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地下湖(1)

  • 盗墓双影
  • 陆归土
  • 1315字
  • 2021-07-13 11:00:00

我侧耳倾听,是婴儿的哭泣声,比在井底的时候所听到的稍微清晰一些。洪小虹在井底就听见了,我经她的提示也听见了。真是想不明白,如此深的井底怎么会有婴幼儿哭声呢?

我心中佩服张一诚,大家涉水而行搅得水声响亮,他竟然还能够从中辨识出低微的哭声。实在是不简单!

继续行进几分钟后,洞底积水渐深,已经没至我们的膝盖。水变得有些温暖,隧道也变得宽阔了。张一诚在前面打开电筒查看,发现大家来到了一处洞穴内部的地下湖畔。

电筒的光束上照,发现此洞有十多米高,一条条白色的乳石自洞顶垂下,有粗有细,长短不一。洞底乱石杂陈,低处积水成湖,有足球场那么大。湖面平静如镜,反射的电筒光芒映在石壁,照亮了岩壁上密密麻麻的红色图画。洞壁另有若干大大小小的窟窿,不知深浅,也不知通往何处。

三人合计后绕过湖畔的乱石,来到布满岩画的石壁下面,卸下沉重的背包,准备仔细察看岩画,希望能从中发现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来到近处,岩画的细节一览无余。粗略看了看,岩画描绘的大多是围猎、庆典及祭祀场景。构图宏大简洁,笔法古朴粗犷,以线条为主,使用赤红的染料所绘。人物多是赤身裸体,披头散发,只有少数的几名头领肩着兽皮,头戴饰物。

这种画得花花绿绿的“有画的石山”在广西西南一带的左江流域有许多发现,一般称之为“花山岩画”。是壮族先民骆越人的遗迹,描绘的是他们生活和宗教仪式的场景。历经了春秋战国、西汉、东汉等多个历史时期。从中可以窥见距今6000多年前人类生活的情景。花山岩画用赭红色颜料绘制在面临江河的峭壁上。我们眼前所见岩画却是深居于地底的地下湖畔。

可惜的是,石壁低处的一些岩画受到曾经上涨的地下湖水浸泡,已然模糊不清。有几幅岩画不知道绘有什么特别的内容,被人连着岩石凿下取走了,仅剩又宽又深的凹槽。洪小虹伸指入槽又探又量,若有所思,不时点点头,似有所得。

从所绘人物衣饰的简陋程度及使用的工具器物的原始程度来判断,我觉得这些岩画的场景应该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的原始社会。我和洪小虹不是考古学家,也不是民俗学者,察看了一会儿岩画,感觉与她父亲的行踪没什么关连,我们二人就无心再看了。

回到放置背包的地方,洪小虹在一块斜面巨石上坐下,吁了一口气,低声说:“我想睡一会。太累了。”

今天是重劳动强体力付出的一天,先是挖掘洪小虹家的祖坟,后是坠落陷阱拧绳扎梯,然后是下深井,钻隧道来到这里,都是非常消耗体力的过程。我还稍微好一点,在深井之底休息的时候,我好歹睡了一觉,体力有所恢复。洪小虹在井底时注意力为婴幼儿的啼哭声吸引,未敢睡。她确实需要休息,以恢复元气。

我对仍在研究岩画的张一诚说:“休息休息吧。吃点东西,补充体力。”

“你们先休息吧。我不累。吃的放在小虹背的包里。”张一诚头也不回,继续琢磨岩画。

我在包里找到蜡烛点亮,翻出饼干和水。洪小虹喝了些水,躺倒在巨石上面就睡。我把饼干递上,她摇手表示不想吃,小声叮嘱我:“别离我左右。”

听见洪小虹这么说,我心里暖乎乎的。这是一种非常特别的信任。担心响动影响到洪小虹休息,我匆匆喝了些水,饼干也不敢吃了,就躺在她身旁。她伸过手来,握住我的手,拉近她的身边。我知道,身在地底深处,她心中充满恐惧。

受到洪小虹内心恐惧的感染,合眼躺着的我努力抑制困倦,并不敢入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