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囚徒(2)

  • 盗墓双影
  • 陆归土
  • 1467字
  • 2022-05-21 18:18:37

正当洪小虹即将受辱之际,旁边突然响起吼叫声:“呜呜呜呜…”有人在怒吼,可惜嘴巴里塞着异物,吐字不出。

一个审讯人移动手电筒的光束照去,只见一名男子躺卧于地,四肢被捆绑得严严实实。塞入他嘴里的东西有所松动,呜呜声得以传出。从他身上的服饰,我认出是古玩店的那名伙计。原来,他和我一样,也被绑架到了这里。

审讯人俯身扯出店员嘴里的布团,问道:“你想说什么?”

店员大声道:“你们有本事冲我来,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男人?”

那个欲施暴的审讯人走近,抬脚踢向店员的腹部。

拿手电筒的人说:“你们最好一五一十地说出来,否则别想出去!”

店员说:“你们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审问就好好审问,动手动脚,辱人清白,会遭报应的。”

“报应?报一个给我看看。告诉你,如果她不说,你们就别想出去,在这里等死吧。”

店员说:“你们不就是想知道她和我老板都说了些什么嘛,我可以帮你们劝劝她。没必要把事情做得那么绝。”

店员的意思,做人留一些余地;审问就审问,糟蹋人身体的事还是别做。

拿手电筒的人拦住欲抬脚再踢的同伙,对洪小虹和店员说:“你们好想想吧,过两天我们再下来。希望到时候,你们已经改变主意了。”

店员说:“那怎么可以?你们过两天才来,饿都把我们饿死了。”

两个审讯人不再答理,骂咧咧地离去了。依着向四下照射的电筒光判断,我们似乎被囚禁在一条地下通道的某处。通道只比一人略高,两个人可以并行。

审讯人的脚步声消失后,店员问洪小虹:“你见我老板的时候,你们是不是说了什么隐秘的事呢?如果不是什么个人隐私,说出来又何防?要是他们把我们关在这里,十天半个月不给我们东西吃,饿也把我们饿死啦。”

等了一会,洪小虹说:“不知道田老师在哪里,他们是不是把他也抓了?”

听见这话,我竖起了耳朵倾听。身处绝地,知道有一个女子牵挂着,我心里暖乎乎的。

店员说:“当时我们在路边等车,有辆面包车开来,突然停在我们身边,车门拉开,冲出几个大汉袭击我们。我记得我是第一个被打的,他们下手很重,我当时就昏过去,直到刚刚才醒来。”

我听着,口不能言,又回想被袭击时的情景。我清楚地记得,面包车里跳下的人,首先攻击的是我。我不经打,一记重击,就不醒人事了。

洪小虹说:“他们倒没有打我,用黑布罩住了我的头。我什么都看不见。他们把我带到这里,反反复复地追问我,在你老板跟我见面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我照实说了,说了一遍又一遍,他们就是不信,说着就动手打我。”

这些人想知道古玩店主与洪小虹见面时的谈话内容,不惜对洪小虹刑讯逼供,狠下恶手,出于什么目的呢?

二人的谈话内容,古玩店主是清楚的,这些人不敢去问他,说明他们和他是对头。他们成群结队的,说明势力不小,对我们下手残暴,可见双方势如水火。难道是我和洪小虹无意中卷入南京两股势力之间的斗争?

店员问:“他们审问你的手段如此残忍,全无人道,是不是你跟我老板见面的时候,讨论了什么秘密啊?”

洪小虹说:“没有。我们谈论的话,我全都告诉你们了。----不知道田老师现在怎么样了,他在哪里呢?”

“我们被关在这里,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去。”

“前些日子,我和田老师被困地下陷阱,我也以为出不去了。后来,我们还是上去了,平平安安。可惜,他不在这里。”

我听见这话,明白洪小虹是把脱逃的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心里升起一阵自豪。但是,我自己也被绑在这里,如何拯救她呢?连绑架者的身份也确定不出,难啊!

“这些人问不出他们想知道的事,是不会放我们走的。”店员说。

“他们到底想知道什么呢?他们认为,你老板和我说了什么秘密呢?”

我意识到,事已至此,即便洪小虹毫无隐瞒地告诉这些人谈话的内容,恐怕我们也难以平安离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