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墓室(3)

  • 盗墓双影
  • 陆归土
  • 1284字
  • 2021-06-25 19:30:00

“没想到石门之前会有机关。”我说,“我们推这扇石门,突然就掉了下去,措手不及。我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第一进古墓。”

身穿三角短裤实在有失文明,我想出去穿上衣服。我换下的西服放在洪小虹的轿车里。张一诚让我放心等候,洪小虹会把我衣服带进来的。二人闲聊了几句,张一诚说:“我们进墓室里看看吧。”

即来之,则安之。外面同名的九具骸骨共处一坟,背后的秘密也许就隐藏在墓室里。

地上有张一诚搬进来的几根粗木条,架在会翻转的石板之上,人踏木条而行,破了翻板机关。我小心地踩着木条,和张一诚推开了那扇墓门,进入了墓室。

墓室不算大,和常见的房间相仿,有二十多平方米。宽大的墓室,只有一具石棺,没有陪葬品,没有尸骸。引起我们注意的就只有浮雕了。四壁有几块浮雕,石棺两侧也各有一幅浮雕。

在手电筒的照明之下,我和张一诚一幅一幅地端详浮雕。有两幅浮雕比较特别,在墓墙上已经存在,又重复在石棺两侧。一幅是一人头戴帝冠接受众人跪拜,描绘的是帝王临朝的情景。另一幅仅刻有一件袈裟、一只瓦钵和一付木鱼,是佛门弟子所用的物品。

我内心十分震惊。张一诚轻轻点头,缓缓地说:“年幼出家为僧,后来贵为天子的,自古而今仅此一人!这两面浮雕,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大明皇朝。明太祖朱元璋,年幼时因家贫无奈出家当和尚,后来夺得天下南面称帝。袈裟这面浮雕记述的就是他出家为僧之时,日常必备器具。受拜这面浮雕就是他当皇帝的荣耀。令人费解的是,朱元璋是江苏句容人,他登基之地在应天,就是现在的南京。桂林到南京,距离千里之遥。这个墓修在这里,蹊跷!”

我说道:“桂林有他分封的靖江王。”

“朱炜,第一代靖江王,朱元璋的侄孙。洪武三年,朱元璋分封诸子,他被封为靖江王,驻守桂林。朱元璋先后将24个儿子分封为藩王,他是唯一一个获封为藩王的侄孙,不是朱元璋的儿子,也不朱元璋的孙子。他的父亲朱文正,是朱元璋大哥的血脉,深得朱元璋疼爱与重用。谁想,他竟会投奔张士诚,背叛了朱元璋。后被朱元璋俘虏,软禁至死。朱文正遗下一子朱铁柱,就是朱炜,后来改名为朱守谦。”张一诚话题一转,说,“历代靖江王的陵墓在尧山。就算这座墓是靖江王所修,规模也太小了,又为什么在远离尧山的这里?说这是墓,墓室里非常干净,我甚至认为就没有放过尸骸。若说这是尚未完工之墓,又完全不像。”

张一诚熟悉朱元璋的奇闻逸事,我不惊讶;他熟悉靖江王分封的前因后果,我也不惊讶;他对古墓的熟悉,真的令我惊讶万分!他是做什么工作的呢?我不由得好奇起他的职业来了,初见面实不宜冒昧询问。

在张一诚和我为此墓的怪异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洪小虹从外面又进来了。她重穿紫色长裙,披上迷彩服。简单清洗之后,容光焕发。如张一诚所料,洪小虹把我的西裤和迷彩服拿了进来。我谢过,转身穿上,避免了只穿内裤的尷尬及失礼。迷彩上衣,配挺括的西裤,脚穿跑鞋,颇为另类。

张一诚翻出一把匕首,以金属刀柄敲击墓室地面和墙壁的砖块,比较响声搜寻暗仓。他经验丰富,手法娴熟,隔着几块砖敲一块,并不是每块砖都敲打。我与洪小虹在旁帮着倾听。忙碌了一番,结果一无所获。

“那下面有一个洞,非常奇怪。”洪小虹说,“可惜我们没有工具,没有挖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