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浮雕(1)

  • 盗墓双影
  • 陆归土
  • 1456字
  • 2022-06-05 09:27:00

老瘦从孔洞里退出身子。

“那怎么办?”小高问张一诚,“你是想另外找地方,向外反打盗洞?”

“另行择地,向外反打盗洞,确实是安全之策。不过,我们不必急于一时。”张一诚看看我们来的方向,又指指地道另一个方向,“既来之,则安之。这条隧道那边,不知道通往哪里,我们不妨去看看。说不定会有出口。”

“是应该去看看,到底通向哪里。”老瘦说,“这条墓道修得这么大这么长,肯定连着大墓。”

我实不愿再冒险在地下隧道穿行,可不知道这个盗洞有多长、需要挖开多少泥土才能出到外面,也不能确定是否如张一诚所担心的,有人在出口处守株待兔,张网以待,只得默默地随行。

老瘦提着工兵铲,举着电筒当先探路,领着大家顺着甬道前行。

走了不足10分钟,迎面出现一扇大石墓门。

老瘦大喜:“果然有大墓!如果我们一开始走的是这个方向,不是那个方向,我们早就满载而归啦。”

小高说:“是你坚持要走那边那个方向的。”

听小高和老瘦对话的意思,他们三人从盗洞进入墓道之后,发现墓道有一左一右两个去向,曾经为往哪个方向前进有过争论。如果他们不是走向那一端,就不会遇见我和洪小虹、江河。我们三人若没有他们的救援,实难预料能否逃脱绑架者的追踪。我想说几句感激的话,又觉得不是时候。

“即便你们一开始就朝这边过来,你们也不会满载而归。”江河对老瘦说,“你也不想想,我们被关的地方是连通到这里的,那些囚禁我们的人会没有发现这里?就算这真的是一座大墓,就算墓里曾经有过许许多多的明器,也早被他们发现了,被他们一一搬空啦!”

老瘦将电筒光罩住江河,想是对他十分恼怒,却又无可奈何,不宜发作。江河说的话确实在理,难以辩驳。

江河伸手移动老瘦的电筒,光束在墓道的砖壁游走,停在几米远的一处凹陷,说:“你看看,那里就有可能是一个盗洞。”

张一诚、小高二人举着电筒,小心翼翼地走近石门。老瘦、江河快步跟上。见他们安然无恙,我拉拉洪小虹,一起走近。我相信江河的话,那些绑架、囚禁我们的人肯定来过这里,进过此墓的人或者不止一批,墓里的机关陷阱自然早就被破坏了。

推开虚掩的石门,几束电筒的光芒照入,一具石棺孤零零地躺在宽大的墓室里。三支手电走向不同的方位,形成三个搜索小组,结果发现石棺里是空的,没有骸骨,没有陪葬品。墓室里唯一值得研究的就是石棺侧面及墓室四壁的雕刻。

张一诚举着手电久久地瞪视一幅雕刻,我站在旁边惊讶不已。嵌入墓室壁中的雕刻,是精美的浮雕,刻画的是头戴帝冠者受众人跪拜的场面。太熟悉了,记忆深刻!我的手不由自主地摸向衣袋,手机(我们曾经被绑架,脱困后我发现自己的手机完好无损,似乎绑架者并没有搜身,或者瞧不上眼)里拍摄有这样的浮雕!不久前,我陪洪小虹前往桂林郊外,在洪氏祖坟之下,我们意外地发现了一座古墓,里面也有一幅这样的浮雕,分别出现在墓室的壁上和石棺的一侧。此间墓室里的石棺是否也重复出现这幅雕刻呢?张一诚心里所想与我一致,电筒的光束照向平置于地的石棺。我和他凑近一看,果然在石棺的一侧也有一幅帝王受拜的浮雕!

让我们震惊的还有,雕刻了一套佛门用品--袈裟、木鱼和瓦钵--的浮雕也有两幅,一幅在石棺的另一侧,一幅在墓室的壁上!在中国历史上,幼年出家为僧,后来登基称帝者唯有明太祖朱元璋。洪武三年分封诸子时,朱元璋封其侄孙朱炜为靖江王,藩居桂林。由此,我曾相信,洪氏祖坟下的古墓乃朱炜或者他的子孙所造,有铭记朱元璋丰功伟绩之意。

南京地下的这间墓室里的浮雕与千里之遥的桂林地下的那间墓室里的浮雕,竟然一模一样!我在惊讶之中,迅速陷入迷雾里。莫非我们已经离开南京回到了桂林,身处洪氏祖坟之下的古墓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