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 黑棺(3)

  • 盗墓双影
  • 陆归土
  • 1525字
  • 2021-08-28 10:29:00

我在一处石柱间隙卸下背包,默记周围地形,以备应变。隐藏躲避绝非上策。我思索着,若是再遇到巨蛇如何应对,又好奇高台上的黑棺里会有什么,既然黑棺似石非石,极是罕见,那么棺里的人肯定是个特殊的人物,非泛泛之辈,会是谁呢?

张一诚和小高放好背包,小心地爬上了高台,从我的视野里消失了。

这个葬在地底深处的棺椁,或者可以解答为什么洪家的祖坟里会安葬有九具同名的骸骨,或者可以揭示为什么外面的古墓里的石棺是空的,为什么墓下的陷阱之底会有间堆满财宝的藏宝室。我们经过的那口深井,几百上千级石阶盘旋布下,工程浩大,究竟是谁修筑的呢?地下真的有洪小虹父亲失踪的线索吗?

高台上的黑棺紧紧地吸引着我,如同一根无形的丝线牵挂着我的神经网络。不能置身于开棺现场之外,我正想着找个理由凑过去。小高回来招呼我前去帮忙,做了一个翻盖的手势。他们计划揭开黑棺的棺盖。

开棺需要的工具装备放在包里。小高一手提起一只包,我也提起我的背包,两人互相扶持攀上了高台,只见岩壁前果然横着一具黑色的棺椁。旁边立有几根比人高的石柱,当是从岩洞里采集的,非人工凿成。我数了数,碗口粗的石柱共有七根。让人惊讶的是,七根石柱高矮大小一致。人工凿出七根一样的石柱已是不易,寻找天然形成的七根一样的石柱,困难可想而知,足见石柱的采集者花费了不少心思。

张一诚提醒小高和我切勿轻举妄动,谨防机关。见我在端详石柱,他告诉我:“这些石柱是用来放置松柴的,古人用来作灯座。在这漆黑的洞穴里,点燃松柴来照明。”

松树的糙皮割开会有松脂流溢。日积月累,浸透松油的松柴火旺耐燃,适于作火把照明。以高石柱为灯座燃松柴照明,可以覆盖更大的范围,延长照明时间。古人真是聪明!

在洪家的祖坟之下的墓室里有一具空石棺,做工细致,侧面雕刻了精美的浮雕。眼前的这个棺椁和那具石棺相比,完全是另一种风格:简陋,极其的简陋。乌黑如墨的棺椁表面光滑平整,没有雕刻,没有绘画,没有纹饰。直径约有一米,长达两米,呈圆柱形。

太普通啦!若非小高预先提示,我会认为,这不过是一段平常的黑木头或圆石条。我思来想去,它之所以引起小高和老瘦的注意,唯一的异常就是它处在的这个高出地面一米多的平台。独居高台,再普通也变得特别啦。

张一诚似乎也认为黑棺就是大家历经千辛万苦的终极目标,表现得十分小心谨慎,仔细地察看棺椁四周,对黑棺与平台接触的部分更是一丝不苟,搜寻可能隐藏其间的机关。未发现异常。

黑棺后面白蛇遁去的小岩洞特别醒目。洞口离石台有半人高,青砖和泥砂堆积成一面斜坡。电筒光从远处照去,映在洞壁上,看来岩洞里面是弯曲的。

张一诚又从高台退下来,围绕石台的基础搜寻。大型的机关陷阱,完全可以覆盖这半边篮球场大的石台。他把搜索范围扩大到石台,是完全有必要的。小高和我立在黑棺旁边静静地等候。没有发现机关陷阱的痕迹,张一诚重新上了高台,回到我们身边。

三个人站在黑色棺椁一侧。张一诚掏出匕首,用刀柄轻轻敲击棺椁,响声低沉。他加大敲击力度,仍无异常。用刀刃试削棺盖,碎屑泛起。用手揉搓碎屑,感觉有些粗糙,似泥非泥,棺椁肯定不是木质的。一时之间,我们无法确定棺椁的材质。

张一诚瞪着黑棺陷入了沉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小高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说:“掀开棺材盖,就什么都清楚啦。”

张一诚和小高从背包里翻出开棺用的工具。我们三人小心翼翼地撬开了棺盖,里面的物品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黑色的棺材里盛着小半棺白色的粉末。谁想到,我们冒着生命危险才找到棺材里竟然只有粉尘!

我愣住了。如果小高和老瘦进墓的目的是求财,寻找值钱的陪葬品,那他们的算盘就打错了。此行可不会有多少收获。

小高不甘心,说:“是不是明器在下面?”伸手就插向白粉。

“当心!”张一诚用力荡开小高的手,道:“当心暗器!粉末可能有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