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藏宝室(1)
  • 盗墓双影
  • 陆归土
  • 1320字
  • 2021-06-27 09:30:39

洪小虹说的是那个探出小人脸的蚁洞。那洞口只有碗口大,洞壁是坚硬的岩石,我们曾经用石笋捣掘,不动分毫。那么小的一个洞穴,会有什么秘密吗?也难说,我们此时身处的墓室,就是隐藏在蚁道之下,深坑里的蚁穴有蹊跷也不足为奇。还有一种可能,洪小虹已经发现的什么蹊跷,只是没有告诉我。我们看见的那张脸,是谁的呢?

听完洪小虹对那个洞穴的介绍,张一诚沉思了一会,说:“有些不合常理,令人费解。古往今来,命丧地下的盗墓者不计其数。你们第一次下墓,没有经验,又没有特别的本领。你们中了墓里的机关,跌入陷阱,按理必死无疑,结果居然毫发无损。这不符合陵墓安置机关的目的。古墓里的机关,性命攸关,狠毒无比,但凡中了的人鲜有能逃命的。这座古墓的机关陷阱未免太仁慈啦!”

我心有余悸。我和洪小虹并哪里有什么过人的本事?我们冒冒失失进到墓室门前,踏中机关,从高处坠落,还能安然无恙,是因为有人预先破坏了陷阱,拔除了那些埋设泥土之上的石笋。提前为我和洪小虹排除危险的人,我觉得应该是洪小虹的祖先。那一根一根尖锐的石笋,长长地突出泥土,是备以穿肠剖腹取人性命的。坑底的那三具骸骨就是落入陷阱而毙的盗墓者。这座古墓的机关陷阱一点都不仁慈。

如果说此墓是假的,为何墓室修筑精美,浮雕和石棺一应俱全,机关陷阱齐备呢?大兴土木,建造陵墓却不放置尸骸,又是为什么呢?张一诚决意下到深坑里,探个水落石出。

我随张一诚退出墓室,在洪家祖坟附近,砍了一段碗口粗的圆木和几根杯口粗的木棍。没有斧头,只能用锄头铲子砍伐,颇为吃力。后来,铁锄铁铲也一并带进了墓里。一切为了搜寻墓里隐藏的秘密。我并不知道需要什么器物,全听从张一诚的主意。

在张一诚的指挥下,我们撬起墓门前的石板,用木棍支撑住,防止石板盖落。绳索一端系牢于那段碗口粗的圆木中间,再垂入深坑,助人上下。圆木比坑口长,横架于坑口之上,绝无滑落之虞。张一诚的主意是,由我和他二人下坑探寻,洪小虹则留在上面帮我们照明。若出现意外,也可以救援。危机四伏之地,小心谨慎是没有错的,毕竟我和洪小虹曾经深陷坑底,就是因为大意的缘故。

扔下了锄头和铲子,张一诚顺绳滑至坑底。他也不等我下来,挥锄挖掘曾有小人脸探出的蚁洞周围的泥土。我也不多说,捡起铁铲就刨。大约半米厚的泥土之下,果然发现了砖块,一块连着一块,铺设平整。砖块的形状与坑外墓道及墓室所有的砖块相同,显然是在修墓的时期埋设的。挖掘面向四周扩展,发现有一面石板,上有一个锈迹斑斑的金属拉环。

“难怪上面的墓室是空的,原来机关保护的不过是假墓室,真正的墓室暗藏在深深的陷阱之底。真是聪明!”张一诚感叹。

的确别出心裁!布置一间空的墓室在面上,真正的墓室暗设于陷阱之下,既受到陷阱机关的保护,更出乎常人的意料。墓中墓!我和洪小虹曾经坠落这个陷阱,就没有想过泥土掩盖之下另有乾坤。

留在坑上的洪小虹望见泥土里隐藏的石板,喊道:“快打开,看看下面有什么。”

我大步上前握住拉环,正想揭开那块一米见方的石板,张一诚道:“别动!等等,小心机关。”

我心中一惊,慌忙缩手,身上汗毛顿时竖起,冷汗冒出,脑子里闪过刚才自己与洪小虹坠入此深坑的瞬间。我怎么就不能吃一堑长一智呢!?古墓里机关重重,我如此大意,若又中机关,还会有那么幸运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