千年前,破山堂堂主段鹏海一剑拍平了南方的一座山!”

“你们没人认出来那忘舒堂的青苏剑么?柳叶一般的细刃,杀人千遍,不见丝红,穿梭随意,如裁似缝……”

慢慢的,围观人群中越来越多的人认出了天空中的六把剑。

正清堂,夫子剑。

两小堂,双剑干将莫邪。

金阳堂,秋鸿剑。

忘舒堂,青苏剑。

破山堂,巨阙剑。

无生堂,无生剑匣。

每一者,在神启大陆上都威名赫赫。

世间不见天琅主剑久矣,距离上一次六剑齐出,更是已经足足过去五千年。

所有见到这一幕的人,包括隐藏在云层中的书生、和尚、道士,都面露凝重。

“哼!”

人群中突然传出一声不满的轻哼,众人望去,却见是一名化作人形,虎背熊腰的熊族青年。

这里距离剑庄有一段距离,他们听不到庄内谈话。熊族青年见不得所有人都被天琅剑庄镇住,失了妖族的面子,他涨红了脸,在人群中高声喝道。

“让天琅剑庄同时祭出六堂主剑,足以证明鲲鹏一族的强大,不愧是我妖族十二王族血脉!”

众人沉默,好像……这个说法也有点道理?

渐渐,有妖族开口附和。

“对,鲲鹏一族吞噬天地,不见得就比天琅剑庄弱多少,人族你们好好看着,一会儿被我妖族打败莫要不认账!”

“对,鲲鹏老祖,扬我妖族之风!”

同样的话半空中的三条鲲鱼听到这些话,差点控制不住庞大的身躯从天空坠落下来。

完了,鲲鹏一族的一世英名,今日怕是要在此葬送殆尽了……

居中的那条最为庞大的鲲鱼心中叫苦不迭,恨不得冲下去把那熊妖的嘴撕烂!

就你会说,一张小嘴叭叭的!

便在这时,一道红线从天琅山庄深处画出,眨眼便穿过天琅剑阵,落在三条鲲鱼身前。

红裙黑发,窈窕婀娜。

目若星辰,顾盼含霜。

缓缓开口。

“天琅剑庄,第十任庄主江星明在此。”

“谁敢造次?”

天上地下,百里俱静。

……

剑窟山,深处。

外界的种种丝毫没有影响到这里,奥特将昏迷中的沐锋带到了平日剑守休憩的洞穴中,这是剑窟山正中心的位置,在这里有通道通向一百零八窟,在过去几千几万年里,剑守天狼每日都在这些通道里巡视,震慑众囚。

刚一进入这片洞穴,崖壁里的剑火还未亮起,璀璨夺目的光华就映入奥特的视线。

放眼望去,这片洞穴里,竟堆满了各种奇珍异宝!

灵气浓郁地几乎要凝成液体,空气都因此变得潮湿粘稠。

昏迷中的沐锋光是吸入了一些蕴含充沛灵气的空气,就觉得伤势减缓了许多,缓缓睁开双眸。

只一眼,即便是他,也被眼前堆积成山的灵药仙芝震得外焦里嫩。

嘶,那赤红如腕臂的是龙血玄根,竟然有婴儿手臂这么粗,年限怕是接近万年,传说只要手指那么细短的一截,就能让全身瘫痪的普通修士重塑道体!

在这根龙血玄根旁挨着一颗苹果大小的灰白色果实,沐锋瞳孔更是一缩,头皮发麻。

天命果,比龙血玄根更珍贵,成熟的天命果甚至能够强行向天道借寿!

玉仙草、紫心莲、无相兰……各种在沐锋记忆中珍贵无比的天材,此时一一展现在沐锋面前,其中像天命果这种更是早已近乎绝迹,外界千年来未见一颗。

数百年的灵芝人参,是这里最低阶的宝药。

沐锋甚至看到了熟悉的归元丹,足足摆了八瓶。

谁之前跟我说灵气溃败,末法时代来着?!

如果把这里的天材地宝拿出去,在如今这个时代,足以撑起一个一流大派的底蕴!

这应该就是之前提到过的,天琅剑庄为了帮助天琅剑守增加寿命所搜寻到的所有天材地宝!

那位自知时日无多、天道不可违的原天琅剑守,竟没有选择借助这些宝物尝试逆天而行……

“咣”

一声巨响将沐锋的注意力拉开,沐锋扭头看到奥特不知从哪掏出一口大缸立在地上。

奥特走向洞穴深处,沐锋这才发现原来这处洞穴深处竟然连着一条地下河流。河水并不汹涌,安安静静地流淌而过,但沐锋稍微靠近一点后便惊讶地发现,这条河流中的灵气浓度竟然也颇高!

“这是……剑窟山中的灵脉!”

略一思索,沐锋便明白了过来,天琅山脉内灵脉很多,虽然近些年来有些干涸了,但有些依然存在着,剑窟山山底的这条灵脉想必就是后者。

甚至说,天琅剑守居住的地方有条灵脉才正常。

奥特前爪轻轻一挥,蕴含灵气的河水升起,落入大缸中,转眼便填满了一缸。

奥特看了沐锋两眼,歪着脑袋思索片刻,又挥了挥爪子。

沐锋望去,两株玉仙草和三棵紫心莲飞入大缸。

“汪!”

奥特叫了一声,然后在沐锋略显错愕的目光中自己的身体随风而起,“噗通”一声摔进大缸,瞬间湿透。

充沛的灵气包裹住沐锋,让他忍不住浑身一个哆嗦。

奥特抬起前爪,非常人性化地打了个响指。

“噗”

大缸底部,火焰应声而起。

沐锋:“???”

水温逐渐变暖,玉仙草和紫心莲缓缓化开,浓郁到极致的香气充斥整片山洞。

沐锋没来得及多说什么,便被沁入身体经脉深处的灵气填满,身躯滚烫,心跳加速,如隆隆钟声。

下意识的,他按照记忆之中,云中堂的顶尖功法《云中吐吸决》开始运转周身。

这套法诀是前身沐锋一切修为的根基,此时沐锋重新尝试运转,最初略显生涩,但很快就熟稔起来。

如身在云端,吸云吐雾。

……

天琅山脉外,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天空中那道红裙女子身上。

她的身躯和眼前三条遮蔽天日的鲲鱼比起来与蚂蚁并无二致,但在这只“蚂蚁”面前,三条鲲鱼都觉得自己面对的是远比自己凶狠数倍的太古凶兽,难以提起一丝气势。

江星明翻手,一道明显同源,但相比面前三条鲲鱼要弱小懵懂许多的妖气传出。

这次不止是所有围观者,就连天琅剑庄内跃跃欲试的六堂堂主都面色微微错愕,半晌说不出话来。

在江星明手中,是一团灰色看不真切的云雾,云雾翻滚,妖气浩荡,隐隐约约能见到一只神似鲸鱼的幼小妖兽蜷缩其中。小家伙似乎还在沉睡,但呼吸已经极为悠长,微弱的鲸歌伴随着呼吸传入众人耳中。

“那是……幼年鲲鹏?”

“幼年鲲鹏怎么会在江星明手中?”

“难道说……”

一个猜测缓缓浮现在众人心头,这次隐藏在云层深处的三位人族大能脸色也微微变化,心头震动,莲座上的和尚更是双手合十,闭目摇头,叹了一句“阿弥陀佛”。

半空中,江星明面对着三条鲲鱼,淡淡开口。

“尔等一路追我至此,可是为这个小家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